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食品和饮料行业巨头纷纷制定自己的道德和可持续采购认证标准


伴随全球范围内生态友好浪潮的兴起,众多食物和饮料巨头相继放弃了与 Fairtrade 等第三方机构合作,转而制定自有的原材料道德采购标准。

巧克力品牌 Cadbury(吉百利)和  Toblerone(瑞士三角)的母公司 Mondelez International,旗下拥有茶饮料品牌 Lipton(立顿)和 PG Tips 的联合利华(Unilever),及全球最大的巧克力和可可产品生产商 Barry Callebaut,都推出了相应方案。

这些巨头表示,他们的目标是为了提供更全面的产品,而部分公司表示,他们的方案能更有效的追踪产品生产的每一环节是否符合道德标准。而对存在财务压力的公司来说,自我认证还能节省成本。

反对者指出,公司自行制定的道德采购标准会让道德和可持续这两个概念变的更模糊,UTZ Certified 和 Rainforest Alliance 等第三方集团曾试图建立标准,但以失败告终。扶贫慈善组织 Oxfam 的劳工权利政策顾问 Sloane Hamilton 指出:“环保和社会问题间的衡量标准需更加透明,若不公开这一过程,就难以知晓公司与农场的实践方式。我们不希望看到标准被弱化,也不希望消费者因不同的认证方案徒增疑惑。”

即便会造成损失,第三方认证机构并不反对公司进行自我认证。相较于此,他们更担心过多的公司自我认证会使得现有标准毫无意义

大型食品饮料公司推出内部认证方案

今年 8月,Mondelez 开始在英国出售以“Cocoa Life”标记取代 Fairtrade logo 的 Green & Black’s 巧克力。Cocoa Life 是 Mondelez 于 2012年开始的一项方案,旨在提高生产率,保护农村地区肥沃的土地和改善男女平等。Mondelez 指出,Fairtrade 依旧是集团的“供应伙伴”,审核部门只审查采购自“Cocoa Life”的可可原料。非营利机构 Fairtrade 通过设立原材料最低价,要求公司对商业或社区项目有所贡献以换取 logo 使用等标准和途径,旨在为发展中地区的农民和劳工提供更公平的交易。

伴随消费者道德采购意识的增长,品牌纷纷开始进行道德和可持续认证,以提高业务和形象。Euromonitor(欧睿国际)道德品牌分析师 Alan Rownan 表示:“这为公司提供了一个既能开发符合自己业务的标准,又能提高影响力的机会。”

鉴于经济增长放缓、消费者转向更健康的零食或规模更小、产品更艺术化的品牌,自我认证已成为面临财务压力的大集团削减成本的方式之一。负责雀巢(Nestle)、瑞士巧克力生产商 Barry Callebaut等的 Kepler Cheuvreux 分析师 Jon Cox 表示:“当整个市场都已经过检验,提价的可能性就会变小。那为什么不在集团内部完成且省点钱?只要能够让消费者相信品牌的产品不比独立品牌的差,就有利于公司。”

加深与农民的联系

即便第三认证方在杜绝森林砍伐、农场聘用童工等行为方面起到了主导作用,但依旧有所不足。一些智库组织和产业集团指出,第三认证方在实施标准方面不够透明,也没调整为清晰易懂的方案。不久前宣布即将合并的 Rainforest Alliance(雨林联盟认证)和 UTZ Certified(优质咖啡认证)表示,将精简标准。

消费者意识增强让公司正试图更密切的追溯原料采购流程。Fairtrade 确保能追溯到咖啡、香蕉等原材料种植和加工的每一环节,但可可和茶除外。Fairtrade 表示,认证后的可可豆难以追溯的原因在于,在不具备单独保存能力的国家进行加工处理时,会与普通的可可豆相混。也就是说,带有 Fairtrade logo 的巧克力可能是认证可可豆和传统可可豆混合制成,仅能保证公司购买了一定比例的 Fairtrade 可可豆,通过机构认证的农民能有额外收入。

