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cardo Tisci 十年惊梦 Givenchy

发表于 2014-12-10

Riccardo Tisci 一想到在 Givenchy 已经快干满 10个年头,就感慨道“一切就好像昨天一样”。他加入Givenchy那年,也就是2005年,Givenchy 正濒临破产,Tisci说 “我不得不跑到街对面用公用复印机,因为公司的坏了我们又没钱买新的。” 那时候,John Galliano, Alexander McQueen 和 Julien Macdonald 这些设计师都在这里干不长,来了又走。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当时没人相信 LVMH真的签下这个街头风的意大利设计师,同时代的 Tom Ford风格主打性感和华丽,而谈到 Tisci:“当时大家都叫我 Goth(哥特风格简称),我是偏黑暗的,就凭这个我在媒体已经不喜欢我了,但是没关系,6年前讨厌我的人们现在又全都回来了。”

tisci1

之后的几年,Tisci 沉稳的领导,干脆利落的工作风格以及天才般的直觉完全改变了Givenchy,使这家曾由 Hubert de Givenchy 创立于1952年的品牌重焕生机,并开始盈利。(很遗憾 LVMH集团没有透露准确数字)。

如今,他的影响力已经席卷各个圈层:上至好莱坞红地毯如 Cate Blanchett, Rooney Mara 和Rihanna都是他暗黑风格礼服的忠实粉丝,下到大街小巷:Givenchy印有波普文化图腾的印花毛衣成为周末休闲必备款。

2008年,他推出的男装系列极其成功。2012年,他竟然暂停推出其高级定制系列。同年 9月,他将 Kim Kardashian推上时尚偶像的地位,还为这位真人秀明星设计了婚纱。他最近还与 Nike合作,改造他从小就穿的Air Force 1板鞋,让孩子们也能带点儿 Tisci般的炫酷。

KIM-KARDASHIAN-RICCARDO-TISCI

Tisci 对在他的领导下成长到今天的 Giventy风格觉得很自豪:民主的、带点挑衅、有点幽默感。“Givenchy是最 Chic的奢侈品品牌,”据 Tisci本人说“ Givenchy创始人 Hubert也有过暗黑风格阿,看他上世纪50年代的作品,可以看到一种很难表达的暗黑风格,但同时还能感觉到严谨的设计,让我为之着迷。我们把品牌带到了街头,也使 Givenchy更诚恳、更真实。”

随便走进一家 Givenchy商店,不论是在中国重庆,科威特,还是在拉斯维加斯,你都能找到标价 400英磅的polo衫,250英磅的耳环,也会看到 4000英磅的雪纺裙放在 500英磅的运动鞋旁:Tisci 的高低端共存的时尚组合打造出了品牌最致命的魔力。

Tisci认为“现实让我们必须去做日常穿的衣服,就像我姐姐在工厂工作,每月工资仅有 1800英磅,她还得省下钱来买毛衣” 。确实这些衣服很贵,但是制作他们的初衷是让大家都能买得起,因为 Tisci脑子里一直记得那些像他姐姐一样的普通人。 现在Givenchy品牌销售占比中40%是衣服,60%是鞋包,Tisci担心Givenchy 变成一个卖配饰的品牌,他不相信通常大家口中的商业模式:用时装制造梦幻,靠卖香水赚钱 -这是一个老套的公式,但他并不想这么做。

givency collection

Tisci 的公众形象随着Givenchy也迅速丰富鲜活起来。“10年前我都害羞的不大会讲话。但我通过时尚找到了自我表达的方式。”他从木讷寡言到巧舌如簧,他电话的一键拨号通讯录里有麦当娜,超模们都是他的好友。

Tisci 用他独有的时尚语言完成着更 Tisci式风格的挑战,同时也挑战着我们对美的感觉,在T台上非常多样的展示,并支持慈善项目。他大胆首次启用黑人模特Joan Smalls,他发现了“超大号”荷兰模特 Lara Stone,还有刚刚再度登上维密秀场的中国模特超模奚梦瑶(据称她把 Mr Tisci纹在腿上来表达感激)。他还拍摄过白化病模特,而最具争议的就是在宣传中大胆启用变性模特 Lea T。

