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极简生活方式,缺乏花钱欲望!千禧一代拖累日本经济

发表于 2016-12-12

日本的千禧一代成长在一个经济似乎永远萧条的时代。

停滞不前的薪酬、没有福利的工作,以及负债累累的政府,他们身处的时代,历经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和福岛核泄漏,一次次的事故让他们的生活与繁荣年代相去甚远,尤其在消费模式方面。这给日本的经济政策制定者带来极重的压力,阻碍其刺激日本国内消费,促进经济复苏。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过去十多年,日本一直面临经济缓慢增长和通货紧缩。

未来十多年,千禧一代将成为日本消费社会的主力军,但他们的第一反应却是“存钱”,而非消费。如果要买东西,他们会等待打折。他们不需要汽车和知名品牌服装,与父母一代(1980年代的一代)截然相反。19岁的  Kaoruko Shimada 表示:“我想过极简的生活,没有任何买东西的欲望。即便钱从天降,我也不会去花它。”

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千禧一代也有相似的情况:“断舍离”,“冷淡风”成为热门词汇,大量年轻人在减少购物,让自己拥有的东西越少越好。美国年轻人中分享经济盛行,汽车、沙发、无线音箱、裙子等一切产品都是可以分享的。但对日本来说,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经济问题:人口不断减少,家庭平均支出减少。日本研究协会经济学家下田裕介(Shimoda Yusuke)表示,自 1990年起,日本经济大幅放缓,这些年轻人“几乎整个人生都处于‘失落的二十年’。相较于其它国家,(日本千禧一代)心理阴影更大。”

自四年前安倍晋三上台以来,日本采取了部分最激进的经济刺激政策。安倍政府在刺激措施方面投资逾 20万亿日元,日本央行在经济方面投入 280万亿日元。政府不断鼓励企业提高工资,日本央行甚至将短期利率下调至零。尽管采取这些极端措施,日本私人消费依旧处于低水平,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60%

top_jvqdEb

存钱比花钱更重要

纵观所有年龄层,日本整体消费下滑,其中年轻一代跌幅最大。

因工资停滞和缺乏稳定工作,日本年轻人不愿意消费。日本政府一项调研显示,近 30%年龄在25~34岁的合同工表示,因无法找到固定工作,去年以打临工为生。安倍不断提倡,缩小正式工和合同工的工资差距,以提振消费。在日本,公司普遍为削减成本聘用合同工。据统计,日本合同工占整体劳动力的 40%。但即便是有稳定工作的日本年轻人,涨工资也不一定能刺激消费。26岁的咨询师 Miki Sarumaru 表示:“如果涨工资,我们也宁愿为将来存着,而不是花掉。”

2014年,有 25岁及以下人士的家庭,每月平均支出 15.0547万日元,比五年前少 30%。据政府数据,今年三月以来,家庭支出进一步下滑,10月下跌 0.4%。

另一方面,因高龄化严重,日本或将调整养老金计划,使得日本高龄人士也开始省钱存钱。前广告代理人,64岁的 Masao Kawahara 于今年年初卖掉私家车,转用拼车软件出行。“在我退休后,我对价格变得很敏感。”原来,Masao Kawahara 每月的停车费、保险和油费约为 5万日元,目前每月汽车相关费用则减少到 1万日元。

japan-217882_1280

节俭是美德

对很多日本年轻人而言,节俭已成为一种美德

Miki Sarumaru 表示:“从头到脚都穿 Prada 等奢侈品牌,一点都不酷。”她表示,将便宜的衣服和小贵的衣服混搭需要更多时尚技能,更酷。

市场营销和消费者研究公司电通创新研究所(Dentsu Innovation Institute)的一项研究表明:超过 60%的高中生、大学生和 20多岁的年轻人表示,想被看作是会省钱的,而不是大手大脚的人。

日本千禧一代开始以“性价比(cospa,日本人对 cost performance 的简称)”衡量事物,如美妆品、酒店等。近期刚购买今年的新衣服的大四学生 Tsukasa Mitsuno 表示:“cospa 与耐用性、价格有关。假如我在优衣库花小几千日元买了件衣服,穿个几年,它也是不错的性价比。”

NLI Research Institute 生活研究部分析师井上智纪(Inoue Tomoki)表示,对很多日本人来说,花尽量少的钱买一件东西已成为常态。“以最小的支出过最充实的生活,这种心态已渗透整个日本社会。”

(消息来源:路透社、日本研究协会官网)

(图片来源:pixabay、BEAMS 官网)

(责任编辑:LeZhi)

标签:,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