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巨头获利,中低端品牌遭殃?政府收紧“瑞士制造”标准引来重重争议


去年六月,瑞士政府出台了新的限制法规,进一步收紧了对“瑞士制造”标签的限制。然而这一决策的效果似乎并不像理想,在瑞士手表行业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曾有研究证明,相比其他国家的手表,带有“瑞士生产”的手表价格要高出 50%以上。但是由于成本问题,瑞士手表行业经常会选择在中国和泰国等人工成本较低的国家生产配件,然后再运到瑞士进行最后的组装。

根据新的法规,一款手表要想打上“瑞士制造”的标志,其中所包含的在瑞士本土生产的部件价值总和,必须达到手表总价值的 60%以上,所限制的范围也从手表的主要部件扩大到了所有部件。(详见《华丽志》报道:避免“瑞士制造”标签被滥用,瑞士政府提高法定本土生产比例到60%

瑞士政府当时表示,本次收紧“瑞士制造”标签的限制,是为了防止对该标签的滥用,确保“瑞士制造”的的手表质量过硬,而瑞士作为手表生产国的名誉不会受损。

中低端手表厂商的成本危机

在新规定的限制下,中低端手表厂商为了继续使用“瑞士制造”的标签,将被迫更多的选择在瑞士本土生产配件,但是由于瑞士高昂的薪资水平,让这些品牌难以降低成本。加上智能手表的崛起,和来自其他国家厂商的竞争,这些中低端手表的利润空间被极大的压缩

“自从提高了标准之后,我们的订单数量反而变少了。”瑞士表面生产商 Metalem 的 Alain Marietta表示:“一些客户希望我们能够降低价格,并把一半的生产业务转移到中国。”

Alain 表示,他担心会失去客户,但是必须遵守他们的准则:“我们希望能够提供真正的瑞士制造的手表,如果‘瑞士制造’这个标签逐渐失去意义,对我们整个行业来说都无异于慢性死亡。”

Citychamp 旗下的Rotary 手表品牌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一直都坚持“瑞士制造”,但是在最新的规则出台之后,他们首次推出了不带瑞士制造标签的手表,并表示新规定让他们很难继续保持一贯的高价值和高质量。Mondaine Group(国铁表) 的 Ronnie Bernheim 则表示,集团的品牌已经放弃了一些无法满足新标准的手表款式。

高端手表品牌从中获利

对于高端手表品牌来说,这一新政策却是个好消息。

近年来,由于手表行业整体的低迷,各大高端手表品牌的盈利状况并不理想,为此 Richemont (历峰集团)和 Swatch 集团都加强了对成本的控制。

“很多高端品牌以前从不会选择从海外进口手表配件,不仅仅是因为道德原因,也因为他们的销售和盈利情况让他们有能力在本土生产手表。”一位匿名的瑞士手表从业者表示:“但是在需求疲软的大环境下,几乎所有品牌都开始选择将部分生产业务外包给海外厂商,这些高端品牌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大幅降低他们的成本。”

这位匿名人士表示,他所在的公司大部分的生产业务都在毛里求斯完成,但是只需要在瑞士进行一些与核心技术相关的操作,生产的产品依然符合“瑞士制造”的标志。其他几位消息源则声称,几乎所有的表壳生产商都在从亚洲进口玻璃表面。

生产的手表全面覆盖了各个价位段的手表巨头Swatch 集团可能是该政策最大的受益人之一。集团的 CEO Nick Hayek在近期的采访中透露,未来在使用“瑞士制造”这个标签的中低端手表市场,Swatch 集团可能将不会拥有任何竞争对手

无意义的限制?

目前,大部分奢侈品厂商都会对其手表配件供应商的信息进行保密,但是很多人都希望改变这一点,让供应商的信息更加公开化,以确保“瑞士制造”的手表的确来自于瑞士。

一家由手表供应商转型而来的手表厂商 Francois Aubry 便在日前推出了一款号称“99.99%瑞士制造”的手表,并给出了所有相关供应商的名单。另一款众筹手表 Swiss CODE41 也标榜,将会在配件供应商方面做到完全透明。

虽然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强调,他们不会容忍任何厂商无视“瑞士制造”标签的相关标准,并将介入并处理任何违反规定的品牌,但是有的品牌似乎已经对这一标准失去了信心。

高端手表品牌 H.Moser & Cie 虽然依然坚持其手表超过 95%以上的部分都在瑞士制造,但是却已经放弃使用“瑞士制造”标志,并声称官方的标准“太过宽松,无法保证手表的质量,只会引起人们的迷惑和被别有用心的厂商利用。”

手表是瑞士的支柱产业,占到国家出口额的10%以上,相关从业者达到5.7万人。今年10月,瑞士手表行业出口额达到 18.5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9.3%,连续六个月实现增长。(详见《华丽志》报道:瑞士手表行业10月出口额增长9.3%,增速达到过去四年来单月最高

丨消息来源:路透社与《华丽志》此前报道

丨图片来源:免费图片网站Pixabay.com

丨责任编辑:LeZhi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