NotaLeaT1-e1364224799383

Ming Xi - Givenchy Fall 2010

(右三:奚梦瑶)

“因为拍摄变性人,我受到太多非议,” 当时决定让他的前助手、朋友 - Lea T 作为 Givenchy 2010年广告代言人时,“Lea 被赶出家门。还好有了广告代言这笔钱,她至少能去做手术。从那以后7个月,我不断收到信件和辱骂…突然事情有了转机,Lea去了奥普拉脱口秀节目,她在镜头前向全世界展示自己,人们都爱上她了。现在,她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

“‘正常’是一个很奇怪的词,我的字典里没有“不一样”这个词。我们都是一样的。”引自Tisci原话。

Riccardo_Tisci

Tisci一直热心慈善活动,最近不仅自己,还带了一群好朋友一起参加了歌手Alicia Key’s的慈善基金晚宴,为患艾滋的孩子们筹集善款。虽然时尚和慈善听起来不是那么搭, 但是 Tisci坚持他简单的初衷:“一切社会所不屑的,我努力将其变成主流。”

这可能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他出生于有八个姐姐的工人家庭,作为唯一的儿子,父亲的去世让他家失去了本来就微薄的经济来源。但比起几个姐姐他更幸运,他没有辍学,在母亲的鼓励下,17岁的他离开意大利,拿全奖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读书。他在2005年与LVMH集团旗下Givenchy,当时是为了保住了他的祖屋。

因此 Tisci对处于社会边缘的人抱有直觉般的同情心。“我知道被社会遗弃的人是什么感觉,那种感觉非常不好。”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一周才能洗一次热水澡,当时食物是供给制的,他还不得不穿着他姐姐穿过的衣服,还时常被同学欺负。

尽管生活穷困潦倒,他妈妈教会 Tisci姐弟不要以貌取人。她在孩子们心中撒下宽容的种子。“我妈妈不识字,但她很聪明。她总是教我:“如果你做了坏事,你要记一辈子;做了好事可以忘掉。”

tisci2

Tisci 现在的生活俨然已经养尊处优,但他的经历和坚定的宗教信仰不断改良着他的系列,也让他继续忠实于朋友和家人。去看他的 Instagram会发现他的生活丰富多彩,不像僧人般清心寡欲:他40岁生日party有Justin Bieber, Jessica Chastain, Kate Moss, Naomi Campbell等名流出席,简直是一场盛大的酒会。

“我的私生活超棒,”他大笑着说。“我喜欢去俱乐部。我热爱生活。我并不害怕这干涉了我的真实生活:我并不是那些时尚界的人。”而有关他的恋情,他始终选择保持沉默。

话题回到他对 Givenchy未来的打算。Tisci说想把 Givenchy打造成“像Ralph Lauren或Armani”那样的综合性品牌,有书、杂志、艺术品、音乐和新的产品线。“我想把 Givenchy发展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他说。“因为我能看到很多适合的场景:从夜店年轻人到女士的礼裙。当我加入 Givenchy 时就说过,不把 Givenchy 打造成为全方位生活方式的品牌我是不会停手的。我想做 Givenchy 家具,推出童装系列。人们一开始不了解这种想法:他们认为每一季都有一个趋势。我不想做追赶时尚趋势的设计师。我要有自己的风格。”

当年把高级定制的工作室带上街头的他,现在反观过去,看到了行业的发展趋势:“我认为高街快走到尽头了。”他说,“我们将回到上世纪 50年代那种定制时装屋,客户会去找他们特定的设计师那里做服装,找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更酷”。

这就是 Tisci,风格包罗万象。

(责任编辑:Elisa)

标签:

品牌: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