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志伦敦论坛|对话环保奢侈品公司 Elvis&Kresse 联合创始人 Kresse Wesling


2018年9月18日,华丽志2018年度“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第二站在英国伦敦举办,同时向全球首发“2018年度中国新生代时尚消费调查问卷白皮书”(详见《华丽志》报道:七大看点,27幅图表,看透中国新生代时尚消费者!华丽志携手太平鸟,发布“中国新生代时尚消费白皮书2018”)!

本次华丽志伦敦论坛将以“时尚创业与创新精神”为主旨,特别集合中英两国时尚与生活方式领域优秀的创业者、独立设计师、投资人、品牌高管和意见领袖,深入探讨以下议题:

  • 创业精神与时尚商业实践
  • 科技创新赋能时尚产业
  • 可持续时尚: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
  • 时尚产业孵化器在创业生态中的角色

【对话主题】

可持续时尚:如何从小众走向大众

嘉宾:Kresse Wesling,环保奢侈品公司 Elvis & Kresse 联合创始人

Kresse Wesling 此前曾获得多项环境企业家大奖,拥有丰富的风险投资和创业经验。她在2005年与合作伙伴创立环保奢侈品公司 Elvis & Kresse,通过创新工艺利用废料制作出新的高端配饰产品。自2005年成立以来,公司就一直在收集伦敦废弃的消防软管,将它们改造成高质量的手工手袋和配饰,并将收入中的相当一部分投入公益事业。2017 年 10 月,英国奢侈品牌 Burberry 旗下基金会 Burberry Foundation 宣布与 Elvis & Kresse 建立为期五年的合作伙伴关系,携手对皮革废料进行循环再利用。(《华丽志》报道回顾:皮革废料也能制成奢侈品,Burberry 旗下基金会与环保奢侈品公司 Elvis&Kresse 签署五年合作协议

主持:余燕,华丽志创始人 & 橙湾大学校长


01

创办 Elvis & Kresse,见证过去十年可持续时尚的发展

一年前,《华丽志》曾报道英国奢侈品牌 Burberry 与 Elvis & Kresse 签订协议,合作将 Burberry 的皮革废料进行循环再利用,制成一系列高端的时尚配饰和家居用品。在中国,关于“可持续时尚”话题的热度尚不算太高,但是这条新闻却激发了读者的强烈兴趣,一家奢侈品公司与一家创业公司的合作让他们看到了可持续时尚的更多可能。首先,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创办 Elvis & Kresse 的初衷?

Kresse Wesling:我们在2005年创办了这家公司,因为我们发现在英国,每年有数亿吨的废料送往垃圾填埋场,这令人不可思议。我们去了很多垃圾填埋场,想看看这些废料到底是什么样子。消防软管是我在填埋场见到的第一批废料,真是太美了。但如果软管有一点损坏,或者到了安全寿命,那么就只能丢弃不用。

在我们看来,这些精美的材料被扔掉实在是可惜。尤其是当我们开始研究材料时,我们发现奢侈品牌 Louis Vuitton Goyard 在产品中都会用到类似材料,而消防软管所使用的材料其实比它们更昂贵。我们意识到自己发现了极好的原材料,并且是免费的,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它们重焕新生。

我们把消防软管改造成新的手袋和配饰,将出售这些商品所获利润的一半捐赠给和消防员福利机构。简单来讲就是“用消防软管来保护消防员”,我认为这种方式在整个奢侈品行业都是比较超前和具有挑战性的。

我想说下智能设计(Intelligent Design)。智能设计在我们看来,需要在方方面面都做好,不仅仅是设计产品,还包括经营公司和考虑整个供应链。更为重要的是,你做的每个商业决定都要基于一条准则——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为子孙后代造福。创业只为赚钱并不难,难的是通过创业解决重要的问题。

我曾经在中国住过很长时间,香港六年,北京一年。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敬重祖先,关爱后代。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故事会在中国引起共鸣的原因。

可持续时尚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过去十几年,你认为可持续时尚经历了怎样的演变?

