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北京】圆桌论坛之“科技赋能时尚产业”


 “联结全球时尚创新,拥抱中国时尚创业与投资的黄金时代”,2018年4月18日,“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Luxe.Co Global Fashion Innovation and Investment Forum)在北京国贸大酒店隆重举办,汇集时尚投资和品牌创新领域最优秀的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设计师和高级管理人员,13场演讲、对谈和圆桌讨论,呈现中国和全球时尚产业投资并购、创业创新的前沿动向和发展趋势。


【论坛主题】

科技赋能时尚产业

随着人工智能和数字科学的飞速发展,当下科技与时尚的联系越来越紧密,越来越多的时尚品牌在借力科技进行数字化转型。科技赋能为时尚行业的发展找到了新的突破口,“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圆桌论坛邀请到邀请四位科技时尚领域专家,探讨最新的科技如何赋能时尚产业,在实际应用过程中有哪些挑战,以及时尚企业联结科技创业公司的意义和价值。

 

【圆桌嘉宾】

吴宏

极米科技战略总监。极米科技成立于2013年底,是一家正处于高速成长期的沉浸式互联网公司,率先提出了“无屏电视”的产品概念,并在市场上开创了这一新品类,随后一直专注于无屏电视的设计、研发和生产,致力于打造极致产品。极米创始团队来自晨星半导体(MStar)、华为、毕马威等公司;2015年,中国知名主持人汪涵也投资极米,成为极米梦想合伙人。2018年3月,极米科技获百度、经纬中国、四川文投等联合投资超6亿元。吴宏之前为君联资本副总裁;吴宏同时担任橙湾大学特聘讲师。

罗小渠

杉数科技联合创始人 & CEO。杉数科技是一家人工智能决策公司,以杉(斯坦福的校徽标志)和数(数据科学)为名,依托于世界领先的深层次数据优化算法和复杂决策模型的求解能力,致力于为企业在海量数据环境下的复杂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利用数据为企业带来收益及成本端的显著变化。杉数科技成立于2016年7月,同年8月,获得了来自真格基金和北极光创投天使投资;2017年7月完成由高达投资(Pagoda Investment)领投的A轮融资。罗小渠为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博士,橙湾大学特聘讲师。

陈曦

垂衣创始人&CEO。垂衣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通过【专业搭配师】+【数据科学】为男人提供按月服饰推荐服务的时尚电商。垂衣基于用户的风格偏好、尺码,预算与购物频次,为用户按周期寄送个性化服饰,用户可以在家逐一试穿,留下喜欢的并付款,其余免费退回。目前垂衣拥有行业较高的推荐准确率。

刘郴

Linctex(凌笛数码)创始人。上海凌笛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是集时尚产业数字化前沿科技与敏捷ODM供应链为一体的时尚产业科技企业,通过服饰数字化平台,为服装行业提供数字驱动的新零售解决方案,致力于改善和提升服装行业的产业效率,实现传统服装产业链与数字化店铺的互联互通。凌笛数码由在服装行业经营了二十余年的时尚服饰公司孵化而来。

【圆桌主持】

沈媛,华丽志研究总监 & 橙湾大学教学总监


01

如何将科技应用于时尚大产业

沈媛:首先请大家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我们简单介绍下各自的技术及其在时尚大产业中的应用场景。

吴宏(下图):我们的技术比较直观,将新一代产品和人工智能相结合。大家只要对着极米的投影或屏幕抛出一个问题——“我想知道这个人穿的是什么”,我们现在的技术就能做到直接调出这个人穿的衣服的品牌。我们现在也有合作商,通过与他们的合作,可以为消费者呈现他们想要的服饰的购买链接或参考性的购买链接,目前这部分也有在跟天猫、京东谈。

现在更多的人看精品影视内容、文体娱乐内容时更关心的反而是节目中的人穿的衣服,甚至还有女生会问到口红妆容,但坦白说现在我们的技术还未能拓展到口红妆容领域,因为会受到显示环境问题的影响。不过在大的服装品类,配饰等女生喜欢的商品领域,我们的技术应用成熟度已经很高了,包括图像的清晰程度、信息抓取以及后台检索能力等。目前我们也在和《欢乐颂》的合作品牌在谈这个方向,对于具体选择的内容和商业关系还在探讨中,相信我们的技术很快就会在一些时装剧里有所呈现。

陈曦:听了极米科技的介绍,我发现我们的用户和他们的是刚好相反的。极米的用户是看到一件物品,对其产生兴趣后想到要如何获取它,而我们的用户却是在面对复杂的供应链、种类繁多的品牌、款式时,不知道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所以我们做的是以更加细颗粒度的方式去了解用户的诉求,然后通过后端梳理优质供应链,从而在品牌和消费者之间搭建起桥梁。

对于大多数男性来说,他们本身没有足够的意愿花时间去了解不同品牌、不同面料的差异以及应该去哪里购买,这个时候我们起到的作用就是:在了解用户的购买需求以及商品的基础上,将用户关注的点转化成商品语言。

我们是可以长期服务用户的模式,基本上两年用户留存率在 40%-50%,这在电商或零售领域已经算是比较厉害的了。之所以有这么高的留存率是因为我们尊重客户告诉我们的所有细小的数据,并从这些数据中提炼出信息、知识以及一些规则。

相比用户自己找衣服,我们的模式可以更高效地帮助他们完成任务。当然这样模式的背后意味着我们要做很多事情,比如了解不同品牌、不同尺码对用户意味着什么?面料又对用户意味着什么?等等,这其中涵盖了很多细颗粒度的东西。最终我们要解决的问题还是很朴实的,即代替客户去选品。

