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北京】对话复星时尚集团总裁&Lanvin总裁程云:如何与欧洲品牌企业打交道并为之赋能?


联结全球时尚创新,拥抱中国时尚创业与投资的黄金时代”,2018年4月18日,“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Luxe.Co Global Fashion Innovation and Investment Forum)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办,汇集时尚投资和品牌创新领域最优秀的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设计师和高级管理人员,13场演讲、对谈和圆桌讨论,呈现中国和全球时尚产业投资并购、创业创新的前沿动向和发展趋势。


对话主题:复星在国际奢侈品和时尚领域的投资战略与实践

嘉宾:程云,复星时尚集团总裁 & Lanvin总裁

程云女士于2016年加入复星,目前担任复星时尚集团总裁、Lanvin 总裁。程云女士拥有长达20年的管理和投资经验,在加入复星之前,先后曾在大疆创新担任集团 CFO,TPG Capital 财务董事,GE Capital 大中华区财务总监,在毕马威审计事务所开始职业生涯,她拥有中欧国际商学院 EMBA 学位。

主持:余燕,华丽志创始人 & 橙湾大学校长


 01

如何与欧美品牌企业打交道

余燕:您之前在很多大型投资公司和科技公司担任过重要的管理职位,现在投身时尚产业,经常前往法国和德国深入被投的品牌企业做很多细致的工作,请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跟欧洲企业打交道的时候,如何面对挑战,克服遇到的问题?

程云:首先谢谢余燕女士。我很高兴参加今天这个活动。对于海外的企业的管理,其实是一个以“大我”概念忘记“小我”的过程。就拿德国的快时尚企业 TOM TAILOR 举个例子吧。

TOM TAILOR 是德国最大的快时尚品牌之一,销售额在9.2亿欧元左右。2016年公司经历困难,税后净利润是负7300万欧元,股价跌到了3.6欧元。那时,我们每个月都要到Tom Tailor现场办公,跟公司一起分析出现的问题。发现主要原因在于扩张过于激进,因此,重组的药方之一就是“back to the healthy core (回归健康的核心业务)”和“take out complexity (去繁从简)”,接下来公司对全球的零售门店进行了精简和优化。到了2018年初,公司净利润增长到正的1700万欧元,净债务也从2016年1.95亿欧元降到2017年1.13亿欧元,股价在2018年初曾攀升到每股11欧元。而近期全球很多时尚品牌也开始了门店清理,也印证了我们提前所做的门店瘦身是非常明智的。这个案例应该是比较成功的投后赋能管理典型。

说到如何与企业和工会打交道,就像上面说到的,忘记“小我”,强调“大我”。投后管理中我们不应强调“谁管谁”,应该更多讲的是利益共同体,就是说只有企业整体发展更好了,我们个人的这个“小我”才能更好的发展。在企业的管理运营中,永远都有优胜劣汰,我们要为员工找到最适合他的岗位,有些人可能会选择离开,但那时是为了有更多的员工能留下并更好的发展企业。营造企业正能量的气氛很重要,特别要强调的是团队精神。就好像今天我在这里发言不是因为我个人有多能干,是因为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团队一起工作,在复星时尚集团里我们互相补强,互相支持。

充分尊重每个国家的文化和海外企业的文化,所谓的因地制宜。但不管企业文化有多不同,优秀企业家和管理者的特质都是一样的,都很勤奋,保持开放的心态,愿意倾听。关于勤奋,你可以看到优秀企业家都有一种自我驱动力,你不用布置任务,他会主动每天想怎么做正确的决定和提高企业的发展经营,生活中有工作,工作中有生活,时刻都在思考。找到这样优秀的管理者是关键的因素。

对于媒体而言,也是一样的道理。如你们所见,这两年媒体对 Tom Tailor 的报道一直比较正面,因为复星的确切实地给予企业实质性的支持,投后行为也完全符合上市公司的规范行为,向外界不断传递出正能量,外媒朋友们当然也乐见其成。

02 

如何为被投企业赋能,实现 turnaround

余燕:复星多采用控股型投资,这种方式对投资方要求非常高,包括对被投企业的战略部署、人员安排、国际市场拓展等等环节的把控。同时,复星的品牌组合非常丰富,涵盖了高级男装、女装、配饰、珠宝等多个品类,你们具体是如何为这些被投企业赋能的,尤其是如何实现业绩反转(turnaround)?

