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弥漫空间“到“情感设计”,耶鲁大学高材生魏娜谈自己独到的建筑设计思想和实践【华丽TALK】精彩回放


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和美国耶鲁大学建筑学院,魏娜曾先后在纽约BBB建筑与城市规划事务所、OMA(荷兰大都会建筑)事务所工作,负责多个项目的设计。2008年,她从纽约回到北京创业,现在是WEI建筑设计/ Elevation Workshop 的创始合伙人和主创建筑师。

2017 年,魏娜受明星户外建筑创意真人秀《漂亮的房子》邀请,联手吴彦祖、冯德伦等明星,完成了对福建民居项目“小溪家”的改造工程。该项目荣获提倡环保、呼吁设计面向未来的 RTF 可持续建筑大奖(RTF Sustainability Awards 2017),是 2017 年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项目。

本期「华丽 TALK」,魏娜通过她的作品,分享了她对空间与人互动关系的研究讲述建筑设计如何满足人的情感需求

魏娜的建筑关键词:

设计语境设计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设计师的作品往往反映了他的性格、思想和状态,这些是没有办法掩藏的。我们的工作室在北京方家胡同。我从小就喜欢胡同。每次做分享的时候,我首先会展示我们工作室和周边的环境,让大家知道我们在什么语境中做事。

弥漫空间:普通的建筑空间都是 Enclosed Space(封闭空间),和人的关系完全是被动的。我觉得没有意义,我希望做一个 Suffused Space,人与空间的关系是互动的。之后找到了相应的中文:弥漫空间:建筑师在塑造空间,每个人在塑造自己的家,而这些建筑空间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建筑应该满足人的精神情感的需求

情感设计:我从2014年开始在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书,在教学过程中逐渐形成了“情感设计”的方法论。设计不是教出来的,是自己悟出来的。在教学中,我更希望提供不同的环境和思维方式,让学生更好地去体会和领悟。归根结底,是感性和理性之间的反复——从感性出发,经过理性分析,最终回到感性的决策。

“得意忘形”:建筑设计犯的最大通病是:把形式当做目标。对我来说,形式是工具,不是目标。这些年做了很多项目,看起来尺度不同,功能也不一样,但本质上都是在创造建筑与人共生的意境。“得意忘形” 很重要,不要被形式所困扰,重要的是得到了什么。

WEI architects 代表项目

北京沙滩四合院

位于故宫博物院东北角的小型四合院的改建项目。业主希望创造一个他和孩子共有的“家的空间”。

改造保留了四合院北侧原有建筑的形态,围绕院子里的一棵树来突破传统。大面积天窗的设计,将早上东南方向的光照引入室内,通过贯通地上与地下一层的旋转楼梯,为地下空间提供了充沛的照明。除了储藏室,所有的房间都享有自然光线。

WHY hotel

WHY hotel 前身是京城后院温泉酒店,业主希望对原有的卡通主题农家院做一场升级。在国内温泉酒店现有的“农家乐”和“金碧辉煌”风格之外,WEI 做出了设计型温泉酒店的全新定位。

小而围合的场所,错落的小屋消隐在竹林间——WHY hotel 提供了“弥漫空间”的范本:一种只有和人互动时才产生作用的空间,所有空间内的存在都会和人产生反应,无论是潜意识的,还是实实在在和人产生的不同关联。

夯来村

夯来村是湖南湘西的百年苗寨。魏娜团队将一座老宅改造成民宿,三开间的房屋保留一间给老人居住,另一间分成两层给年轻人,方便志愿者就地带孩子读书。在没有任何经费的情况下,魏娜团队自费规划,同时寻求各种支持。这个项目确实得到了很多重视,但最大的问题依然无法掩饰:村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之后,希望改造自己的房子,他们通常的做法是把苗寨扒下来,建造他们理想中能体现良好生活质量的农民房。他们看不上原本居住的“破房子”,很难理解建筑师眼中的美和修复改造的做法。

夯来村项目的经历,促使魏娜接受了《漂亮的房子》节目组的邀请。她反思,建筑师的研究和行动仍旧是小众的,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大众,“《漂亮的房子》定位给大众观看,通过明星的引流,潜移默化地让大众了解建筑知识,当然更多是浅层内容。我觉得,在信息洪流中,建筑师要站起来告诉大家对与不对,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们尝试用大众传媒的方式让更多人体验到。”

