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深度报道:时尚投资的实践和思考


时尚,是名符其实的“世界语”,无论走到哪里都能产生共鸣;时尚产业,堪称中国最大的“朝阳产业”之一,孕育着无穷的创业、创新和投资机会。

4月12日,2019年度“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在北京举办,来自行业一线的企业家、创业者、投资人、管理者、设计师相聚一堂,共同探讨了中国和全球时尚产业创新创业和投资并购的现实议题和未来趋势,并用一个个生动的案例从多角度还原了时尚品牌“创立、发展和进化”的进阶之路。


中国资本对于时尚产业的兴趣与日俱增,风险投资机构在新一代时尚和生活品牌的成长过程中尤其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资本要如何在潜力无限、但竞争激烈的时尚行业寻找好的投资机会,发掘优秀的创业者和团队,并帮助他们打造新一代优质品牌?

【论坛主题】

时尚投资的实践与思考

【圆桌嘉宾】

魏国兴,天图资本合伙人

魏国兴先生拥有北京大学生物学学士学位、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北京大学管理学硕士学位,香港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于2010年加入天图投资,历任分析师、投资经理、董事总经理、合伙人。他专注于新消费、新零售、新医疗领域的中早期投资,参与及主导投资的项目包括百果园、爱回收、奈雪的茶、微问诊、卓正医疗、气味图书馆、音米眼镜、拍拍赚科技、天音互动等。魏国兴先生是橙湾大学的特聘讲师。

郭振炜,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

郭振炜先生现任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负责成长期和消费行业投资,主要负责项目包括全棉时代、斑布纸业、Urban Rivivo、LOHO等。曾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分析员,以及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高级审计师。郭振炜先生拥有中央财经大学学士学位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

常欣,蜂巧资本创始合伙人

蜂巧资本 Borchid Capital 是国内新锐风险投资机构,专注消费互联网的中早期投资。基金创始团队是泡泡玛特、派派、内外、pidan、饭来、美间科技、彼伏、青客公寓、杭州来源等项目的早期投资人。常欣女士曾任职启赋资本和德同资本,拥有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新闻专业硕士学位。常欣女士是橙湾大学特聘讲师。

【圆桌主持】

主持:余燕,华丽志创始人 & 橙湾大学校长


余燕时尚产业经常被认为一个比较慢的产业,很多品牌的打磨要花相当长的时间。那么资本在当中是助推剂、催化剂,还是会拔苗助长?我们跟很多创始人、投资人交流,对此都有不同的答案。首先我想请问一下,投资时尚行业的逻辑和其他领域的区别是什么?你们最关注的要素有哪些?

魏国兴:之前有人讲过一句话,女人的钱是最好赚的,而时尚消费则是女性消费者最愿意花钱,花钱花得最多的领域。时尚产业的生命力比较持久,盈利空间也非常好,针对的女性消费者消费意愿也很强。所以我们觉得时尚行业一定有很多新的机会,看好这个领域的投资机会。最近几年,出现了一批非常懂时尚,了解中国人消费需求的新创业者,我们很早就开始在中国寻找这样的项目。

因为我们进入得很早,而且有针对各个不同阶段的投资,比如天使轮、风投或是控股型投资等等,所以我们可以长期陪伴品牌。另一方面我们也比较了解品牌成长的规律,所以我们也有耐心,不会拔苗助长去逼品牌过度消耗。很多人觉得时尚行业的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但是从长期来看回报也非常好,并不亚于投资互联网项目。

郭振炜:中国的时尚行业过去十年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是我十年持续观察的消费子行业中变化最大的一个。中国企业的供应链反应速度已不亚于 Zara 这样的品牌,同时渠道也变了很多,现在都追求直控零售网点,直接面对消费者。另一方面。中国消费者的口味也变了很多,对设计元素的要求也更高。

服装行业变化很大,意味着机会也很多,现在的投资逻辑跟过去肯定也不一样。我们现在有几个投资理念,一个叫“一头一尾”

“一头”是指中国的头部服装企业,这些企业虽然是中国时尚行业的领军者,但是跟世界范围内的其他公司比还很小,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一尾”是说这个时代中国消费品行业的分散化,让很多小的细分领域都有很多机会,有很多新兴的初创公司,这些公司有很多传统龙头企业不具备的优势,这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方面。

另一个理念叫“一进一出”:

“一进”是指海外品牌进入中国——以前国内企业承接这些品牌的能力一般,但是现在已经有一批企业可以承接这些品牌了。“一出”是指中国企业的出海,比如安踏收购始祖鸟等等。我认为未来这个趋势的发展速度会更快。

最后红杉还特别关注新技术给这个时代带来的变化,比如数据驱动、智能驱动等等。掌握这些技术之后,你在未来 5—10 年能够在战斗力上领先竞争对手。所以我们会把专注科技赋能的企业介绍给新的时尚行业的企业家,开放度好的企业就会很快地吸纳应用。

常欣:因为我们投的是早期,与其说我们拿到一个项目去判断它能不能被投资,不如说是在一个方向里等了很长时间,等到了那个我们觉得比较完美的创始人出现,然后才做的这个决策。

举个例子,2016年初我们一直在看宠物行业,但当时还是比较冷的,很多人会觉得投这个方面还太早了一些。但是作为家里有宠物的人,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我买不到好的东西,所以市场需求确实存在。2016年,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马文飞(pidan 彼诞的创始人 & CEO)。他非常有个性,和他聊天下来我最大的两个感受:一方面他是有执念的,非常看重他的产品;另一方面他很有商业嗅觉,果断,有执行力。我们终于碰到了一个满意的创始人,于是就进行了投资。

所以说,各个领域我们一直在看,也会做很多的研究工作,和很多成长迅速的企业进行交流,但是真正决定是否要投资的,还是要看创始人对不对。

余燕:我们都说早期投资看人,在你们过往接触的创始人当中,那些在时尚消费领域能走得远,且越走越好的创始人,一般都具备怎样的特质?

