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国际收购 Lanvin 后必须处理好的四大棘手问题


本周早些时候,有欧洲媒体报道称,中国复星国际集团(以下简称复星国际)已经击败了卡塔尔王室投资机构、意大利奢侈品牌 Valentino 和法国奢侈品牌 Balmain的大股东—— Mayhoola,获得了法国奢侈品老牌 Lanvin 的控股权,据消息人士透露,复星国际已经承诺对 Lanvin 投资至少一亿欧元,但还不清楚这其中多少是注入公司的新资本,多少是购买王效兰等现有股东的老股。(详见《华丽志》此前报道:传:中国复星国际赢得法国奢侈品老牌Lanvin控股权,交易金额超过一亿欧元)。

虽然复星国际和 Lanvin尚未发布官方声明,但上述消息发布后已经获得了多方权威人士的证实。

据消息源表示,王效兰女士会选择复星而不是Mayhoola 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她一直都表示,如果她最终选择出售Lanvin,她希望公司的所有权能够继续留在中国人手中。”。早在2008年,Lanvin 刚开始恢复盈利时,Mayhoola 就曾报价约1.5亿欧元意图收购 Lanvin;2015年,Mayhoola再次以接近 5亿欧元的报价要约收购 Lanvin,都遭到了王效兰女士的拒绝。

复星国际在全球时尚和奢侈品领域有颇多建树,曾参股过希腊珠宝配饰品牌 Folli Follie、美国高级女装品牌 St. John,并控股了法国度假村集团 Club Med 、俄罗斯百年珠宝品牌 Fabergé 等,还有望在最近完成对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 La Perla 的收购。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

虽然复星国际已经是在海外投资方面最为活跃的中国企业之一,但西方世界对他们的了解依然不够深入,特别是由于复星还没有过帮助一个欧洲奢侈品牌走出低迷、实现“反转”的成功案例在前,这也让不少欧洲人对复星能否带领 Lanvin 走出当前的困境持观望态度。

2001年,中国台湾出版业巨头王效兰女士从法国欧莱雅集团手中收购了连年亏损的 Lanvin,聘用了以色列天才设计师 Alber Elbaz ,不仅成功地实现扭亏为盈,更让 Lanvin重新成为全球时尚圈关注的热点,品牌年销售额在高峰时期曾超过2亿欧元,然而,过去三年,作为凤毛麟角的仍在独立经营的奢侈品牌, Lanvin 内外交困,销售额一路下滑,据路透社的最新数据显示,Lanvin 2017财年的营业额为9690万欧元,比2016年锐减32.9%,亏损大约2700万欧元。业内人士透露,Lanvin 在今年2月底到 3月初需要解决员工工资和供应商的款项共计1500万欧元以上。

一旦完成了对 Lanvin 控股权的收购,除了为公司注入急需的资金外,复星还将面临四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1)安抚 Lanvin 公司员工

据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Lanvin 的员工将于本周与复星国际和 Lanvin 的管理层就劳资协议展开谈判,以确保不会在收购完成之后出现大规模的裁员状况。根据法国法律相关规定,如果 Lanvin和复星集团就收购达成协议,必须通知公司的员工。据消息人士透露,Lanvin 的员工将会在谈判期间向复星集团和管理层提出包括未来发展战略和规划等方面的问题,很多员工担心,在收购完成之后,为了解决负债和销售下滑等问题,复星可能会选择大规模的裁员,以削减成本。

作为法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奢侈品牌,法国舆论也会以相当苛刻的眼光审视 Lanvin 被一家中国企业接手后的每一步重大行动。

2)处理好与 Lanvin 原股东的关系

据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Lanvin 第一大股东王效兰女士已经与复星国际达成共识,将在交易完成之后继续持有Lanvin 20%的股权,以确保她在公司未来决策时的发言权。Lanvin 的第二大股东 Ralph Bartel 目前持有公司25%的股权,据说,他也与复星国际达成了协议,希望能够在交易之后继续持有 Lanvin 20%到25%的股权。

一方面,原股东保留相当的股权和发言权有助于平稳过渡,但另一方面,复星在未来制定和执行重大战略决策时,将继续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王效兰女士和 Ralph Bartel 的制约。