程云:这也是复星时尚集团步步成长的历程。我们从2013年步入时尚投资,从参股开始学习中国乃至全球的运营经验,慢慢做控股。做完控股我们发现,投资是手段、运营是最重要的。做产业必须拥有耐心和坚定的毅力才能做好。

一个公司业绩下滑通常会让人感觉这个企业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像一个人生病,表面看上去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它不可能什么都不好,……一定是“某种病”导致整个人都不好。

公司业绩下滑也是这个道理,这时候通常会引发公司问题全面爆发,互相指责从而导致问题含混不清的时期。这时候需要管理者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找到最主要的问题,然后解决它。因此,做 turnaround 最忌讳的一点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作为投资者对于海外企业的管理,一个最大的考验是选择一个好的管理层。这占据我们大量时间和精力的事情。优秀的企业家都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知道与时俱进。但很多企业的经营都有一定的惯性,我以前这么经营的,就这么干的就成功了,你为什么说我现在就出现问题了呢?所以说学习能力很重要。

03

如何看待被投品牌在中国的市场潜力

余燕:您如何看待最近投资的这些海外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潜力?

程云:中国市场是十分巨大的,其实很多顶尖的品牌并未在中国市场得到足够的认知。

就拿 Lanvin 来说,这个品牌在欧洲和美国的热度是超乎预期的。签下 Lanvin 的一刻,我记得一个法国同事激动对我说“你知道吗,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在我的记忆里她一直穿着 Lanvin”。我每次到巴黎都能够感受到 Lanvin 粉对这个品牌的热爱,然而 Lanvin 在国内的认知度是远远不够的。

Wolford 也将是我们的重点之一。年初的时候在维也纳,我特意买了一张歌剧院的票子,天很冷足有零下4、5度,但很多来看歌剧的女士都穿着礼服和丝袜。女性对购买丝袜十分重视,很多客户买完 Wolford 变成忠粉。Wolford 是高端产品,每年研发费用都很高,因为它十分强调人体舒适感和细节。这些品牌是有其独特价值的,我们也开始筹划 Wolford 在中国的市场拓展。

04

全球性奢侈品品牌究竟胜在哪里

余燕:复星投资的都是非常优秀的全球性品牌,对中国企业来讲,成为全球性品牌是他们的梦想。为什么这些奢侈品牌可以卖到全世界,而且历经百年依然长青?

程云:先谢谢余燕,上次我们俩聊天时她推荐给我一本书,叫《时尚的精髓》,这本书非常引人入胜,它把奢侈品历史上重大的时刻做了一个回顾,也讲到了法国为什么是奢侈品的起源,后来又变成了全球认可的奢侈品市场。

奢侈品具有几个特质,比如稀缺性,或是起源于手工艺的精美性,这些就触发了人们追求美的欲望。我经常说时尚这个行业是很感性的,因为每个人对于美的体会不一样,但每个人对于美的追求是一样的。奢侈品它是一种有温度的审美,什么叫有温度的审美呢?因为它带着太多历史的沿革。同时有温度的审美来自于细节,细节包括配饰,这也是为什么皮件、箱包、珠宝成为奢侈品很重要的一部分。

其实全球最早的时装店就起源于巴黎市中心的一条街,Saint Honore,中文翻成圣宝莱。这条街至今还聚集着很多奢侈品的总部,比如说 Lanvin。经过了近 130年的时间,Lanvin 的店还开在那里,真正的奢侈品就是这样,虽然经历起起伏伏,但仍然散发着光芒。

现在的时尚品牌太多了,每天有几十个、几百个品牌产生,但有些品牌是历久不衰的,举个例子,St. John 是美国总统夫人喜爱的品牌,它的针织技术至今为人追捧;Caruso 的西装保持着奢侈品传统精良的手工艺;Lanvin 则代表着巴黎的精致风范。随着我对这些奢侈品的认识加深,我越来越感受到它历久不衰的内涵还是产品力

余燕:这点非常重要,很多时候,我们有一种错觉,觉得奢侈品牌是靠做广告讲故事才长盛不衰,其实,它们能屹立不倒不是靠广告轰炸也不是单纯靠营销,还是需要依靠你提到的“产品力”。

程云:坦白讲时尚不是一个容易的行业,不是光靠广告营销、互联网轰炸就可以经营起一个品牌,这些只是手段之一,而非核心。现在的消费者越来越精明了。大家都在讲千禧一代,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世界拥有好奇心,不是用广告和大LOGO就可以吸引他们的。当我们对潮流越来越敏感的时候,我们自己也需要不断学习。

复星时尚集团在这么多时尚集团里是十分年轻的,但我们拥有多年的深耕经验。做企业,拥有学习的心态很重要。对于复星时尚集团来说,我们的道路肯定要越走越坚实。接下来,复星时尚集团将会继续发展壮大,我们期待更多优秀人才的加入。


| 责任编辑:Maier

| 图片来源:《华丽志》、品牌官网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