小溪家

《漂亮的房子》改造项目。“小溪家”位于福建省福鼎市赤溪村下属的一个自然村——小溪村,1984年被定义为“中国扶贫第一村”。它和夯来村有类似之处,都在交通不便的山谷,自然环境优美,民风淳朴。很多村民已经离乡,房屋被废弃。“小溪家”就是其中一栋被遗弃的老房子和两个羊圈,魏娜团队将之改造为一栋两层主房和一层客舍。

老建筑的生命复苏:WEI 采用了传统的榫卯与木质墙体,保留了原来的砖墙,魏娜相信,拆后再建会让砖墙失去原有的生命。搭建就地取材,所用材料大多是从附近回收的老料,需要根据材料的尺寸不断调整。修复后的屋顶弧线与远处山形恰巧一致,与自然融为一体。

“会呼吸的窗”:当地天气潮湿闷热,WEI 把通风窗和采光窗变成两种不同的窗,利用空气对流让冷风进来,再从高处让热风出去,同时添加排风扇,加速空气对流。这种“会呼吸的窗”使房屋得以“被动式降温”,无需安装空调也不会觉得热。

本期「华丽 TALK」第二部分,魏娜与现场观众展开了精彩对话,以下是对话节选:

是否承接过商场这类项目?如何看待商业空间设计?

魏娜:2009年公司刚刚成立时,第一个项目就是女装品牌 Songmax 的展厅。这个项目在当时也被国外很多媒体报道,他们称这是一个充满未来感的空间,但其实很多设计内容都深受中国园林的启发。

我们需要解决的一个事情是:如果在一个非常小的空间,最大程度延长顾客停留时间商业空间需要人们在里面停留的时间更长,沉浸于当时看到的场景

当然在开始这个项目之前,我们研究了大量书籍。与消费者心理呼应的商业空间布局,在美国已经非常成型,但当时国内很少有人看过。

我们从2013年开始推场景化商业空间,场景化商业空间需要靠大商场来做,所以我们开始为整个商场做规划。整个商场就是一个大的生活场景,所有消费的都在场景当中,消费者自然而然产生消费冲动

所有的商业空间都会遇到“喜新厌旧”这个问题。以前商场更新的频率是三年到五年,但是现在消费者喜新厌旧的程度越来越强烈,所以更新频率需要更快。软件更新(比如VR)与硬件结合,线上线下整合,一定是未来的趋势。

WHY hotel 给人的感觉是中式、古典的,但是现代建筑的设计过程和手法可能更多是通过西方的一套方法论来实现。中式和西方是完全不一样的,那在设计中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

魏娜:这是我在教学中不断遇到的问题。不仅是建筑,整个知识体系都是以西方教育体系为支撑。我们要做任何科学性的动作,都是要带着西方的语境,中国传统思维中没有,这是挺困难的一件事。

西方对于自然物体的理解是用逻辑分析的,比如说人的各个形状都是可以看成几何形体,但中国没有几何形体这个研究。这样就会遇到一个问题,我们想追求一种感觉,用什么方法去达到?我也一直在探索这个事情。

设计是一个很混沌的过程,我自己可能会凭感觉。但是我教学生的时候,不能这么说,我必须要让他们一步步走过去,这时不可避免会用到西方的逻辑分析过程和方法论。这个时候就会出现问题,怎么办?返回我的黑匣子再去找,去分析自己在想什么。

这个时代是寻找自我的时代,作为中国人在寻找自我的过程当中,自然而然会体现中国思想,不是一昧追溯西方的方式,当然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出现问题。有很多人借用东西方的区别来标榜自己的不同,而又没有说出不同,最终让东西方区别这件事变得非常功利。

关于「华丽 TALK」

每周五下午茶时段,《华丽志》会邀请 1位在时尚、文化、设计和生活方式领域富于创见的意见领袖担纲我们的嘉宾主讲人,并邀请 7 位密切关注对谈话题的《华丽志》精英读者,每人带着一个精彩的问题与我们的嘉宾主讲人开展一场高密度高品质的深入交流。

丨图片来源:华丽志,嘉宾提供,WEI建筑设计官网

丨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