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中国设计师集体发声-华丽盛典“设计师圆桌论坛”重磅干货完全记录


2015年11月27日,“华丽志|赫斯特全球时尚投资与创新论坛” “InnoBrand2015华丽集品牌创新大赛”在北京瑰丽酒店(Rosewood Beijing)圆满举行,开创性地让消费领域的资深投资专家、高端品牌零售商、新锐品牌创始人、独立设计师、艺术家等各界精英齐聚一堂。

5场主题演讲、10场圆桌论坛、3场对话,全天A、B两个会场不间断上演商业智慧和创新思维的巅峰碰撞。我们将陆续用最精粹的文字为您呈现重磅嘉宾的精彩分享。

作为此次华丽盛典的压轴大戏,五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杰出中国设计师现身说法,生动揭示了中国设计师品牌的发展历程,分享了自己独特的设计和商业理念,阐述了对外部资本的态度。

(5)

圆桌论坛:中国设计师品牌发展之路
主持人:冷雨璇
论坛嘉宾:陈野槐、高杨、谢锋、Masha Ma、王培沂、华丽志创始人 余燕(依座次从左至右)

leng yuxuan

冷雨璇:感谢华丽志组织这样一场活动,请到我们平时看上去不善言谈的设计师们和大家探讨这个行业发展。我希望从谢锋老师开始,因为谢锋老师是在座各位的前辈,也是中国设计界泰斗级人物,谢锋老师的品牌已经第16年了,也是作为我们中国时尚品牌的成功代表,成功上市。

希望问谢锋老师,您在在十几年的设计历程中您看到市场环境的变化。另外,您从个人品牌到上市,有什么最深的感受,可能在中间会经历过什么样的过程?

QQ图片20151208182821

谢锋:从80年代大学毕业成为设计师,做品牌已有十几年,所以我经历了中国30年时尚的发展。当年我大学留校的时候带着设计专业的学生去深圳实习,在工厂一看到给老外加工的蕾丝内衣还有粉红色的大家都很吃惊,这就是中国30年前的时尚。

那时候觉得做老师有些“误人子弟”,所以决定出国去读书。2000年我回国刚开始做服装时,我的衣服很不好卖,销售人员和我说原因是:衣服扣子太低了,里面的衣服全都看得到;裤子太瘦,大家里面很难穿毛裤,这就是2000年的时候。

从2000年到今天才16年,中国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巨变,我特别能体会设计师,特别是今天在座的优秀设计师的欢欣、痛苦和劳累,这是我们跟其他企业最不同的地方。

今天我们应该对对设计师心怀敬意,这也是吉芬公司最大的特点。所以我们投钱做双丰网络—未来设计师与传统企业结合的聚点,特点在于我们开发了一个“边走边卖”技术,使用最新的互动视频技术。大家都知道走秀的时候只有三四百人参加,今后通过手机能扩大这个群体,这次我们实验就是两万人可以直接在走秀的时候订货,看到心仪作品能直接在手机上“收藏”,等秀结束后可以看到“收藏”的所有衣服的价格、销售地点,这种模式就导致了今后的订货无需中间商参与。

现在无论欧洲还是中国,所有的代理商都面临着巨大的鸿沟。互联网崛起后,代理商的日子越来越苦。为什么中国的时装周与国外的有很大区别,是因为国外时装周是商业环节,而中国时装周属于先头环节,不能对人们的生活起到改变。从2000年回国后,我觉得中国未来肯定是世界第五大时装周。互联网崛起后,中国失去了时装周订货机制肯定会失去很多,双丰出现后,让我看到中国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未来完全有可能不是中间商订货,而是由消费者主导。未来实现在巴黎走秀中国订货是完全有可能的。

(1)

设计师经营企业实际上是非常痛苦的过程。我觉得设计师经营企业就是一个完全精神分裂的过程,所以设计师应该更单纯化,非常单纯的做好自己的创意,生产应该让传统企业做。

正因为我是做企业过来的,我非常了解做企业的辛苦,设计师创意的重要性。现在传统企业的日子很难过,一大批优秀的传统企业却面临倒闭,为什么倒闭?就是因为他们与时代脱离了。时代是谁在引领?就是这些设计师。所以如果在这个平台上企业可以生产,设计师可以创作,既能保证质量又能引领时代,这是好的。

冷雨璇:下面想问下高杨和 Masha MA。其实他们两位很有意思,很国际化。Masha MA曾在英国生活学习,在巴黎做秀,现在在中国及海外发展市场。高杨走遍了欧洲、亚洲,各地求学,现在已经把品牌发展到了全球8个国家。

