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志》对于全球奢侈品行业的五大观察 & 华丽志奢侈品股票年度排行榜(2017)


2017年奢侈品行业全年走势回顾

从2013年起,《华丽志》独家推出全球奢侈品股票月度和年度排行榜,定期追踪全球主要奢侈品上市公司的股票走势、汇总分析股价变动的原因。2016年又推出“华丽志奢侈品行业股票指数”,以更加直观和数据化的方式,呈现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景气度变化轨迹。

截止2017年12月底,过去两年里,“华丽志奢侈品行业股票指数”(以下简称“华丽志指数”)的走势如下图所示,可以很清晰地看出:全球奢侈品行业自2016年下半年起,从低迷状态中逐渐复苏,整体向好的势头一直持续到2017年底。

从“华丽志奢侈品行业股票指数”在2017年稳步上升的情况来看,全球奢侈品行业正迎来又一个春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消费者重新高涨的奢侈品消费热情,当然,也归功于奢侈品企业奋起跟上时代步伐,积极求新求变。

奢侈品行业未来的成长空间主要依托新兴市场的崛起、线上销售渠道的加速发展、以及千禧一代逐渐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因市场、品类、定位和发展阶段的不同,每个品牌都在变幻莫测的市场环境中摸索着最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通过长期深度观察全球主要奢侈品企业的发展动向和市场反馈,《华丽志》得出了五个比较重要的结论:

《华丽志》对于 2017年全球奢侈品行业的五大观察

一、多品牌大集团展示出更强生命力

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 LVMH 业绩和股票的持续坚挺,Kering 反超爱马仕和历峰集团跃升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都证明了主打“软奢侈品”(时装和皮具)的多品牌奢侈品集团在目前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下,具备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和长期成长潜力。

或许是认识到这一点,欧洲以外的时尚和奢侈品企业或投资机构也涌现了一股打造“多品牌”集团的热潮,比如:

卡塔尔王室投资机构Mayhoola 先后收购了意大利奢侈品牌 Valentino, 法国奢侈品牌 Balmain, 意大利高级男装品牌 Pal Zileri,还参股了英国配饰品牌 Anya Hindmarch;

中国山东如意控股先后收购了法国时尚女装集团 SMCP(旗下品牌 Sandro, Maje, Claudie Pierlot),英国经典风衣品牌 Aquascutum,拥有多个欧洲高档男装品牌的利邦控股,并在2018年初宣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 Bally;

美国的两大轻奢巨头—— Coach 收购了高端鞋履品牌Stuart Weitzman 和轻奢品牌 Kate Spade;Michael Kors 收购了英国奢侈品牌 Jimmy Choo,都希望逐步打造多品牌集团,加快外延增长,对冲单一品牌的时尚风险。

当然,“大”也不是万能,控股方如何平衡旗下各品牌的发展、切实发挥协同效应,如何把握不同文化不同类型品牌的DNA和成长周期,控制好投资和全球扩张的节奏,都将是未来必须面临的重大挑战。

二、时尚潮流是把双刃剑

焕然一新的 Gucci 在短时间获得全球年轻时尚消费者的追捧,录得爆发式业绩增长的事实证明,经典奢侈品牌在强有力的管理者(CEO Marco Bizzarri)和富于创新精神的设计师(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带领下,具有持续的生命力和无限的可能性,同时“潮流元素”已经成为奢侈品牌吸引千禧一代消费者的重要催化剂(详细分析见《华丽志》特稿:这32个动作让Gucci一年多赚144亿人民币!《华丽志》独家图解

Louis Vuitton 仅凭与美国街头潮牌 Supreme 的一个联名系列,就创下了一亿欧元以上的销售奇迹,也间接助力 Supreme 以超过10亿美元的高估值获得美国顶级私募基金的重金投资。奢侈品牌与“潮牌”的牵手频频发生,也引发了业内的不同声音——详见《华丽志》特写:奢侈品牌与潮牌为何越走越近?听听业内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怎么说 

