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服装生产商到品牌商,韩国服装代工巨头的谋变之路


提起韩国服装生产商 Hansae Co. ,可能很多人的反应是“没听说过”。但事实上,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个穿的是这家公司生产的服装

Hansae Co. 与 Sae-A Trading Co. 和 Youngone Corp. 等韩国公司一样,是 Zara、Abercrombie & Fitch、Nike、Patagonia 等众多欧美时尚品牌的代工企业。这三家韩国公司都是亚洲服装制造业多年的巨头,上世纪80年代在韩国生产鞋履和衬衫,后因本土劳动力成本上升而将工厂搬迁至中国及其它发展中国家。

在为其它品牌生产代工了三十年的服装后,这些公司现在想打造自己的品牌。新加坡品牌顾问 Anna-Karin Birnik 表示:“这是个高度商品化的市场。多数工厂都不会满足于代工。既然有生产能力,何不开发自有品牌,制定更高的价格。”

2016年第一季度起,美国零售连锁库存堆积导致美国服装进口持续下滑。这导致 Hansae 的经营利润同比下滑 43%至816亿韩元(约合5亿人民币);为 Nike、Patagonia 等品牌代工户外服装和运动服的 Youngone 的经营利润同比下滑8.8%至1794亿韩元(约合11亿人民币)

市场环境促使代工厂加快动作推动利润率上涨。去年,Hansae 收购旗下拥有 TBJ、Andew、Buckaroo 等休闲服装品牌的韩国零售商 MK Trend(现已改名 Hansae MK Co.),将代工收入占比从此前的90%及以上下调至80%。Hansae 创始人 Kim Dong-nyung 10月表示,自有品牌业务今年将为公司贡献30%的经营利润,这一比例还将继续上涨。公司去年的销售额为1.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92亿元)。

韩国投资证券公司(Korea Investment & Securities Co.)分析师 Na Eun-chae 表示:“服装代工厂有足够的现金流。他们只要发展到一定规模,财务状况就比较稳定,现金支出较少,这也有助于他们提高红利或进行投资。显然他们对投资更感兴趣,扩张业务继续增长。”

Sae-A Trading Co.创立于1986年,由私人持股,在越南、危地马拉、海地等10个国家运营40多家工厂,去年的年销售额为1.9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7亿元)。2007年,该公司收购了韩国女装零售商 In The F Co.,后者旗下品牌有:Joinus、Compagna 等。Sae-A 计划明年推出高尔夫装产品线。据彭博百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公司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 Kim Woong-ki 的净资产达7.2亿美元。

韩国代工厂运营商同时还面临着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工厂的竞争。据报道,为 Gap、Nike、Under Armor 等代工的台湾生厂商聚阳实业股份有限公司(Makalot Industrial Co.)、儒鸿企业(Eclat Textile Co.)将为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的自有品牌生产服装。(详见《华丽志》此前报道:亚马逊首批三个自营运动服装品牌悄悄面世,它们会成为 Nike, Lululemon 的竞争对手吗?)申洲国际集团(Shenzhou International Group Holdings Ltd.)等中国大陆服装生产巨头也拓展了自有品牌业务。

不过,服装生产企业打造自有品牌并非易事。大多数韩国公司旨在针对本土市场或海外小众市场,以避免与国际大客户形成冲突。另一更大的挑战是需要配备相应的市场营销和分销能力,及准确预测流行趋势

自2009年以来,Sae-A Trading Co. 的自有品牌子公司就不曾盈利。去年,该公司全年亏损同比扩大63%至96亿韩元,还被迫关闭了位于开城工业区的工厂。

2012年,中国服装生产商波司登斥资3500万英镑在伦敦顶级商圈 Mayfair 开设一家门店,但业绩始终不太理想,于今年1月关张。波司登表示,公司会专注于重整本土业务,并有意愿收购海外品牌扩张中国市场。据悉,波司登目前正与一日本童装品牌展开谈判。

服装生产商发展自有品牌组合的意愿将促成更多的收购交易。麦肯锡(McKinsey & Co)合伙人 Benjamin Durand-Servoingt 表示:“无论是专注本土,亦或是国际市场,代工厂还有很多知识盲区,包括不同市场的业务运营方法、针对不同消费者的零售和营销方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收购现有品牌。”

注:100韩元约合人民币0.61元

丨消息来源:综合自彭博社、《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 Pixabay、Pexels

丨责任编辑:刘隽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