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消费时代的新生代VC有什么不同?|华丽盛典圆桌论坛精彩实录

发表于 2015-12-14

2015年11月27日,“华丽志|赫斯特全球时尚投资与创新论坛” 和“InnoBrand2015华丽集品牌创新大赛”在北京瑰丽酒店(Rosewood Beijing)圆满举行,开创性地让消费领域的资深投资专家、高端品牌零售商、新锐品牌创始人、独立设计师、艺术家等各界精英齐聚一堂。

5场主题演讲、10场圆桌论坛、3场对话,全天A、B两个会场不间断上演商业智慧和创新思维的巅峰碰撞。我们将陆续用最精粹的文字为您呈现重磅嘉宾的精彩分享。

圆桌论坛:新消费时代的新生代VC

主持人:

黄劲,走秀网联合创始人

嘉宾:

龙云霞,龙佳资本 创始合伙人;

李雨珊,初心资本 合伙人;

陈晓晨,NGCC 创始合伙人

张颍,娱乐工场 合伙人;

吴宏,源科资本 投资总监;

7

黄劲:台上都是投资圈的年轻人,台下坐着这么多的投资界大咖,那么新一代的VC究竟有什么不同?开始的时候请每个人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龙云霞:各位好,我今年年初从之前的投资机构出来创立了龙佳资本,主要投消费领域的项目。我在投资领域不算新人,只不过现在从事投资,分的行业更细了。刚开始做投资的一些朋友,包括以前的合伙人,可能上午看一个信息安全的项目下午看时尚消费的项目,什么项目都看, 但是现在大部分从大机构出来的投资人,再去做基金的话,会更专,在细分领域里边把它做深、做透、做扎实,这是新一代VC跟原来大的机构VC不太一样的一点。

第二点,现在新一代VC的投资人更年轻,尤其消费领域。现在创业者们都比较年轻,很多服务的是80后、90后的主力消费人群, 他们可能更习惯年轻一些的VC,沟通交流起来更加顺畅

李雨珊:大家好,我是初心资本的合伙人李雨珊,初心资本是新的基金,我们面向相对年轻的创业者,最小的93年,最大的是86年的创业者,他们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有一些连续创业的经验,有个项目在4个月之内翻了30倍,是目前校园O2O最大的项目之一了。所以我想说,虽然很年轻,但是我们知道企业的优势所在,我们寻找一些年轻的创业者和我们共同创造。我们现在这个基金就围绕着校园投了一系列的项目,我觉得年轻的基金一定要有自己非常擅长的领域,包括有一些独特的优势让别人能够选择你。所以目前来讲,创业者知道我们在校园布局很深,投了一系列好的项目,当他们需要校园市场,都会选择我们。第一个,如果你的领域比较泛,那你就要选一个比较好圈层,年轻创业者对我们来说就是比较好的圈层。第二个,打造基金的壁垒,母基金善于投什么样的领域,上下游必然是互通的,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三个,你要有比较好的服务,服务这些年轻的创业者。

陈晓晨:大家好,我是 NGCC的陈晓晨,NGCC是一群有梦想的85后年轻人成立的,基本上大家都有海外的背景,在传统产业里都有比较好的、垄断性的资源,我们的投资基本上偏后期一些,因为我们认为传统产业,面临着升级,尤其现在中国大环境,包括能源、矿产、地产不是特别好做,所以我们主要做传统产业升级与上市公司回购

张颍:大家好,我是娱乐工厂的创始合伙人张颖,我觉得在台上如果说基金的新兵,我可能是最新的新兵。我之前自己创办的公司卖掉了,12月份会上市。最早我个人跟着一些行业领域大佬学习投资,真正参与到基金里面,大概也就是一年半的时间,在真正运作资金的过程中,长了很多经验,得到很多教训。

自己做公司是一回事,但是投资是另一回事。做公司就像养孩子,你可以去规划它整个公司的架构,应该搭建什么样的资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只需要琢磨这个公司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但是做投资像开办一个幼儿园,要接触很多的公司、行业,尤其像我们天使投资公司,为每个公司操心。比如说,跟女朋友闹个矛盾都有半夜给你打电话的。这个时候你会想,我要帮这么多公司解决这个问题,我手里的资源够不够用,怎么帮他们搭建那么大的资源体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基金后来专门成立了投后管理的部门,帮助这些公司梳理整个行业的脉络,甚至帮他们收集所有他们关于行业的需求的资讯,来看如何能在已经投资的这个公司里面产生协同效应。