“时尚潮流”对于“奢侈品牌”来说,永远是一把双刃剑,可以帮助奢侈品牌吸引年轻时尚消费者的同时,也可能扭曲奢侈品的尊贵定位、破坏品牌长期价值、甚至流失核心用户,意大利奢侈品牌 Tod’s 就表示要回归传统,转向更加稳定而可靠的顶级奢侈产品线。

三、全球时尚一体化,“小众”也可大行其道

加拿大轻奢防寒服品牌 Canada Goose 成功 IPO和随之而来的爆发式增长,充分展示了在金融资本助力下(Canada Goose 由著名私募基金贝恩资本控股),一个地区性小众品牌也能较快地成长为全球性知名品牌。Canada Goose 在大规模铺设零售渠道之前就获得了相当的全球知名度,也展示了数字化驱动的“全球时尚一体化”,让小众品牌和爆款产品能更快速、更广泛地传播开来并触达全球消费者,虽然营销投入必不可少,但更重要的是产品要足够“极致”和具备“自传播力”。

“好的产品会说话”,这句老话在网络社交媒体和KOL大行其道的当下,具有了一层特别的现实意义:产品拥有卓尔不群的设计、品质和功能,并能在情感上与目标消费者产生真实共鸣的品牌,无论大小,都有触发“引爆点”的机会,善加把握,就能在全球范围内快速占据大量免费眼球和流量红利。

四、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有增无减,但消费者已今非昔比

贝恩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全年,中国本土奢侈品市场销售总额达到142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0%,为2011年以来的最快增速。全球奢侈品市场的总销售额达到2620亿欧元(约合2万亿人民币),其中有32%来自中国消费者,占比为所有国家和地区最高,这个数字也意味着,2017年中国消费者购买了6500亿人民币的奢侈品,其中78%发生在海外。

德意志银行的数据则显示,中国市场占全球奢侈品总需求量的31%,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至34%,其中超过60%的奢侈品购物行为发生在中国境外。

不过,随着各大奢侈品牌逐渐缩小中国与海外的价差、加强中国门店建设、提升服务体验,加之中国政府降低奢侈品关税、打击海外代购,都让越来越多的奢侈品消费回流到中国大陆市场。

《华丽志》发布的2017中国时尚消费调查报告显示,在被问到“影响奢侈品购买决策的因素”时,71.9%的受访者选择“产品设计和辨识度”,67.9%选择”产品质量“,高居前两位。在奢侈品的回暖背后不仅是品牌的努力,更是消费者理性的回归。当人们对奢侈品崇拜和仰视的光环逐渐褪去,奢侈品开始成为中高收入人群日常消费的组成部分。人们更关注产品设计和质量,品牌文化和服务,这样的理性回归对品牌的商品企划、门店服务、整合营销、销售渠道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五、数字化成为必选项,然而各有各的对策

麦肯锡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包括服装、美妆和配饰在内,奢侈品线上消费额达200亿欧元,占全年行业总额的8%——约为2009年的3倍。未来7年,奢侈品线上销售额有望以更高的速度增长至740亿欧元,预计截止至2025年将贡献19%的销售额。

贝恩咨询的报告指出,在中国市场的前二十大品牌中,有一半以上都选择了缩减实体零售网络规模,同时扩大单店面积。2017年,这20个品牌的门店总数为1119家,相比2015年减少了6家,只有少数快时尚品牌选择了快速扩大零售网络规模。与此同时,各大品牌2017年在数字营销方面的支出普遍出现了大幅增加,数字营销的占比从2015年的35%增加至了40%~50%,其中用于微信平台的比例达到30%~60%。

从美国的亚马逊到中国的天猫、京东,从 Yoox Net-A-Porter 到 Farfetch,无论是综合型电商平台,还是专卖时尚奢侈品的垂直电商,都对知名奢侈品牌趋之若鹜,希望获得其青睐以提升网站对时尚消费者的吸引力。

各大奢侈品牌则纷纷更新升级自己的数字化战略,但侧重点大相径庭:

