时尚产业跨境并购的机会和陷阱,华丽盛典圆桌论坛精彩实录

发表于 2015-12-09

2015年11月27日,“华丽志|赫斯特全球时尚投资与创新论坛” 和“InnoBrand2015华丽集品牌创新大赛”在北京瑰丽酒店(Rosewood Beijing)圆满举行,开创性地让消费领域的资深投资专家、高端品牌零售商、新锐品牌创始人、独立设计师、艺术家等各界精英齐聚一堂。

5场主题演讲、10场圆桌论坛、3场对话,全天A、B两个会场不间断上演商业智慧和创新思维的巅峰碰撞。我们将陆续用最精粹的文字为您呈现重磅嘉宾的精彩分享。

圆桌论坛:时尚产业跨境并购的机会和陷阱

主持人

王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合伙人

嘉宾:

闫怡勝,IDG 合伙人

刘立群,复星时尚集团执行总经理

贾梁,万达投资并购业务部 董事总经理

范卉,海通伦敦证券部 奢侈品行业首席分析师

DSC02260

王岑:IDG 这几年在时尚领域是如何布局的?

闫怡勝:我们从2009年开始专注消费领域,时值金融危机,欧洲很多品牌有财务困难,开放了并购和参股的机会。我们把当时市场上活跃的项目全部看了一遍,最后投了 MonclerEvisu。我们在国内时尚领域也做了一系列投资,之前投资的波司登,现在已经退出。投资单个品牌可能达不到我们投资人的要求,如果投资孵化这些品牌的平台,还是可以做到一定量的,所以我们投了D2C,这是国内比较大的设计师品牌集成平台。其他电商品牌我们还投资了鲜花类,还有眼镜品牌,也陆续到线下开店。未来我们主要看单个细分领域的个性化的,针对80后、90后一些需求的新兴品牌,同时也会看一些代表未来消费趋势的平台。

王岑:刘总是复星时尚集团执行总经理,复星的口号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你加入复星后,它是怎样布局全球时尚产业的?

刘立群:我是 2011年加入复星的,加入的时候我们在做第一期美元基金,现在是第二期,叫中国动力基金, 主要投资以时尚生活方式为核心的全球领先企业。提到时尚的时候,不仅仅是局限于投资于时尚品牌,而是把时尚看作一个生活方式, 包括轻奢,健康生活,还有娱乐、电影等等。以我们投资的(希腊品牌)Folli Follie为例,它这两年在亚洲市场,尤其中国市场发展的很快,现在已经下沉到二三线城市了。我觉得它本身的定位就不是珠宝品牌,而是是配饰品牌, 定位相对中端。

王岑:我做一个假设,全球三大奢侈品集团控制了90%奢侈品牌,他们可能会把一些次要品牌剥离出售,你们有没有跟它们谈过,直接买它们手里的品牌?

刘立群:我相信这三大奢侈品巨头,都会把好的东西留在自己集团里,想剥离出去的都是遇到很大困难和挑战的品牌。所以投资前必须要有足够的准备,确定你可以让品牌重新焕发生机。我们不希望投资一些走下坡路的品牌,我们希望投有清晰品牌定位的和在中国市场有比较好发展的品牌。

王岑:下面,我们请来自万达的嘉宾分享一下他们的经验。

贾梁:万达不是一个特别时尚的公司,但我们希望能够在大家生活方式的变化里,找到一些商业机会。大家现在基本温饱不是问题了,肯定有一些高层次的需求。这些需求是什么?我们原来做电影院,希望大家闲暇时间看电影。慢慢的我们在这个领域再往上游走,我们做了万达影视;做了之后发现完全靠本土的创作能力,商业空间上升还是有些限制。于是我们投资了好莱坞独立制片领域比较领先的企业。另一方面,我们在体育领域也有一些尝试,刚刚完成了对铁人三项项目的投资,铁人可以拆分出来很多运动来做。除了收购这些国外品牌以外,我们也在认真思考,就是如何让这些东西落地

王岑:我发现各大财团,包括民营和国营的,都在购买国外比较优质的资产。大家都在做这个事情,思路、产品线基本类似。我现在有点雾里看花,所有的钱都在抢这些领域的资源:影视、文化、体育等,你怎么看这个竞争态势??

贾梁:我觉得竞争是正常的,既然大家都看这个领域,说明里面有机会。相对其他而言,我觉得万达有自信心的地方是,毕竟我们做购物中心,做酒店,做院线做了这么多年,有一大好处就是我们贴近消费者。每年几亿次人进我们的购物中心、电影院和酒店。围绕这些客人我们除了满足他们以前的需求以外,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们的观点是,其实到达客户的渠道也很关键。当然我们讲的这个是传统渠道,但是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渠道的价值越来越大。所以后来我们也参股了像大众点评等互联网项目。

王岑:下面有请海通伦敦奢侈品行业首席分析师范卉给我们分析一下,现在中国投资者都在积极关注全球时尚,作为第三方怎么看?

范卉:欧洲很多奢侈品牌是集中在几大集团手中的,现在欧洲市场可以购买的对象其实很少,大家公认美国的 Tory Burch是非常大的目标,有可能未来会被大的集团收购。而欧洲的家族品牌,他们更倾向于私募融资,并不想失去对品牌的控股,希望未来自己 IPO上市。在欧洲可投的目标公司来相对较少,有很多新兴的设计师品牌是需要资金的,可是也不想把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品牌拱手让给投资人

王岑:您的结论是欧洲的一些可买的品牌基本也被买的差不多了?