3)处理好品牌与 Alber Elbaz 之间的复杂联系

以色列设计师 Alber Elbaz 2001年加入 Lanvin,此前曾供职法国设计师品牌 Yves Saint Laurent和 Guy Laroche,2015年10月离开Lanvin时已经为该品牌效力14年,被公认为是复兴 Lanvin的主要功臣,为这个沉睡已久的历史品牌注入了新鲜、时尚的元素,其戏剧化、色彩鲜艳的鸡尾酒礼服搭配夸张的珠宝配饰成为了时尚界的经典。

在很多人的眼中,Alber Elbaz 就是Lanvin 最闪亮的一张名片。即使在他离开之后,很多人依然无法将 Lanvin和 Alber Elbaz 区分开来。他走之后,Lanvin 找来的两位接班设计师 Bouchra Jarrar、Olivier Lapidus 在影响力方面都难以望其项背,很多人甚至期盼有朝一日 Alber Elbaz 能够重新回到 Lanvin。

之前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依然“赋闲”的 Alber Elbaz 与卡塔尔 Mayhoola 保持着密切联系,在最近几周曾与该公司的高层见面约谈。但 Alber Elbaz是否与Mayhoola 此次要约收购 Lanvin有关系尚不得而知。很多人都猜测:一旦 Lanvin 顺利易主,Alber 或许会再度出山。但既然复星击败 Mayhoola 最终成为了Lanvin 的新东家,那么这位设计师复出的可能性便非常之低。

此外,Alber Elbaz 还是Lanvin 的股东之一,通过一家卢森堡控股公司 Blue Water 持有 Lanvin 公司10%的股权,据说当时是王效兰女士借款给他购买的股权,双方之间的债务问题依然没有解决,Alber Elbaz 直接和间接持有的 Lanvin 股权总数尚不清楚。这也让他本人成为了此次交易中的一大不确定因素。

Alber Elbaz 和Lanvin 之间还存在长期的法律纠纷。2015年10月离职以来,Alber Elbaz 一直坚持他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被公司突然免职,并希望从老东家那里寻求拖欠赔偿。去年12月,知情人透露,最终经庭外仲裁决定,Alber Elbaz 胜诉,Lanvin 母公司 Jeanne Lanvin SA 需向其支付索赔的金额超过1000万欧元。

4)引进优秀的管理和创意人才

Lanvin 前任 CEO Thierry Andretta 和创意总监 Alber Elbaz都曾为品牌的复兴立下汗马功劳,但都因为与大股东王效兰女士的矛盾陆续离开,此后公司陷入了长时间的人事动荡:

Thierry Andretta 在任 CEO 的期间(2009年~2013年),品牌年销售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 2.35亿欧元。但在 2013年,由于与大股东在经营策略方面的分歧而离职(之后加入了英国皮具品牌 Mulberry 担任 CEO),原首席财务官 Michèle Huiban 继任。

创意层方面,2015年10月,Alber Elbaz 与王效兰女士矛盾爆发而突然离职, 直到 2016年3月 Lanvin 才任命 Bouchra Jarrar 接任创意总监,然而她任职时间仅仅16个月就离开了,数天之后,名不见经传的 Olivier Lapidus 成为新任创意总监。

2015-2017年,受到公司管理层和创意层变动的影响,再加上全球奢侈品行业低迷,Lanvin 业绩一路下滑,危机时刻,2017年9月,王效兰女士先是请回了多年好友、公司前高管 Nicolas Druz 担任顾问来协助决策,同时宣布原 CEO Michèle Huiban 退出董事会,但继续担任常务副总经理和CFO,之后又任命了意大利人 Simone Mantura 担任公司的第二位常务副总经理,与 Michèle Huiban 共事,并直接向王效兰女士汇报工作。

很多人认为,复星国际会在收购完成之后选用全新的高管和创意总监,团队的能力和与新东家的配合度将决定 Lanvin 能否平稳迈进新时代。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复星国际如何“赋能”于这样一个有着深厚历史和文化渊源、扎根法国的欧洲奢侈品牌,提供资金和资源等多方面的帮助以成功实现业绩的“反转”。

丨消息来源:英文网站Fashion Network、《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Lanvin 官方网站

丨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