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icle Fever 创始人人九斤:我是一个极度追求风险的人,怎么嗨怎么来!丨2019华丽志年度论坛系列报道


过去六年来,《华丽志》有幸见证了一大批中国新锐时尚品牌的崛起——聚焦时装、美妆、内衣、运动、宠物用品等不同的细分品类,这些优秀的品牌创始人们特立独行,开疆拓土,用焕然一新的商业思维和设计品味,赢得了越来越多中国时尚消费者的关注和喜爱。

4月12日,五位极富代表性和感染力的时尚品牌创始人登上“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Founder’s Talk”讲台,亲身讲述各具特色的创业历程,解码新一代品牌打造的奥秘,生动呈现中国时尚与生活方式领域创业创新的现实画卷。


设计师高端运动品牌 Particle Fever(粒子狂热) 由人九斤、林海、王芹联合创立于2015年,产品拥有个性的时髦感,十分注重科技含量和功能性。Particle Fever 是国内少数获得产品专利的运动品牌之一,至今还是连卡佛引进的唯一一个亚洲运动品牌。2016年,Particle Fever 获得A轮千万级融资,投资方包括峰瑞资本,滴滴出行的天使投资人王刚等。2017年实现盈利。早在四年前,还在筹备中的 Particle Fever 就曾登上华丽志联手国贸商城举办的创业品牌路演会。

2019华丽志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

创始人演讲 Fouder’s  Talk

人九斤,Particle Fever 粒子狂热创始人

人九斤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法学院,热衷于独立电影和自由艺术家跨界项目,喜爱赛艇和搏击,试图用艺术、科技、人文的视角来诠释运动穿着,用非常规的实验态度设计每一件运动穿着,让运动成为生活本身。

九斤是一个没有tag的人,用一句话很难概括她。运动、艺术、法律、独立电影……她说共通的都是一个“作品”的呈现,路径上需要无所畏惧的想象力。

大家好,我叫人九斤,是 Particle Fever 粒子狂热的CEO。首先非常感谢《华丽志》的邀请。我不知道在座有多少是《华丽志》的老用户,其实“九斤”是个艺名,我用“九斤”第一次露面是给《华丽志》投稿,写了一篇法律与时尚的专栏,论文式的文章,关于抄袭和被抄袭的问题。

我不是一个特别擅长言辞的人,谈商业模式什么的,我从来没觉得有什么模式,就给大家放一个被粉丝们认为可以解释“PF人设”的视频——粗剪了去年在天猫中国日的走秀视频,音乐是我自己做的。

记得一、两年前,国内一些媒体把 athleisure 翻译成“运动休闲”,有段时间每一个主流媒体都会说运动休闲是一个风潮。但我想要介绍我们的品牌——我穿了一件男款的S码,套了一个女款的冲浪服在里面,穿了一条卫裤,不好意思,鞋子是Nike的。我经常说我们不是运动休闲品牌,我们是功能性、时髦的运动品牌,我们叫自己“运动穿着的实验场”。所以有时会觉得被颜值耽误了吧,总觉得长得好看的运动服不能用来运动,但其实不是的。刚才走秀的一些款式基本上都可以用来高速率排汗、高强度地运动,同时还兼具多功能的颜值。

今天我还想分享一些心路历程。我们才做了三年多,做得怎么样就不说了,反正已经做了。

首先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我背景也挺奇怪的,我定义为“想要活得酷一点”。CEO 有什么酷的?我觉得一点也不酷,但是我想要活得酷一点。我是一个很明确的风险极度追求者,怎么嗨怎么来。A CEO is not cool, unless he is a reasonable risk taker.