魏国兴:我觉得,首先创始人要有非常好的审美和创意。我们第一强调创始人到底有没有真的创新和创意,或者是审美是真的审美还是假审美。但是这个东西很虚,什么叫审美?很难判断。当然我自己跟常欣有同感,创始人要有执念,要对你做的事情有非常深入的研究。我觉得品牌创始人如果真的去创业,能不能在他的领域钻得很细、钻得很极致,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是对大方向的把握。时尚行业有的时候很平静,有的时候突然就有潮流崛起了。所以创始人能不能把握时间点,知道什么时候要发力,什么时候要静下心来做事,这是我们很关心的。我们很害怕创始人只执着于做好产品,而忽略了行业整体的大方向,这样其实是不太好的。

第三个是看创始人能不能把创意跟商业结合在一起。你必须要有很好的创意,同时很好地和商业结合在一起,这是很难的。当然,如果两个权衡的话,我们更倾向于寻找真正的创新、真正能做出不同东西的创业者,毕竟商业能力还是有办法从其他方面弥补的。

郭振炜:红杉资本的使命叫“帮助勇敢的创业者创造传奇事业”,所以我们的关注点还是在创始人身上,他们要有一定的情怀去打造自己的事业。如果你只是想做一门生意,那可能就不是我们最合适的伙伴。创始人、和他创业的初心是我们非常看重的。

我们是可以全阶段投资的,从早期投到中后期,而后期发展是很考验企业家能力的。我以前犯过一个错误,我会拿后期的企业家作为模板来寻找早期投资人,但是这其实是不对的,因为忽略了一个创始人成长的能力。

如果我今天再看一个早期项目,只要有一方面特别突出,比如运营能力特别好,或是艺术能力特别突出,那其实是可以的。但是你必须要有开放的心态,愿意学习。这种心态的创始人,在拿到投资之后的四五年里,有机会不断地见识到各种新的东西,像上大学一样学到很多东西。你把公司从50人发展到500个人,有学习能力就会学会如何管理他们。你不可能从第一天就知道怎么管理500个人。

余燕:那么,什么样的创始人具备学习能力,这种学习能力又来自何处?我们看到许多时尚品牌的创始人都是跨界创业,这是不是一个优势?

常欣:对,我们投的高端女装品牌彼伏的创始人陈兴就是清华建筑系毕业,他能巧妙地把传统文化融入到时装中去。其实在早期和创始人接触两三次的情况下,是很难判断一个人的学习能力的,所以还是要看这个创始人的心态是不是开放,态度是不是谦虚。陈兴可以看到别的企业好的地方,从中学习补充,这是非常重要的。

余燕:我有一个疑问,刚才提到了执念,有执念的人会想我要坚持自己,我不能被别人影响。如果我这个也学,那个也学,我就不会形成一个有自己独特性的人。

常欣:其实我觉得时尚行业的创始人就像是写长篇小说的一个作家,把自己的故事展现给其他人。但是你不能一下子就把所有的内容都抛出去,这是一个娓娓道来的过程。另一个相似的方面就是“热爱”。因为这条路很难走,一走要很多年。你如果讲别人的故事,讲你编的故事,是坚持不了这么久的。最后你只能讲自己的故事,讲自己的执念,才可能做这么长,把它给做好。

郭振炜:这个问题我有过思考,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什么叫执念,“执念”跟“开放”到底是不是矛盾的?我的结论是这样的:其实有两种执念,一种执念其实是愚昧的固执;还有一种执念叫求真的执念。但凡是求真的人的执念,就会让他有开放的态度,因为他必须开放自己,接纳所有信息才能实现求真。所以这两种的话,我们会倾向于投后者,前者往往当他的执念非常对的时候,他也许短期内会发力特别快,但是应对外界环境变化,顺势而变的能力就会比较差。

余燕:在时尚消费这个大范畴里,你们认为最有机会的一个细分赛道是什么?

魏国兴:我们基本上每个细分类别都在看,也都在投资。服装,香水等都是时尚领域非常好的品类。也在看一些为时尚行业赋能的科技型行业,因为需要解决大家的库存和效率问题。因为理论上讲,时尚行业整体的运营效率,和互联网公司比的话还是要弱一些。所以这里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现在正处在品牌换代的时候,所以每一个细分品类的增长都非常快,这时候不投,什么时候投呢?

郭振炜:我也觉得现在确实是蛮幸福的时代,因为电商的崛起,今天的线上品牌和当年在各方面差距还是很大的,包括供应链在内。所以我觉得今天中国的品牌都有很大的机会成为中国的领军企业,甚至走向全球。特别说一下我们今年相对关注的领域,一个是家居,一个是美妆,另外就是时装,还有一个可能是宠物。

常欣:我最近刚投了一个跟滑雪相关的公司,这样的品牌第一它是偏生活方式的,偏培训的;然后它又是一个家庭式的消费,整个链条能获得收入的地方太多了。类似于这种新的生活方式,也是我们今年关注的重点。

| 图片来源:华丽志

| 责任编辑:Maier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