Kresse Wesling:十多年前,很多品牌在环保方面的举措仅仅限于节约用水量,或者减少包装滥用,这些的确很重要,但还远远不够。过去十年间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品牌的核心价值观开始发生改变,他们开始关注原材料的使用以及原材料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在于,公众开始逐渐认识到一个事实:时尚产业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污染产业,仅次于石油化工。消费者在驱动这一改变,社交媒体的发展为公众了解真相提供了更多途径。当公众意识到这些事实后,自然会对自己的决定产生影响,会去质疑那些边角废料该怎么处理。

我们和 Burberry 合作的契机在于,我们从2010年就开始关注处理生产皮革制品产生的边角废料。Burberry 希望能够解决品牌的皮革废料问题,而我们是这个领域的革新者,最终促成了合作。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每年有80万吨皮革废料被送去填埋场。皮革造成的浪费非常大,比如一张牛皮,(品牌)只需要用到一部分,剩下的边角料只能扔掉;再比如生产汽车仪表盘,通常有一半的皮料是被丢弃的。

在认识到这样的事实之后,我和 Elvis 非常沮丧,决定启动皮革项目,我们的系统可以将边角料转换成一个个组件,然后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制成大小形状各异的皮革素材,而且我们改造出来的皮革素材能比普通皮革拥有更大的尺寸。比如我们刚刚为美国纳什维尔 (Nashville) 的一家酒店制作了一面皮制墙,长34英尺,高8英尺。

02

Elvis & Kresse 的系统如何运作?

让可持续时尚能够健康发展,必须拥有一套完善的运营系统,过去十年来,你们如何让这个非常创新的复杂系统运作起来,包括从收集废料到生产,上市再到市场推广等?

Kresse Wesling第一,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收集,自己生产。这也是我们的不同之处,我们从来不外包,因为外包意味着你用一种“剥削”的方式让别人来做,这与我们“生产美丽的东西”是不相符合的;

第二,我们走出了伦敦。公司在伦敦成立,但是因为我们收集废料需要很大的空间,而伦敦地价太贵。我们在肯特 (Kent) 以很低的租金租下了一大片空间,那里有很多带牲口棚的牧场;

第三,我们做的很多事都是创新。我们用的所有设备都不是市面上现有的,比如我们对缝纫机进行了调试和改良,自己设计了清洗设备。我认为,我们与传统奢侈品公司不同之处就在于,传统奢侈品行业总是遵循既有的模式来做所有的事,所以他们先画草图,然后去找材料,至于会有什么后果并不在意。我们则是相反:收集废料,对其进行检查和分析,了解它的属性,然后基于自己的设计,试着发掘废料背后的真正价值。因此可以说我们的方式完全背离传统流程。

第四,我们寻求长期、透明的合作关系。我们有一家开放的工作室,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过来,几乎没有什么秘密。所以如果你问我目前我们从 Burberry 那里收集了多少边角余料,我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不到6吨。我们的账目也是透明的,我们希望确保所有的合作伙伴都知道我们是如何经营的,包括合作的慈善机构。

你们所有的流程都是公司内部完成,这样的成本应该不低。那么,你们是如何确保盈利,从而能够实践把利润的一半捐赠给慈善机构的承诺?

Kresse Wesling:我们自2005年创立以来,每年都是盈利的。我在香港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风投公司,我知道一家公司的发展需要健康的现金流。对我们来说,现金流是充足的,因为我们以废物为材料,这些都是免费的,和传统的奢侈品公司相比,我们是不需要采购原材料的。

实际上我们还拥有一项“不公平”优势(unfair advantage)。很多时候驱使消费者购买我们产品的动力,是产品背后的故事。而我们不需要有精心构思的市场营销活动,不需要说服消费者去购买。我认为在奢侈品行业,我们拥有最好的故事,这也是消费者选择我们的原因

另外我们会将部分利润所得捐赠给合作的慈善机构,其中一半捐赠给英国消防业。英国有6.6万名消防人员,他们和他们的家属都会发推文,相当于在为我们免费宣传。所以我们并没有相关的营销预算,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有人为我们主动“推广”,这在整个行业中是比较特别的。

03 

从小众走向大众

从很多维度看,Elvis & Kresse 所做的事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模式。但为什么去做这件事的人依然不多?