关于教训,娱乐工厂成立的初期,第一期基金投资的效益很好。第二期,我们就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投得太快了,可能太着急了,跑马圈地,大量的去广撒网,去选择行业里相对看上去比较好的公司,那时候也流行投年轻人,我们也投了一批针对年轻人创业的公司。当然后来确实发现年轻人创业的公司里面,不管年轻人的经验也好,还是他们创业的公司合伙人之间,确实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也导致有些公司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没有办法经营下去了。我们三期基金选择投入的慢一点,前期在行业里面跑马圈地的过程,我们积累了很多行业的人脉,以及投出了在行业里面有标志性的企业。未来三支基金的投资方向,一个是拉行业里老枪老炮集中投这个类型的创业者创办的公司,另外一个和之前投资的所有公司里面有协同效应的公司,集合LP和合伙人的资源一起深入帮助企业成长

297A0285

黄劲:大家都讲到自己的独特性,我们问的深一点,龙总前几天跟我说,她这个基金的特点在于与明星这方面的合作,这样投消费品的时候有一些明星资源和对这个行业对接,可能会取得一定竞争优势,请龙总讲一下,下一步如何将明星资源跟消费团队结合,我们看到了Star VC在外面投资,专业投资机构如何把娱乐因素和品牌因素结合起来?

龙云霞:我们之前投了很多TMT相关互联网+的项目,但是大家都遇到了瓶颈,因为获客的成本是很高的,便宜一点几十块钱,贵的甚至到两三百。

对于一个初创型的公司,你这样烧钱,有没有必要?能不能活下去?尤其今年遇到了资本寒冬,很多时候我们投资人一起开会的时候,也在反问自己,是不是我们这样追求用户量的模式需要反思,有没有低成本获客的方法和手段。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可以发现,现在的年轻人,他们有自己的喜好,我们真正做投资的人,应该研究一下消费者心理,我看过很多的创业者跟我讲一个产品的时候,都是从他本人理想主义出发,不是以消费者需求来做个产品,很多的创业者臆想了这个产品,觉得客户非常喜欢,其实不是这样的,消费者有自己的心理

明星有什么作用呢?时尚是靠明星带动的,巴黎时装周比北京早一年告诉我们时尚风尚。 消费领域里关注最多的是女性,年轻人,女性的钱和年轻的人钱又是最好挣的。所以明星是可以带动整个消费,加上现在互联网的快速传播,自媒体的传播,这种模式是非常好的。我们发现,Star VC的兴起让明星真正觉得可以让他们的职业生涯变得更长,让粉丝觉得他们不但靠演技、长相、颜值,还有思想和智慧。所以我们在投资的时候探索一个方向,会去找一些比较合适这个项目发展的明星,拉着他们一起来投。明星作为投资人,既能给创业者带来资金,同时能够用明星圈带动这个产品的推广,再加上大V、网红的力量,产品可以迅速的推向市场,迅速成长。我们这个领域里面,我投的消费门类,不仅是互联网,真正消费类的还是产品为主。

黄劲:龙总选择投资自己喜欢或者有资源的方向,非常独特。李雨珊以前在CBD一带,后来她成立初心资本搬到中关村去了,聚焦学校生态链,可否举一个例子,哪个项目充分利用了你们的专业性?

李雨珊:我们当时想要聚焦比较年轻的圈层,我之前投资过很多的项目,在学校那块有一个项目跑得特别快,叫宅米,现在成长为校园O2O最大的企业之一,是美团领投,高榕资本、贝塔斯曼、祥峰投资跟投,我们围绕这个项目布局了很多跟校园有关的项目。之前还投了做95后造星的,打造95后的萌妹子和小鲜肉,很多VC看过这个项目,那个项目的阶段有些VC是看不懂的,这么年轻的小孩会愿意在上面展示他们的才艺呢?有些时候数据会告诉你为什么,你看它的数据,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之下,它的数据已经到了20万,并且通过深入的研究你会发现,在学校其实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层,只要学校里面有人使用了他的产品,不管是萌妹子也好,小鲜肉也好,周边一定有人帮助他们做这件事情。他们学校只要这个班上有一个人做这件事情,拉到全班、全年级\全校都为他拉票,这个联动效应是非常强的。

封闭的好处是它的传播力度会非常快,成本非常低,一夜之间可能让所有的学生都知道这个APP。虽然立足于学校,但是我们不局限于学校,我们在后续投资的时候,也会投一些需要校园渠道的项目,对于年轻的消费群体,特别是95后,包括00后的年轻消费群体,我们也非常关注。

之前说的二次元是非主流文化,但是大家通过最近的投资案例,包括并购的案例来看,你会发现二次元非主流文化,也在逐步变成一个主流文化,BAT也在收购一些产业,IP类、二次元类的项目变成了年轻人的主流文化。所以我觉得我们的VC就是想要布局一些年轻消费群体,提前到达他们身边做一些产业布局,之后我们围绕这个产业链做上下游的整合。我们选择的创业者相对年轻,有一些事情就适合年轻人做,有一些行业需要比较成熟的创业者去和别人竞争的。所以我觉得可以分不同的层次,不同的行业,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情。

黄劲:NGCC一上来就与众不同,你们几位都是年轻人,又很阳光,晓晨你讲讲,NGCC这半年多来,怎么投资和决策的?

