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地铁图设计者、传奇设计大师 Massimo Vignelli 遗作:自己的葬礼

发表于 2016-05-31

很多人都不曾想过,自己的葬礼会是什么样子,但设计界传奇人物 Massimo Vignelli 却从不避讳这个问题,这位大师为世人留下了太多的经典设计,甚至在生前设计好了自己的葬礼,也是他最后的作品。对他而言,这是一场告别会,告别亲友,告别设计人生。

据美国网站 QUARTZ 报道,Vignelli  两年前去世,享年 83岁。他亲自挑选了葬礼举办地、音乐、发言人、邀请嘉宾名单、当然,还有定制骨灰盒,也是由他本人设计。

115_Massimo-Vignelli

Vignelli 出生于意大利米兰,他最出名的作品之一便是纽约地铁地图,将纽约城错综复杂的地铁系统转变为简明易懂的地图。

他和妻子 Lella 在纽约开设了一间设计事务所,客户名单上包括 IBM、Bloomingdale’s 奢侈品百货、美国航空等。

Vignelli 还是众多平面设计师的老师。2014年 5月,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学生们都寄来了情真意切的手写信。

他十分清楚自己想要怎样的葬礼

“他从不惧怕谈起这件事”,Vignelli 遗嘱执行人 Beatriz Cifuentes-Caballero 、Yoshiki Waterhouse 夫妻说道:“甚至知道自己的葬礼将成为送给朋友们的最后一份礼物,感到十分荣幸。”

他希望自己的葬礼是宏大而低调的,将亲友聚在一起,就像一场音乐会。Vignelli 在世时,有一次大家在办公室的音乐声中工作,当巴赫的某一首曲子响起时,Massimo 欢呼道:“我的葬礼要放这段音乐!”

vignelli_memorial_madere

Vignelli 选择将自己安葬在曼哈顿中城区的 Saint Peter’s Lutheran 教堂。1977年,他和 Lella 负责这座现代建筑的室内设计,创作了内部摆放的家具、做礼拜用的物品等。

Vignelli 生前还对葬礼的空间进行了规划。据 Cifuentes-Caballero 回忆,Massimo 画了一张规划图,图中,Massimo 的骨灰盒放在教堂的正中心,所有参加葬礼的人坐在周围的座椅上。葬礼上使用教堂中的管风琴演奏音乐,管风琴也是他以前的设计作品。他还提供了发言人名单,及草拟的宾客名单。

sp-centralarrangement

2014年 7月 23日,同为 Vignelli Associates 老员工的 Cifuentes-Caballero、Yoshiki Waterhouse 按照 Vignelli 的意愿,举办了追悼会。

他为自己设计了骨灰盒

John Madere 是唯一一位参加这场葬礼的专业摄影师。2010年,他制作了一部有关 Vignelli 的短片,他表示:“这样的葬礼,我只参加过一次。逝者亲自设计了自己葬礼,如此艺术,如此细致,不错过任何一处细节。葬礼正中心摆放的精巧玲珑的黑色骨灰盒,完美诠释了他简约的设计风格。”

数年前,Vignelli 为母亲设计了一个定制骨灰盒,并以此为模型为自己也设计了一个。Cifuentes-Caballero 介绍到:“骨灰盒为黑漆木质方盒,其中一面正中间镶有一块正方形的凹刻银制匾牌。这个木盒子的外部没有任何接缝或螺丝,细节完美无瑕。制作骨灰盒的是意大利大师级工匠 Piere Luigi Ghianda,他是 Vignellis 的朋友。”

Cifuentes-Caballero 表示:“Massimo 用 Optima 字体设计了Saint Peter’s Lutheran 教堂的平面。而他的 Helvetica 字体运用更出名,当他设计骨灰盒所用字体时,他陷入了两难之境。最终,为了保持与教堂的设计相统一,他选择了使用 Optima 字体的骨灰盒。”

massimo-urn4

但是在准备葬礼的过程中,Cifuentes-Caballero 和 Yoshiki Waterhouse 发现,Vignell 精心设计的骨灰盒过大,不能放进 Saint Peter’s Lutheran 教堂的骨灰龛。他们迅速的按照设计图重新制作了一个更小的骨灰盒,还增加了一处特别的细节。他们重新设计了一个银饰铭文牌,铭文使用的是 Massimo 钟爱的 Helvetica 字体。这样一来,骨灰龛石板上用的是 Optima 字体,但内部骨灰盒上的铭文为 Helvetica 字体。

Vignelli 是设计界丰碑式的人物,设计新秀将他的设计哲学奉为经典。他的门徒,Pentagram 合伙人 Michael Bierut 在《Design Observer》上写道:“我把平面设计当作创造体验的方式,一种不限制于二维或瞬间效果的体验。它能创造长久,甚至永恒。”

(责任编辑:朱若愚)

标签: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