部分食品和饮料公司表示,作为过渡至新标准的一部分,他们正以更积极的姿态向消费者展示更明晰的采购环节。以 Barry Callebaut 为例,品牌在比利时的一家工厂中建立了专用于道德采购的可可奶油罐,同时推出手机 app,旨在提高象牙海岸(科特迪瓦的别称)农场的可追溯性。

Mondelez 的 Cocoa Life 并非追踪可可的整个供应链,而是在加纳、象牙海岸和印尼使用数字化测图,提高从农场至加工工厂这一过程的透明度和可追溯性,加深集团与农民间的联系。集团可持续全球总监 Jonathan Horrell 表示:“典型供应链中的纯原材料买家,不可能与农民产生直接关联。”

部分公司还保证,将在某一时间点前消除其供应链中的不可持续行为。截止时间的临近进一步加剧了寻找替代方案的压力。联合利华承诺,通过认证审核和集团推出的“Unilever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Code”活动,于 2020年实现 100%采购可持续原材料。

通过外部方案和自有“Cocoa Horizons”项目购买可可的 Barry Callebaut 表示,相较于 2015年的 23%,品牌能于 2025年实现原料采购的 100%可持续。Alan Rownan 表示:“他们(品牌)面临达成目标的压力,而通过主流、严格的认证达成 100%的目标并非易事。”

消费者监视

与此同时,反对者担心品牌和集团的自我认证将导致标准混乱,而放宽标准的公司一旦被越发精明的消费者发现,就会引发强烈的反感。Barry Callebaut 对外事务主管 Christiaan Prins 表示:“如果开始了(认证),那就要保证绝对可信,如今的消费者一点都糊弄不得。”

今年 6月,英国第二大超市连锁 Sainsbury’s 将自有茶叶包装上的 Fairtrade logo 更换为自行推出的 Fairly Traded,激怒了消费者和监督组织。公司媒体关系主管 David Nieberg 表示,农民能从 Fairly Traded 获得“更多”,该项目也会帮助农民更好的应对环境变迁。

与 Fairtrade 相似,Fairly Traded 为农民提供茶叶最低价,并提供额外津贴用于发展项目,如农业培训和改善健康教育设施。两个组织最大的不同在于津贴的运营管理:Fairtrade 的津贴直接发放至社区,农民组织的协会决定资金的用途。Fairly Traded 的津贴由 Sainsbury’s Foundation 进行管理,与农民合作打造“行动计划”。反对方指出,后者让农民组织不再拥有津贴的支配权,农民也无法直接获得经济补贴。

Sainsbury’s 指出,今后不再向 Fairtrade 支付许可费用,但会继续向通过后者认证的农民采购茶叶。David Nieberg 透露,如果经过其它集团审核的农民符合公司的内部道德采购标准,也会从他们处采购原材料,产品品类也会从茶叶扩展至咖啡、香蕉等。

当公司开始采用自行创立的认证方案达成“可持续”采购,消费者监视的体量将进一步壮大。Alan Rownan 指出:“当公司纷纷抛弃第三认证方,突然间轻松达成设定的可持续目标。消费者一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关于未来发展,第三认证方正试图调整授权许可费用。据悉,2015年,授权许可费为 Fairtrade International 贡献了 1100万欧元的收入,占总额的 63%。Fairtrade 希望能与 Lidl、Aldi 等连锁超市达成合作。公司的审核部门 FLOCERT 则推出了在线平台 Fairtrace,让用户能更轻松的追溯产品供应链。集团 CEO Dario Soto Abril 表示:“我们正试图向他们(公司)展示这笔投资背后的故事。我们努力听取公司的意见,对模式进行调整和创新。”

|消息来源:综合自路透社、英国《独立报》

|图片来源:Green & Black’s、Barry Callebaut 官网

|责任编辑:LeZhi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