陈晓晨:要是说起我们做投资,真的有很多需要学习的,我们毕竟都不是产业出来的,大多都是金融相关的背景。大家最近对集结号资本的关注比较多一些,集结号是一只新的VC基金,我们是LP。而NGCC最近有投一些项目,可能会看的比较后期。我们为什么不做自己年轻人的,可以以销定产的项目呢? 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二级市场做一些我们需要的项目,定向的投一些,这样退出渠道,也会比较清晰一些。

NGCC这半年投了几个项目,名字不具体讲了,有一个珠宝的项目,在中国做得还比较好,本土的奢侈品品牌,我们这一轮控了他们 51%左右。后期项目比较稳定一些,VC需要很多经验和阅历,包括资源、人脉,我们是这个行业的新兵,我们可能还看不准很好增长率或者高成长的项目,我们与其选择高风险,不如做一点相对来说稳定的项目

至于投后,我们这边是有一些专门的合伙人,来帮我们做投资上的决策。我们小伙伴们大多有过经商经历,看到太多的人,从很年轻做到很好,然后企业走入平稳到下坡路,在中国创业真的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因为它是有自己特色的一个国家。

黄劲:他们其实非常聪明,第一,他们在学习过程中,追求稳定,而不是一下子铺开很多项目,第二,他们做了一个组合投资,集结号看更早期一点的,他们看后期一点的,非常聪明的打法。吴宏晚到了,因为刚才在创意驱动科技的论坛,作为新兴代VC你跟他们有什么不同?

吴宏:我们这支基金一直关注TMT早期和成长期,这个领域来讲,各位前辈,包括现在我们稍微年轻一点的这一代,本质上的两个精神是一样的,那就是专注和勤奋。TMT在应用层面、用户层面甚至趋势层面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新生代看起来和上一代操作方式的一点不同是我们有更便捷的技术,今天大家看到所谓新生代VC,和创业者之间的沟通,竞调项目、了解项目不再仅仅通过传统的拜访的方式,而是运用自己手上更多的互联网工具甚至商业分析的工具

举个例子,在美国出现 IM专门用于新生代VC和创业者之间沟通,我想在技术变革的福泽下,我们新生代VC看起来可能比上一代的VC稍微幸运一点。这种幸运之下,基本的东西是不变的,大家仍然需要非常专注和勤奋的紧跟趋势,某些程度上承担风险,陪着创业者完成他们自己想要做的事业。

黄劲:张颍过去的一个月在印度自驾,非常潇洒,这一个月有什么感悟,跟大家分享一下?

张颍:我去了两次印度,2004年第一次,2015年第二次,十年的时间整个印度的国民基础建设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我这次去跟当地的印度人聊,他们的国民税收都花在了医疗保障和教育保障这两个地方,但是恰恰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的基础建设做得非常差,以至于现在印度大多数的邦和城镇,仍然像我们四线以下城市的经济水平。我在印度的时候,黄总还在问我,印度适不适合发展高端消费品电商,别说高端消费品电商了,在印度现在用智能手机的人都非常少。从这点我们一直讨论,印度的医疗和教育是好于绝大多数,但没有把更多的财力花在“要想富先修路”,导致经济发展跟中国完全没法比。

我就此联想到的是,管理一个企业,我们有的时候讨论,你该作一个“好老板”还是作一个“坏老板”。所谓好老板就是让员工都喜欢你,员工请假,各种各样的事不能加班,你都原谅他,你觉得员工的感受很重要。但是企业可能由于你没有鞭策这些员工,没有让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到了公司业务上,影响了公司整体前进,这样的老板是好老板吗?到最后员工都不会觉得他是一个好老板,因为他没有带动公司整体的发展,没有让员工最后跟你一起创业,成为一个品牌。

黄劲:最后一个问题,大家简单地说一下,明年你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

龙云霞:一句话,找到好项目帮助它成功,让它的品牌,被每一个人都知道。

李雨珊:找到比较好的项目和它一起成长,一起分享。

陈晓晨:最后简单说一下,我们 NGCC(Next Generation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会有三个方面的规划:第一做协同论坛——青年论坛;第二是我们做协同资本会——以传统产业升级,上市公司回购的方式去做;第三做俱乐部,一些高端生活方式和消费的活动,不排除后面有一些很深度的合作。谢谢大家!

张颍:明年对于我来讲,重点关注互联网金融,我把这件事情研究透了,一年时间可能不够,但是明年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儿。

吴宏:我们明年来讲关注比较广泛的互联网教育和消费升级领域,也希望能帮助到更好、更多的创业者。

华丽盛典

(责任编辑:Claire)

标签: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