罗小渠(下图):我们其实主要是帮助企业解决客户“拿货”的问题。如今的消费者们看到一件商品,对获取该商品的速度要求越来越高。三五年前,大家觉得在网上买件东西,过 3~5 天拿到是很正常的,但现在大家希望今天买的东西明天甚至当天就要拿到。这种转变给供应链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如何缩短供应链所需时间,让一件商品从生产、运输到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这个过程变得更快,就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我们其实主要解决五大典型问题,第一仓储问题,包括企业如何分布货品,仓里货架摆放,SKU 组合等;第二是运输问题,包括原材料、成品运输,优化运输网络等;第三是库存问题,即如何让库存降到合理水平;第四是选址,即零售店怎样更优化地选址;第五是定价,即如何调整价格,包括促销时打几折,促销时间多长等。

我们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主要服务的是比较重的行业,比如物流、零售、快销等。我们现在正和比较大的快销品牌合作,例如联合利华、百威啤酒,跟时尚服装品牌暂时还没有合作。

刘郴:我本人从事服装供应链行业20多年,真实感觉到这20年以来服装供应链是没有任何变化的。最新科技在时装上尤其是供应链端的应用非常少,但实际上科技可以应用于时装方面的内容非常多,比如人工智能推荐可以部分替代导购功能,无人零售的方式可以替代导购、低效存储等。

新零售和新制造之间必然是相联的、打通的,零售端和工厂之间的有效沟通可以大大提高订单效率,大幅降低库存,从而帮助整体产业效率得到大幅提升。我们的服装数字化具体来说就是:服装都有版型,我们通过版型+面料的模拟技术可以达到高仿真的展示效果,这样带来的好处是传播效率非常高,传播成本非常低、持有成本特别低,做面辅料的变化几乎是零成本。虽然目前这项技术还未能适合所有服装款式,但在基本款上的应用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现在国内在和一些大品牌,大多是上市公司在合作;国外主要和一些品牌在进行 to B 的合作,他们使用我们的技术以后效率的提高非常明显。

未来整个时装产业链的数字化是必然趋势,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从哪个角度切入,怎么样去一步步把产业链完全数字化,最终导到终端,真正完成新零售、新制造,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02

当下技术对接行业过程中面临的挑战

沈媛:让科技赋能时尚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想问下大家在把这些技术应用到时尚行业的过程中,目前面临哪些障碍和挑战?

陈曦(上图):我们这个公司一开始的样子就和其他公司不太一样。我刚才和梦媛还在聊数据科学,我觉得企业要好好呵护负责数据科学的团队,不要让业务部门给他们抛问题,要让他们自己找问题。因为业务部门很容易提出平庸的问题,比如让数据科学团队帮他们做个表,某个地方转化出了问题怎么办之类。

其实数据科学家本身是主动的人,他们往往可以从另外的角度去考虑你过去在环节管理中根本不会考虑的问题,然后用一种方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然而传统企业的形态是不会允许这样的团队生长的。我觉得如果企业真的希望数据科学团队很好地去用科技的话,首先得给他们一片非常好的土壤,不要一上来就将技术定义某种工具,给他们形成某种限制,要给他们更多的可能性去尝试你想不到的地方。

罗小渠:消费者看时尚行业其实就像看一朵花一样,并没有看到埋在底下的非常大的根系。时尚行业的根系就是供应链,供应链的处理是非常传统的问题,但它却是影响消费体验极其关键的部分。

过去5~10年中国市场上消费者这端的变化是:第一,大家对选择性要求越来越高,想要产品多样化;第二是及时性要求提高;第三是性价比越高越好。对消费者而言,最理想的消费状态是在有很多选择的同时,能用最便宜的价格很快买到想要的商品。这三个诉求对企业而言是致命的压力,首先,可供选择越多意味着SKU越多,制造效率越低;其次,消费者获取速度越快对企业制造压力越大;最后售价越低,显然制造成本要降低,制造难度会越大。消费者的这些变化对整个时尚产业都提出了高要求,即如何以非常高的效率快速回应消费者的需求。

刘郴(下图):时装行业的魅力在于它的产品是非标品,这一点就决定了这个行业很难用一些传统的技术手段去制造。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其实是把服装分成几类,然后在非标品中去寻找标品,从而将其标准化,比如一件西装的版型是标品,但用不同的面料做出来以后就变成非标品。所以我们要找到时装款式中60%~80%的标准部分,然后把标准部分提取出来,进行数字化处理,再加上标品的面料数字化,最终可以生产出无数的非标品。怎样让大量非标品通过供应链去满足消费者需求,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和供应链一起完成的事。中国供应链非常复杂,千差万别,下一步我们需要在这方面花大量时间。

吴宏:现在时尚行业市场上有很多品牌,不细分品类的话甚至说放眼整个消费品行业,一直困扰大家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每年拿出占销售额比例20%~30%的营销费用,投放各种类型的广告,但越有名的品牌越没有办法估算到底这个产品被展示出来,或以这种形态展示出来后,消费者的反馈到底如何;二是创业者发现现在精品头部剧中的广告投标难度不亚于当年抢央视15秒的广告的难度,而且费用每天都在涨。

我们在服务很多时尚企业的过程中感觉到的一点是:很多时尚企业事实上更多关注如何利用科技促进消费者在不同平台上达成更快速的购买。但是行业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是:大家宁愿等其他国家的品牌或设计师对科技的应用和尝试在全球范围或时装业更领先的国家经过验证、成功之后,再做一个性价比更高的版本在中国发布。我之前做投资时就曾经想为什么中国时装产业没有立得住的品牌。我们还是希望越来越多的时尚行业从业者,能够先期就在数据科学上投入更多,而不是到后期物流、运输阶段才想起科技。

 


|责任编辑:Maier

|图片来源:华丽志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