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资生堂集团或出售 Laura Mercier、Bare Minerals 等北美彩妆业务

市场传闻称,日本美妆巨头资生堂集团(Shiseido Group)正考虑出售旗下部分北美彩妆业务。

多个业内消息源表示,资生堂考虑出售的品牌包括:Bare Minerals、Laura Mercier 和 Buxom。集团发言人表示:“根据公司政策,我们对市场传言或猜测不予置评。”

资生堂旗下的部分彩妆品牌近年来的发展并不顺利,尤其是 Bare Minerals。2010年,资生堂集团以17亿美元收购了 Bare Minerals 和 Buxom 的母公司 Bare Escentuals,但这部分业务一直表现不佳。

2016年,资生堂集团收购了彩妆品牌 Laura Mercier 和奢侈护肤品牌 ReVive,并于2017年将 ReVive 出售给私募基金 Tengram Capital Partners。(详见《华丽志》:资生堂收购彩妆品牌 Laura Mercier 和奢侈护肤品牌 ReVive,出价估约2.6亿美元私募基金 Tengram从资生堂美国公司手中收购奢华护肤品牌 RéVive

受新冠疫情冲击,资生堂集团2020财年销售额和营业利润下降,加上员工休假补偿、门店柜台和工厂的维护成本,全年净亏损总计116.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2亿元)

尽管集团通过关闭亏损的精品店重组了 BareMinerals 品牌,并为清洁护肤品牌 Drunk Elephant 加强了营销,但美洲市场销售额还是下降了25.7%至914.1亿日元。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出售彩妆业务有助于资生堂集团更好的专注于护肤品品类。今年早些时候,资生堂集团将旗下包括丝蓓绮(TSUBAKI)、珊珂(SENKA)”等大众品牌在内的个人护理业务出售给欧洲私募投资巨头 CVC Capital Partners,并表示未来将把业务重点聚焦高端护肤品类,目标在2030年前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头号公司。(详见《华丽志》:资生堂集团将水之密语,丝蓓绮等大众品牌出售给私募基金 CVC,将专注高端护肤品类

资生堂集团希望,截至2023年,护肤品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比例,从2019年的60%上升到80%,集团经营利润达到1500亿日元。资生堂集团总裁鱼谷雅彦(Masahiko Uotani)曾直言:“是成为 P&G(宝洁)、联合利华(Unilever)?还是成为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资生堂(Shiseido)选择雅诗兰黛。”(详见《华丽志》:资生堂集团总裁:“成为宝洁还是雅诗兰黛?我们选择雅诗兰黛”

此外,还有传闻称,资生堂有意出售其持有的美国奢侈美妆电商 Violet Grey 的股份,Farfetch 是潜在买家。2018年,资生堂对 Violet Grey 进行少数股权投资,以增强自身的电商业务,业内人士估计当时的投资金额在500万到 1000万美元之间。(详见《华丽志》:美国加州奢侈美妆电商 Violet Grey 获资生堂集团的少数股权投资

就在4月28日,资生堂宣布与意大利奢侈品牌 Dolce & Gabbana 的香水授权合作将于今年12月31日结束。资生堂表示,本次变动是双方之间“战略性协定”的结果,且该决策将影响除了法国之外的所有市场。据悉,法国当地的授权合作是否取消,还需根据法国当地的劳工法,跟当地员工协商后决定。

2016年,资生堂与 Dolce & Gabbana 达成合作,负责后者香水及美妆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据资生堂预计,预计对截止2021年12月的财年造成350亿日元的损失。有消息称,结束与 Dolce & Gabbana 有利于资生堂集团进一步提高欧洲市场业绩。

据悉,双方还在探讨合作的可能,至少在截至2022年2月的未来一年内,资生堂将继续生产和销售 Dolce & Gabbana 的产品。

上图:资生堂美洲市场产品组合

疫情影响之下,不少大型美妆集团选择调整业务规模,关闭或出售经营不善的品牌,例如 Estée Lauder Cos(雅诗兰黛集团)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关闭彩妆品牌 Becca 以及奢华护肤品牌 Rodin Olio Lusso;L’Oréal (欧莱雅集团)在2020年关闭了美容仪品牌 Clarisonic。

相关报道,详见《华丽志》:

注:当前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元

丨消息来源:Cosmetics Business、日经、《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资生堂官网

丨责任编辑: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