范卉:对。现在还有一类公司,我们称之为“睡美人” —— 沉睡很久的欧洲品牌。他们一百多年前建立,经过时间起起落落,现在缺少资金,但是投这样的品牌你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使他们重新振兴起来。

Panel 4

王岑:我问一下闫总,你们是怎么做评估的?

闫怡勝:IDG一贯投资原则都是做小股东,即使在中国我们也尽量不做大股东。我们觉得创始团队还是要保持最大动力,毕竟我们不是行业专家,我们能做的话我们都去创业了,就不用做投资人了。在海外更是如此,远程作战很难,管理母公司很难。投资品牌我们有自己的逻辑——我们喜欢有稳定的自然增长,在海内外有一定知名度,在中国还有很大的空间的品牌。我们不会参与管理层,品牌在亚洲区、中国区招人的时候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进商场的时候可以推荐一些商场资源以及媒体和明星资源,我们更多扮演支持、帮助的角色,而不是一个管理者

王岑:问一下万达的贾总,最近这两年投了什么项目?投资过程中有哪些非常挑战的东西?

贾梁:国外自认为很牛的公司,能够认可一个中国的控股股东,能够跟中国的控股股东奔着一个目标去,其实很难。就拿我们投的盈方体育举例子,它们整个团队在体育媒体领域非常优秀,无论是冰雪运动,还是足球,都相当有经验。一开始的时候对方对我们不认可,经过我们反复几次的交流,让他们先相信我们对这个领域是有热情、有情怀的,产生价值观的认同。接下来,就是一些比较细节的技术处理,如何要把人才留住。

我们做法一般是,先找国外优秀的公司,给这个团队之前 PE股东给不了的长期的愿景和承诺包括一个相对合理的股权激励的方案,让他们看到,第一,跟这样的大股东合作是非常有前景的;第二,这个大股东可以帮助他们进入一个他们之前一直梦寐以求要进入,但是一直做的不太好的市场;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去搭建一个更强的本土团队。

王岑:我也分享一下,我个人觉得,互访很重要,我前期犯的错误就在于只停留在谈判桌上;其实喝喝茅台,再带你看看我们的渠道,其实大家的人性是相通的。我觉得合作和并购中最大的问题是信任,信任需要长时间的建立,这个建立有时候需要一些中介,如果跳开它们的话,形成信任会非常难。通过互访,经过一段时间磨合之后,回到谈判桌,大家的心态和想象的东西都不一样了。

我个人非常认同刚才闫总说的,我们更激进一点,我更想找中国本土品牌。我现在基本投的可能是以70后为主,他们在上下游有一些产业经验。历史的车轮把 70后推到这个对线上线下全渠道都能掌握,精力也还不错的阶段。这些企业家我投了一些,有可能做出一些中国的优秀品牌。当然我们不一定非要做奢侈品,低端、中端、高端逐步走,利用本土化优势。我想请闫总分享一下,在扶持本土品牌方面,你们愿意花更多精力吗?因为听起来在国外买优质资源,在座的都已涉足,但价格已经很高了。

闫怡勝:对,其实中国真正的本土品牌刚刚要到来之前的二三十年是渠道驱动的品牌,我们现在80后、90后成长环境相对比较富裕,审美也是全球化,有很高的标准。他们热爱生活,对产品的要求也很高,有调性,有文化的诉求。所以我觉得这一拨真正的品牌即将到来,我是非常看好的;其次,我看好扶持品牌的平台和渠道。

刘立群: 关于之前聊到的未来投资的细分领域和方向,在品牌领域我们还是会持续投资的, 接下来随着消费升级我们看好相对的轻奢定位的品牌,这里当然包括中国品牌。我们对中国品牌这几年的发展也关注非常多,最近投资了一个香港上市的服装公司。另一方面,我们觉得还是要跟中国人的健康生活方式有关,我们已经买了以色列一个非常好的美容美体产品公司,这是一个控股的收购。我们会持续这个领域里寻找机会。第三大块,其实跟人的精神层面的需求有非常大的联系,就是娱乐,电影和文化方面。我们已经投资了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它是一个全球性的顶级品牌,本身具有很大的聚集效应,覆盖非常多的文化领域。

贾梁:万达对本土的投资主要在影视新媒体和体育方面。体育方面我在看一个很有意思的公司,创始人十年前从美国留学回来,是一个非常有情怀的小伙子。他原来做体育论坛的,后来逐步把他的能力延伸到线下运营,后期也开始做一些体育类早期项目的投资,他自己布局了大概几十个项目。我们直接与他合作,他投的早期体育项目也很有趣,比如把集装箱改成健身房,无人看守的,还有做跑步类的APP,投这些早期项目的能力我们并没有,但是他这个团队有,我们可以借助他们去做一些事。影视制作也是同样,本土有些很有意思的新媒体制作,包括和游戏相关的团队,内容可以跨界,这方面我们会去做,像体育、影视。

范卉:我的印象中,本土品牌大部分是短期利益经营模式,没有很注重长远的发展,这是我原来在国内生活那段时候留下的印象;但是现在看来,中国品牌现在非常有野心,想要走出世界。我觉得现在是很好的机会,因为欧洲的经济在下滑,现在公司估值也是相对便宜的时刻。

王岑:我个人认为中国品牌的机会时间已经到了,不可能太明显,太明显的时候没有机会了。像《华丽志》就是一个服务性品牌。 我看到中国很多企业家自己并不缺钱,正逐步拿钱出来做产品品牌,不同的品类都在做。我希望大家给中国品牌更多的信心。

华丽盛典

(责任编辑:Claire)

标签:, ,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