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Richemont)一直在数字化方面比较保守,但在2018年1月突然宣布将以27.7亿欧元收购全球最大奢侈品电商 Yoox Net-a-porter Group SpA 集团剩余51%股权,实现完全控股。

开云集团(Kering)2017年奢侈品部门线上业务增长幅度超过了70%,旗舰品牌 Gucci 2017年网站访问量高居奢侈品牌第一,是2016年的2.5倍。集团主席 Pinault 认为,数字化战略除了提升电商业务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依托互联网向年轻消费者传达品牌设计理念。

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 LVMH 一方面着手打造自己的奢侈品电商平台 24 Sèvres, 一方面大力发展品牌官网,旗下品牌绝大多数线上销售额都由集团自己的电商渠道贡献。集团主席 Arnault 认为:过快发展线上业务将有损集团旗下奢侈品牌的声誉,需要谨慎行事,不能为此降低产品的定位,即便是线上购物也要带给消费者奢华的体验,通过全面控制商品的售价和比例平衡来维持旗下品牌的声誉。

 

2017年各季度奢侈品股票走势简要回顾

2017年第一季度:

华丽志指数延续了2016年下半年的复苏势头并稳步上升。本季度,加拿大轻奢户外品牌 Canada Goose成功IPO,打破了奢侈品行业 29个月的 IPO 荒,同时也验证了奢侈品行业的回暖趋势,增强了投资人对该行业的信心。同时,市场预期奢侈品行业并购交易将呈现上升趋势,美元的走强和欧元的下行也使欧洲奢侈品品牌得到更多的关注。

2017年第二季度:

华丽志指数在2017年起始连续四个月高速增长后出现下滑,但仍保持在较高水平。业内多家大企业的高管和分析人士都对奢侈品行业能否持续复苏势头表示了怀疑或谨慎的态度。以LVMH为例,第二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15%,中国大陆增长高达17%,日本和欧洲也增长了11%,但集团主席 Bernard Arnault 却表示:“奢侈品行业整体大环境依然很不稳定,我们对下半年依然持谨慎态度。”卡地亚和江诗丹顿等品牌的母公司、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Richemont)主席 Johann Rupert 也表示:全球市场充斥了太多高档手表,不要被奢侈品市场的复苏冲昏了头。

2017年第三季度:

华丽志指数在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强劲增长的带动下稳步上升。在遭到中国政府打击腐败的冲击而陷入近五年的低迷之后,中国奢侈品市场又开始恢复稳步增长,但其驱动力却迥异于2012年前,彼时官场送礼和炫耀性消费是奢侈品在中国爆发性增长的主要推手,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除去了中国奢侈品市场的泡沫,随着中国消费者购买力和品鉴力的上升,如今的奢侈品消费更多是为了满足个体对优质名品的自用型需求,以及年轻一代彰显时尚态度的个性化需求。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始的中国奢侈品消费回暖趋势,也受到人民币升值、中国房价和证券市场收益上升、各大品牌缩小中国和海外奢侈品价差等因素的影响。

2017年第四季度:

华丽志指数在波动中上升。本季度由于LVMH、Richemont、Kering等奢侈品巨头业绩表现优异,股票均实现大幅增长,推动华丽志指数继续上升,并在12月份达到历史新高。LVMH 以平衡的产品组合和稳固的产品定价保持着坚挺的增长势头;Richemont 的珠宝业务有所复苏,集团管理层通过重组引入了更多新鲜血液;Kering 则在旗舰品牌 Gucci 现象级大热的带动下,冲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行道,集团市值一举超过爱马仕和历峰集团,成为仅次于 LVMH 的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团。

2017年奢侈品个股表现综述

2017年全年股价涨幅前十名

Canada Goose:

2017年3月中旬,加拿大轻奢户外品牌 Canada Goose 登陆纽交所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开盘价18美元,远高于IPO发行价17加元(约合12.79美元)。2017年9月集团首席执行官 Dani Reiss 发表声明称,集团未来在开设一定数量地面旗舰店的同时,加快推动电子商务的增长,这将帮助 Canada Goose 与其他奢侈品牌同行在利润率上拉开近15个百分点的差距,直销战略还有助于减少 Canada Goose 对零售商的依赖,过去三年中,Canada Goose 的所有销售额几乎都来自于零售商。他还表示,集团全球扩张的下一个目标是中国,正在制定进军中国的战略。目前在多伦多股票交易市场上,其股价已创历史新高。

Kering:

在旗舰品牌 Gucci 的强势推动下,集团2017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5%达到154.78亿欧元,整体表现十分抢眼,且好于分析师预期。集团董事会主席兼 CEO Francois Henri Pinault表示,集团将继续以奢侈品牌发展为核心,目前拥有三个价值超过 10亿欧元的龙头品牌(分别是 Gucci, Bottega Veneta, YSL),未来十年的目标是旗下品牌再有 1~2个达到这样的规模。此外,集团希望在 Gucci 及各品牌的推动下,实现开云集团向“纯奢侈品集团”转型的目标,2018年1月,集团宣布将旗下德国运动品牌 Puma 大部分股权分拆给公司股东。

Jimmy Choo:

2017年4月集团宣布,为了寻求股东价值最大化,公司目前正在考虑各种可行的方案—包括寻求整体出售,并已获得大股东—欧洲投资巨头 JAB Holdings 的支持,2017年7月美国轻奢集团 Michael Kors同意以 8.96亿英镑(约合 12亿美元)收购Jimmy Choo,该金额约为Jimmy Choo 2016年调整后 EBITDA(息税折旧和摊销前利润)的 17.5倍,是2016年销售额的 2.46倍。交易完成后,从 10月30日起,Jimmy Choo 从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退市。

Moncler:

集团2016年销售额首次超过10亿欧元,在2017年度继续高歌猛进,2017年7月公布的季度财务数据显示,其销售额已经连续14个季度实现两位数增长。集团董事会主席兼 CEO Remo Ruffini 表示,制定公司未来发展规划时,将坚持品牌透明度、倾听股东的建议,但会一直遵循公司自己明确的增长战略,从长计议,将 Moncler 打造为一个强大、独特、稳定增长、绝不妥协的公司。

Michael Kors:

集团今年7月正式收购了英国奢侈鞋履品牌 Jimmy Choo,该品牌将对于定位轻奢的 Michael Kors 品牌形成有效互补。此外公司的战略计划“Runway 2020”进展顺利,销售额多项数据好于分析师预期,Runway 2020 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包括:产品创新、品牌互动和客户服务。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Michael Kors 公司将新产品和高端配饰占比提升至40%,减少打折促销和关闭表现不佳的门店,出售更多正价手袋。

Michael Kors 曾经在轻奢领域炙手可热,但更多消费者转向线上导致品牌同店销售额不断下滑,而过度分销和太过依赖促销以提高销售额稀释了品牌价值和吸引力。为摆脱延续近两年的低迷状态,Michael Kors 公司今年大量收回了沉淀在百货门店和折扣渠道严重贬值的库存,重振包袋产品线,关闭表现不佳的门店,同时通过收购其他品牌着手打造多品牌集团。

周大福:

集团股价在2016年大幅下跌,受香港整体珠宝业复苏影响,2017年股价触底反弹,2017年11月发布的2017财年中期数据显示,黄金配饰需求的增长助力公司连续第二个半年实现利润增长。周大福公布的数据反映了中国奢侈品市场(受反腐倡廉政策影响)在经历两年的颓势后已经开始回暖。2017年,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近七年内首次加速增长。

集团表示,2017财年将成为周大福珠宝业务复苏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尽管复苏的过程是渐进的且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公司坚信未来珠宝行业将回归稳定的持续增长。截止2017年9月30日,周大福集团在中国大陆的销售网点达到2358个,公司表示基于消费者的情绪高涨,中国大陆的购物中心蓬勃发展,将进一步拓展门店满足需求。针对香港和澳门两地,公司将重点打造旅游中心的网点并在部分住宅区附近选择性增设门店。