Kresse Wesling:我们从公司创立以来就是收集伦敦的消防软管,将它们改造成手袋等。后来我们发现美国有很多皮具公司开始效仿我们,包括欧洲有一家公司在 kickstarter 网站上发起众筹,也是直接用我们官网的图片。

但我们其实是受宠若惊的,因为凭我们自己的能力,目前只能收集伦敦的消防管,还不能收集全世界的,很开心有更多人愿意加入进来。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你开始创业,不再只是身处时尚产业,而是在整个商业生态中。我认为时尚创业的失败率会更高,有的人会有非常不错的创意理念,但是他们没有现金流的概念,最后导致创业失败。我比较幸运的是我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合作伙伴。

我们现在所做的事——就是尽快改变世界。十年前,美国前副总统戈尔(Al Gore)曾说过,我们有十年的时间去拯救地球,但现在我们尚未完成。从这点来说,我们拯救地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们寻求其他合作伙伴的原因之一是,比起单干,通过与其它公司合作,我们能够更快地解决问题。我认为初创公司必须想清楚一点:你的目标是什么。对我们来说,我们并没有试图打造一个时尚帝国,我们只是希望解决材料问题,避免大灾难来临,这意味着我们必须与他人合作、加快速度

你们是如何对外宣传的? 是否希望让更多其他地方的人们知道你们?

Kresse Wesling:我们会做很多活动,比如快闪活动,我们的工作室会向公众开放。我把自己的手机号公布在网站上,每天我都能接到各种电话。

公共关系方面,对于一家小公司来说,将50%的利润捐给慈善机构,让我们结识了媒体圈的很多朋友,和本地媒体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们也一直追踪我们的动向。

另外与 Burberry 合作也让我们受益良多,合作扩大了我们的声量。大概两个月前有报道说 Burberry 销毁了近 2900 万英镑的商品(详见《华丽志》报道:过去一年销毁了价值 2860万英镑的商品!Burberry股东质问:为何不卖给我们?)。当时CEO 的回应是:“别担心,我们与 Elvis&Kresse 合作。”显然与 Burberry 合作增加了我们的曝光度。

当然我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但更多是了解我们的商业模式和产生的影响力,而不仅是产品。

04

从风险投资到创业

在你看来,你在风投机构(VC)工作的背景对于创业有什么影响?你认为一个创业公司的团队是否需要有不同领域的人才?

Kresse Wesling:我从VC的工作中学到了两件事情。一是如何经营生意,一是我发现自己真的不喜欢在一个没有道德准则的环境中工作。

第二个问题非常好。很少有人能够具备创业所需要的所有技能,你需要做的是认清自己的差距在哪,并试着找到能够弥补你缺陷的人。当然不是所有的合作关系都能奏效,如果你还未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也要继续前行,直到找到对的合作伙伴,联合创始人或投资人。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到任何事都能自己来做的人。

你的事业选择对你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哪些影响?你会更擅长循环利用吗?

Kresse Wesling:对我生活方式的影响是很大的。比如我很少买东西,如果买我会买好的,并且用很久。我今天身上穿的这条DKNY的裙子是我在风投公司上班的第一周买的,到现在已经穿了20年了,而且穿着频率很高。此外我很少旅游,我不开车,出行用公共交通,我们家不制造垃圾,会把食物垃圾制成堆肥。我想很少有人会在自己的家里或公司建造污水处理设备,但我们有。不过最大的影响我觉得是每天晚上我会很快安然入睡。这是一种没有罪恶感的生活方式,让我感觉很好。

05

下一个十年

未来十年有什么计划?

Kresse Wesling:我们已经解决了伦敦消防软管的问题,每年伦敦有3~10吨的消防软管被丢弃或销毁。这是我们花费五年时间解决的第一个大问题。不过相对来说这还只是个小问题,比较容易处理。未来十年,我们瞄准了全球80万吨的皮革废料

所以未来你们将把重心放在皮革废料上?

Kresse Wesling:是的,直到我们真正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列了一个“问题清单”,要知道全球仍有数亿吨的垃圾没有被妥善处理。

未来会开设实体店吗?

Kresse Wesling:当下的零售环境让我们感到畏惧。目前我们的业务有70%都来自线上——自有网站。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来我们的工作室参观,因为这样能够更深入了解我们在做的事,也能促进传播。


10月20~21日,Elvis & Kresse 将与可持续时尚和生活方式资讯品牌  TWYG 在香港上环 Mahka Building 举办线下快闪活动,报名及了解活动更多信息请移步:https://thetwyg.net/

丨图片来源:华丽志,Elvis & Kresse 官网

丨责任编辑:Maier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