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三位独立调香师是如何打造“纯天然”香水的:绝无雷同


纯天然香水听上去就像有机食物一样很吸引人,但事实是,市场上标榜“纯天然”的那些香水几乎都是合成产品。

独立调香师 Dawn Spencer Hurwitz 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告诉记者:“90%以上的主流香水是用合成原料调制的。”平价又常见的香水通常都会使用合成原料。她本人除调制天然香水外,也会调制合成香水:“合成香水并不一定就不好。比如 Chanel No.5 添加了一些天然茉莉油,但闻上去却像人工的香料醛。”

越来越多的独立调香师试图调制真正的纯天然香水,即使这意味着产量更小,创造更个性化的产品。

Anu-Essentials-Studio

天然原料与合成原料相比,往往意味着价格昂贵、更难获得。天然香水先锋人物 Mandy Aftel 在她的新书《Fragrant》中用一章节内容介绍龙涎香(鲸鱼粪便化石),这种天然香精极为稀有,价格高达每磅 10000美元。但人们却无法制作人造龙涎香,因为它的留香时间非常持久,一滴就可以改变整个合成香水的味道。每块龙涎香的味道都略有差异,因而调制天然香水要想批量产出每瓶同样的味道几乎不可能

Mandy Aftel (下图)历经十年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种特别的日本紫苏油来调制她的特制香水。但她的合作伙伴、一位大厨却拿这种紫苏油烹饪,而她再也找不到相同的配料,导致这款香水调制失败。试想一下如果是化妆品零售商 Sephora (每年香水销量百万瓶)遇到了这样的问题,简直是一场灾难。

mandy-aftel-indie-perfumer

她的另一款名为 Cepes & Tuberose 的香水,就像一朵慢慢绽放的花朵。除采用了价格高昂的晚香玉香精以外,湿润泥土的气息你一下便能闻出来,这是牛肝菌的精华。

犹太裔天然调香师 Ayala Moriel 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了她自己调制的一款名为Etrog 的香水(下图),寄托对遥远家乡的思念。这款香水由柑橘类水果香精调制而成,这也是犹太节日住棚节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比较稀少,一般香水制造商是不会销售这种香精的。Moriel只有用自己采集到的果实来萃取原料。

EtrogQuince

无论是哪种天然香精,都不排斥新品种或老品种。Dawn Spencer Hurwitz(下图)的一个古埃及香水系列最初是为自己的丹佛艺术博物馆讲座设计的。虽然在这款香水中,她使用了合成原料复制某些特定原料,这并不像古埃及的风格。但事实上你不可能像埃及人一样用葡萄酒来做香水原料。这种合成的香水一样能让你感受古埃及时代流行的香味。

dsh_smells_closeup_small

听到这些关于天然香水的故事,人们会感慨于这些调香师追寻美那颗质朴和执着的心。

当然,选择天然还是合成香水,关键还是取决于你想要表达的香味寓意。

(责任编辑:Tina Huang)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