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漂绿”还是真变革?环保先锋 adidas 的可持续道路依旧漫长


前不久,《华丽志》曾报道,德国运动用品巨头 adidas(阿迪达斯)宣布推出第二代可100%反复回收利用的Futurecraft Loop 运动鞋,除了对第一代鞋子的性能进行了升级外,依然保证了100%的可回收性。(详见《华丽志》报道:adidas 推出第二代可100%反复回收利用的高性能环保跑鞋 Futurecraft Loop

而随着千禧一代(1983-2000出生的)消费者对可持续和环保的愈加重视,不仅是 adidas,其他许多运动品牌也在不断为之努力,以满足年轻一代消费者的绿色需求。根据市场调查机构 Nielsen 2017年的一份研究显示,有85%的千禧一代认为企业开展环保项目“极其重要”。

今年5月,adidas的最大竞争对手、美国体育用品巨头Nike(耐克)发布了一份致力于材料循环使用的设计指南,该指南提出产品循环再生设计的十大准则,涉及原材料,可再生性,减少废料,可降解性,绿色化工,翻新,灵活性,耐用性,再生包装以及商业模式创新方面;12月初,美国运动品牌 Reebok(锐步)宣布推出首款采用植物原料生产的高性能跑鞋“Forever Floatride Grow”(详见《华丽志》:Nike 发布可持续设计指南:公布材料循环再生十大准则Reebok 推出首款植物基运动鞋,环保同时兼顾高性能

但是,根据法国运动休闲行业协会 Sport and Cycle Union的总代表 Virgile Caillet称,在实际消费过程中,“环保”却并不是最关键的消费驱动因素,鞋子的舒适型价格性能依然是驱动顾客消费的最重要因素。

而据估计,第二代Futurecraft Loop 运动鞋的价位将在200至300欧元每双(约合1555至2330元人民币),产量也可能只有几千双——相比adidas的4亿双年产量,这简直是“九牛一毛”。

因此有人质疑,Futurecraft Loop会不会其实是adidas的一种“漂绿(Greenwashing)”行为。漂绿,即一家公司、政府或是组织以某些行为或行动宣示自身对环境保护的付出,但与实际行动并不相符,只是虚张声势的环保宣传。

对此,adidas 的商业模式战略总监 David Quass 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予以否认,他表示,“这并非漂绿。虽然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一点,但是这是真真切切的生产工艺的改变。”

至于 Futurecraft Loop 成功的关键在于能否量产,能否向大众市场普及。 adidas 未来技术创新高级经理 Dharan Kirupanantham 此前曾表示,“我们的想法是让可持续时尚更普及。无论我们做什么,如果它不能向大众市场普及,那就没有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

Dharan Kirupanantham 表示:“每一项新技术都面临着规模扩张方面的挑战。我认为循环经济的独特之处在于,只有当消费者把产品买回家,才能推动企业扩大规模。我们真正需要解决的是:回收产品时的物流问题,以及与消费者的互动问题。”

目前,Futurecraft Loop鞋子仍处于测试阶段,仅在世界主要城市限量发售,由200名意见领袖体验并进行反馈。预计将于2021年正式面向大众市场推出。

在最近几年里,adidas一直是体育用品行业内的环保积极分子。去年8月,adidas宣布,计划到2024年前停止使用全新塑料而仅使用再生塑料为原料进行生产,以提高其供应链的环保水平和可持续性;今年1月,adidas与海洋公益组织 Parley for the Oceans联手为美国职业冰球联盟全明星赛推出 adizero Authentic Pro x Parley 生态型环保球衣

今年7月初,adidas联手英国设计师品牌 Stella McCartney,推出两款可持续概念服装——100%可循环面料连帽衫 Infinite Hoodie 和生物纤维网球裙 Biofabric Tennis Dress;今年11月,adidas还与增强现实技术(AR)科技公司 eyecandylab 合作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 adidas 旗舰店启动了一个试点项目,用 AR 技术打造沉浸式体验,宣传 adidas 的海洋塑料回收计划

据统计,仅在2018年,adidas就利用回收塑料生产了500多万双运动鞋,帮助回收了大量海洋塑料垃圾,以及沙滩塑料垃圾。adidas 计划今年将这一数字提高至1100多万双。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

然而,adidas今年11月却宣布,将关闭其位于德国安斯巴赫市和美国亚他兰大市的两家高科技“机器人”工厂——Speedfactory(详见《华丽志》:adidas 将关闭德国和美国的“机器人”工厂,回归亚洲生产供应商)。

这一消息使得一些业内人士对 adidas的可持续和环保承诺和宣传产生了质疑。咨询公司Accenture的时尚专家Samah Habib认为,“关闭机器人工厂肯定会影响adidas的碳足迹,这一举措与品牌最近几年的宣传背道而驰。”

尽管 adidas 并未解释为何关闭这两家机器人工厂,其全球运营负责人 Martin Shankland 曾表示:“机器人工厂帮助公司提升了在创新生产方面的专长,如果将这些专业技能应用于亚洲工厂,会更富有经济性和灵活性。”因此,此次关闭两家机器人工厂可能主要是因为高昂的成本,以及生产品类方面的局限性。

adidas 的大部分生产仍然依靠中国和越南等国家的代工厂,尽管近些年亚洲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但是相比欧美,仍具有很强的“经济性”。同时,adidas 还表示,除了生产运动鞋之外,亚洲的两家供应商还将利用 Speedfactory 相关技术生产其他品类,充分发挥技术的高效率优势,扩大生产范围。

丨消息来源:法新社、《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 图片来源:adidas官网

丨责任编辑:江帆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