LVMH:

集团2017财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3%至426亿欧元,表现优异,集团董事长 Bernard Arnault 表示:“我们2017年在中国市场的表现非常不错,北美等其他地区也很强势。预计2018年全球整体依然会保持这种积极的增长趋势。”旗舰品牌 Louis Vuitton 的表现非常出色,是时尚与皮具部门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其中与街头潮牌 Supreme 的联名系列是销售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与歌坛天后 Rihanna(蕾哈娜)合作推出的化妆品系列 Fenty Beauty 则是香水和美妆部门增长的重要原因。

此外,LVMH 还在2017年3月收购法国独立调香师品牌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多数股权,意在加速进军快速增长的小众奢华香水市场,2017年4月为简化股权结构,LVMH宣布将收购自己的第一大股东——Christian Dior 公司旗下高级时装业务 Christian Dior Couture ,将 Christian Dior 公司的全部资产整合进 LVMH(已经拥有 Dior 的香水和美妆业务),同时 Christian Dior 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Arnault家族将收购其剩余股份,实现 100%控股。

Tiffany:

Bogliolo 在2017年10月份接任 Tiffany 首席执行官一职,在他的带领下,Tiffany 逐渐扭转了之前的颓势,今年前9个月,Tiffany的同店销售额同比下降了2%。而在2017年11月和12月,该公司净销售额与同店销售额均有所增长,且所有品类,地区和分销渠道都实现了增长,时尚珠宝系列的销售持续增长,高端珠宝的销售也开始回暖。Bogliolo 上任后,Tiffany 采取了产品多样化战略,推出了银制手镯等多种价格更加亲民的中低端珠宝,以吸引对价格更加敏感的千禧一代消费者。

Brunello Cucinelli:

集团2017年销售额首次突破5亿欧元大关,其中大中华地区销售大涨36.2%。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Brunello Cucinelli 表示,我们今年的表现非常出色,销售火爆,盈利情况预计也将非常出色。根据春季系列的预订情况来看,2018年的表现也将十分优秀,预计销售和利润都将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此外,品牌与高档百货商店的合作关系是今年表现的亮点之一,同时对增强门店员工的表现和态度方面进行的投入,也对销售增长起到了很大帮助。Brunello Cucinelli 品牌在声明中表示:“我们非常重视保护品牌在大中华区的稀有性。我们认为,有限的分销渠道对品牌的吸引力反而起到了促进作用。”目前,品牌在大中华区仅通过18家精品店出售,其中在2017年开设的只有一家。

Richemont:

截至2017年12月31日,集团在2017财年前9个月核心财务数据销售额为87.2亿欧元,同比增长7%,业绩显著回升。前两年的经济低迷一度使得以钟表珠宝等“硬奢侈品”为核心的历峰集团不得不清除零售商多余的库存,提供更廉价的产品,开通更多线上渠道。历峰集团 CFO Burkhart Grund 曾在11月表示:“集团未来将会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少数几个关键的合作分销商上。未来小规模的独立手表分销商可能会逐渐消失,他们目前的处境并不好过。传统的批发渠道销售模式正在逐渐成为历史,在手表行业尤其是如此。”

2017年3月,Richemont 投资了竞争对手、法国开云集团新设置的眼镜公司 Kering Eyewear 30%的股权,并将自己的旗舰品牌卡地亚的眼镜产品的研发,生产和分销交与后者。7月,Richemont 将控股 19年的中国风奢侈品牌“Shanghai Tang”(上海滩)出售给了由两家私募基金支持的意大利企业家 Alessandro Bastagli。

为了加强集团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尤其是更灵活地应对数字营销和电商业务的发展,2017年历峰集团进行了管理层大换血,取消了CEO一职,由董事会主席、集团最大股东 Johann Rupert 统揽决策权,并为董事会引入了9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年轻成员。Rupert 称:“我希望头发灰白的法国男性少一点,董事会成员中女性太少,且(人种)不够多元化,亚洲人和美洲人太少。”