我6到16岁搞数学奥林匹克竞赛,拿到金牌以后就辍学了,高三在家里玩乐队、视频什么的,但最后还是挣扎着去了北大法学院,因为文科成绩没有那么好,去补一下偏差。后来因为自己特别爱运动,碰到两位合伙人,就说做运动品牌吧,我自己喜欢穿这样的东西。如果让我穿其他风格的运动服,感觉没有那么爽,于是我就想做一个自己一辈子都穿不厌的东西。

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出了一套不穿内裤的紧身裤,到现在还是我们比较知名的拳头产品,每一年都在迭代。PF所有的紧身裤,不管男款女款,都可以不穿内裤,这是我们的专利。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又多加了一个功能,抗紫外线。为什么?记得三年前出这款单品时,我觉得冲浪时没有裤子穿,心想要是我们的紧身裤能够水陆两栖该多好,在健身房能穿,套个皮衣可以上班,同一条裤子还能在海里浪一下。但冲浪服有个问题是,浪完了以后可能觉得特别沉,因为它排汗各方面都不太好,脱下来还会晒伤。所以,功能改进中就有了我们自己的需求。

第二是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任何人逼迫我,也没有任何外界对我的要求,我们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我喜欢做的事情。形象片是我们自己制片、自己拍,所有的店装也都是自己做,没有任何外包。每家店会长得不太一样,会玩一些不同的装置。我们的运动价值观是比较叛逆或者更多元主义的。天猫中国日那一周,我们在纽约有一支小众运动队,有自己的队服,有一群这样的人,里面当然有菊姐(王菊),还有我们资助的纽约当代舞团的舞者等等,他们一起随便穿了几件衣服就做了街拍。

我们成立了四个月就赢得了连卡佛(一个设计竞赛)的冠军,也是迄今唯一一个在连卡福销售的亚洲运动品牌。这件事情对我们的影响很大,因为当年进连卡佛时只有七个女士单品,还没有男款。那个时候UA等运动品牌都在做荧光色,我们不太喜欢荧光色,就做了黑白灰,四个程度的灰,很寡淡的颜色,反其道而行之,讲了结构性的变化,每一件单品动态跟静态的结构是不一样的。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我希望每一件单品都能够在面料工艺和话题度上更前卫一些。

你在认真做自己事情的时候就会获得关注度,就会有很多人充斥在周围说“你们真的好酷啊”、“我好喜欢这个品牌啊”。我刚坐在下面一直玩手机,其实不是真的在玩手机,我有在认真听讲,可以一心两用。我在刷候选名单,因为我们很多员工都来自用户,投来简历的第一句话常常是“我真的很喜欢 Particle Fever,你们很酷”。别人说你酷的时候,你就会说为什么,我真的很酷吗?

我这里写了一个英文,COOL Aesthetics。以前在哈佛法学院读书,念过什么叫“酷”——它其实来源于黑人奴隶运动,代表着政治主权的反抗。所以“酷”一系列的演变都跟黑人文化相关,包括 Hip-Hop 和其他。我今天在想,别人说我们酷,到底酷在哪里。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审美和价值观上酷的人。但一直会有这样的疑惑,Why is it so cool to be cool? 当你有这样一个人设的帽子时,你每天就会想应该怎样维持它。

我们是一个从零到一的品牌,现在可能还在0.01,你说有什么路径吗?没有。谁都不知道 Nike 第一、第二年发生的事情,直到看了Phil Knight的回忆录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现在想做的事情还是能够一直去保持自己对审美、对运动工艺、对想要做一个全球性的中国运动品牌的坚持。刚开店的时候,很多不是我们用户的人问“你们衣服挺好看的,你们是哪里的品牌?”这个永远是我们线下零售遇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身份认同,我其实挺疑惑的,我不可能跟我的顾客说“我要做一个全球性的中国运动品牌”。这是一个开放性的命题:我的顾客来买我的东西,如何跟他回答自己是一个怎样的品牌。我的方式就是,做更多跟人设一致的事情,他就知道你是谁。

在这个思路下,我在我们北京店放了一些道具,这是一个20米的天井,动态的,希望在我们坚持的调性上,实验性能够更强一些。我不认为中国品牌一出来就是天然的矮一头或者怎样,虽然现在国内的审美教育还是很缺失,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坚持这样高水准地输出,我相信它会越来越赢得认同。

谢谢大家!

丨图片来源:华丽志

丨责任编辑:Maier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