2017年全年股价跌幅前五名:

Safilo

Gucci 授权经营协议到期影响加剧,第一季度分销中心IT系统崩溃以及美国飓风带来的负面影响,导致集团在2017财年销售额同比减少15.5%,未能达到分析师预期。此外,集团头号竞争对手、全球最大的眼镜集团 Luxottica表现优异,Safilo 面临的市场竞争将会进一步加大。

此外,Safilo的前景也不容乐观,Safilo 与 LVMH  旗下 Celine 品牌的授权协议于不久前到期,而 LVMH 去年收购了意大利眼镜厂商 Marcolin 10%的股权,这意味着 Safilo 很有可能丧失 LVMH 旗下 Dior 等其它品牌的许可经营权,Safilo 签署的 Dior 授权经营协议将于2020年到期,Dior品牌眼镜在经历了几年的增长后,2017年销售额有所下滑。

Pandora:

集团2017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2%至227.81亿丹麦克朗,但主要受累于不利的汇率和较高的税收负担,净利润同比下跌4%,至57.68亿丹麦克朗。在过去的十年中,Pandora销售额大幅增长,其定制的手镯和串饰受到了消费者的追捧,股价在2013~2016年间上涨了八倍。但是由于最近几个季度的增速下降(一部分原因是美国销售低迷所致),2017年 Pandora的股价大幅下滑。至于品牌未来发展,CEO Anders Colding Friis提到了今年的几项关键措施,包括:增加产品品类、继续缩短新品交货周期、减少促销活动等。

Mulberry:

集团2017年底发布的2017财年上半财年报告显示,销售额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为7460万英镑,但税前亏损为60万英镑,略高于去年同期的50万英镑。虽然英国整体态势(脱欧公投)仍然不够明朗,但伦敦旅游消费增长至关重要,Mulberry 表示,将进一步加大投资,提升主要国际市场的客户体验,巩固品牌“英国设计”和“英国制造”的特性。

此外,公司正在落实将 Mulberry 作为“全球奢侈品牌”发展的战略,对于Mulberry 来说,发展国际市场一直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目前,英国本土的零售额占到了Mulberry总零售额的60%。2017年4月,Mulberry 与其大股东 Challice Limited 成立了新公司 Mulberry (Asia) Limited,负责品牌在中国香港、大陆和台湾的业务,这意味着 Mulberry 直接控制了亚洲地区业务。2017年7月,Mulberry 与 Onward Global Fashion 签署在日本开展业务的协议也为国际业务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Tod’s:

集团2017全年销售额同比下跌4.1%至9.63亿欧元,略低于分析师预期的9.65亿欧元。此外主要受累于鞋履产品的低迷表现,以及秋冬系列延迟交货的问题迟迟没有得到解决,核心品牌 Tod’s 销售额同比下跌7.7%至5.16亿欧元。

5月,在职三年的创意总监 Alessandra Facchinetti 从公司离职。集团主席 Della Valle 表示:“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传统意义上的‘创意总监’这个职位,因为除了某些情况,大部分时候这一职位都成为公司发展的阻碍。”他还表示,Tod’s 集团将改革新品上市的周期,从每季推出新品调整为每月推出新品。他指出,整个商业模式正在改变,未来几年时尚系统将诞生新秩序,而 Tod’s 集团将会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转型。

集团CFO Emilio Macellari 则表示,Tod’s 集团不希望继续与其他时尚品牌竞争,将会回归传统,转向更加稳定,更加可靠,更符合 Tod’s 传统的高端奢侈品市场。从短期来看,我们必须做出一定的牺牲,但是我们的目标是中长期。我们将会在中期实现中到高位数的增幅。

Salvatore Ferragamo:

2017年年初,集团曾对销售额和门店坪效设定了乐观的增长目标,但2017年12月,Ferragamo 的董事会就管理层此前制定的“对于 IT 及市场营销进行重大投资,以便更新品牌并优化集团业务、产品及物流流程”的战略,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公司的转型过程将拖延至2018年,受此影响,2017年初发布中期目标将难以实现。

尽管 Ferragamo 家族多次公开否认,但依然有不少行业分析师认为,如果公司新管理层重组失败,那么 Ferragamo家族将可能会被迫考虑出售品牌的控股权。11月,创始人家族兼集团大股东 Ferragamo 家族签署了关于公司治理的新协议。规定了新一代家族成员进入企业所需要具备的能力和资质的一般性原则和要求,以确保品牌实现代代相传。Ferragamo 家族人数众多,目前包括23位孙子辈和40位曾孙辈成员。

过去7年IPO的奢侈品股票表现回顾

过去七年里,全球共有10只奢侈品股票上市,2015年和2016年没有奢侈品股票完成 IPO(首次公开募股),2017年3月中旬,加拿大轻奢户外品牌 Canada Goose 登陆纽交所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这是过去两年多来全球首个成功上市的奢侈品公司,打破了奢侈品行业 29个月的 IPO 荒。

这10只股票上市后的股价表现差别很大,当然下图只是一个简单的参考,因为10家上市时间有早有晚,IPO 时的估值水平或高或低。其中Tumi被新秀丽收购、Moleskine被比利时豪车进口商 D’Ieteren收购、Jimmy Choo被Michael Kors收购后已经退市。按2017年12月31日的股价计,其余7家新上市的公司中有5家远超IPO时的价格,2家低于IPO时的价格。

7年来,IPO 后表现最好的奢侈品股票是:Brunello Cucinelli 

Brunello Cucinelli 2012年4月在米兰成功上市,IPO 定价7.75欧元,达到询价区间的最高端。2013年,尽管全球奢侈品市场受经济衰退的冲击普遍下跌, Brunello Cucinelli 的股价却相对平稳上涨。集团2017年销售额有史以来首次突破5亿欧元大关,业绩表现非常出色,且根据春季系列的预订情况来看,2018年的表现也将十分优秀,预计销售和利润都将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7年来,IPO 后表现最差的奢侈品股票是:周大福

受金价波动和香港零售业持续低迷等因素影响,周大福的销售和利润在2014和2015年都明显下滑,这两年的股价跌幅分别为 10%和 51.9%。2016年周大福股价触底反弹有所回升。今年随着香港珠宝业复苏,以及多家证券公司调高评级,股价大幅度提高,但仍低于发行价。

7年来,IPO后股价增长最快的品牌:Canada Goose

2017年3月中旬,加拿大轻奢户外品牌 Canada Goose 登陆纽交所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开盘价18美元,远高于IPO发行价 17加元(约合12.79美元)。这是过去两年多来全球首个成功上市的奢侈品公司,打破了奢侈品行业 29个月的 IPO 荒,同时也验证了奢侈品行业的回暖趋势,增强了投资人对该行业的信心。此后发布的财务数据表现有益,目前在多伦多股票交易市场上,其股价已创历史新高。


附录:

1)“华丽志奢侈品行业股票指数” 的计算方法:

基于《华丽志》选出的全球23只最具代表性的奢侈品股票,采用了“市值加权法”——给市值较大的股票以较高权重,给市值较小的股票较低权重。计算的具体方法是把指数中的每只股票的市值(股价×总股本)加起来,先除以基期的总市值,再乘以基期的指数值,基期的指数值设为 100,基期是2016年1月1日。为排除汇率波动的影响,各月均采用基期汇率。

截止2017年12月底,入选“华丽志奢侈品行业股票指数”的23只股票是:

注:Coach(纽约证券交易所股份代号:COH)收购Kate Spade后变更公司名字为Tapestry,Inc(纽约证券交易所股份代号:TPR)

2)全球主要奢侈品股票2017年全年股价涨幅排行榜

全球主要奢侈品股票2017年底市值排行榜

|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