不管是从时尚评论还是消费者角度,你们都是酷一点类型的设计师。可能有些作品也会比较的不那么柔和,或者不那么容易被市场接受。面对创意和市场需求之间会觉得有矛盾吗?或者说你觉得有什么样的沟通方式吗?

 masha ma

Masha MA:穿毛裤的问题不光是二十年前的问题,正像前卫的设计与大众接受能力一样,可能都还是现在我们依然面临的问题。我的观点是每个人都可以作为一个设计师,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品牌。很多设计师和品牌中间其实是有蛮大的差距。这个差距就是刚才主持人说的怎么去调和平衡,

你的设计开始,到你的终端,到你的生产,整个环节和链,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过程。单独对设计的要求,其实并不见得能达到到最后你想要所有组合的效果。至少凭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觉得进入零售市场是一个很大的磨炼,我自己学到很多东西。我觉得这些经验是靠集成/买手店或靠欧洲市场学不到的。

设计师面临的很多问题往往不是设计上的。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所有人的信息接收方式和速度,吸收的很快,抛弃的也很快。以前可能一场秀做完后大众要很久才知道,现在可能同步看到,但同样忘记和选新的速度也会加快,我觉得是双刃剑。

以上这些导致了一个问题就是谁来主导?到底什么是真正适合中国人的风格与潮流?什么是中国时装真正的定义?我相信幸运的话能通过几代人把这些完整的定义下来。

中国发展速度很快,没有国外那么成熟,但同时也创造了一些机会。中国的百货店,因为它没有所谓买手概念,又关卡重重,设计师品牌很难进入。现在由于百货店人流下降及销售模式陈旧,反而向我们这一代的设计师张开双臂,希望我们进去后,带来新的客源,改变百货零售业中比较沉闷的现状,同时有希望重新拯救品牌的老龄化问题。

今天在座各位每个人设计都是很强的,这个已经不是问题了。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或者作为一个品牌讨论设计这一点,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讲不需要讨论,一定是每个人设计都有他所擅长的好处,才会做到这一点现在。后面真正的问题是,怎么样去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比如跟国家现有产业整合、资源的共享、战略性合作及模式的注入,如资本的注入。

总而言之,不能以单纯的设计来作为导向,我真的是这样认为。我认为作为一名设计师应该是纯洁简单的,不应该是复杂的。但是做一个品牌是很复杂的,有很多不能省略掉的步骤,从生产到销售等所有环节,没有办法通过科技去省略掉,因为很难合并。所以希望能够像谢锋老师这样成功的企业走在前面,能够帮助像我们这样的设计师,去铺垫一些更可行的路径,找到适合中国的发展速度,以及中国新生代人群新的战略性合作。

同时我们这一代人的十字架可能没有那么沉重,我们没有那么多需要去解释中国元素,去解释中国的定位。同样的像90后我觉得他们对成功也没有那么大的渴望,他可能希望能够活的更好,相信他如果能在淘宝做生意,是不会去上班的,他希望自己能够更好的掌控自己的时间,他喜欢美食,喜欢音乐,喜欢电影。其实这代消费特质已经和前几代消费特质完全不同了。所以也希望从互联网的这个角度,找出能够更适合不同的渠道,做一些精彩的适合中国的,有开创性的,历史性的讲解。

gao yang

高杨:因为刚才主持人说到设计师的风格,会不会太风格化了没法儿穿。但是你记住了我,对吗?你们记住了SIMONGAO,你们记住了Masha MA,其他的做成衣的设计师我相信也会有很多,但是我们从根儿上来剖析时装的属性,它就是文化延伸的产品、是品牌定位,和形象传播。

就像现在SIMONGAO在8个国家销售,他们其实都认同SIMONGAO风格,我们现在这一代设计师就需要一种无国界的设计语言。什么叫无国界的?你作为设计师要去到不同国家,生活在不同国家,看到他们穿什么,才能做一名无国界的设计师。

现在所说的“民族的是世界的”,就一定是吗?不一定!你问老外,傣族、黎族的元素是什么?他不知道。无国界的设计语言是什么?是你走遍了全世界以后,把所有的设计语言融合到一起的。所以我用这么一种风格打动了你,打动了全世界。

创意和商业永远是打架的,这个在设计师品牌成立之初,每一季都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是怎么解决呢?我们现在找到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起初的时候由我这个复合型的创意人才,然后把所有的概念理念做出来,然后下面还有很多设计师,要给他们一定的空间和指令,让他们去做想做的事情,然后把你的这些东西给延展开来,去做一些商业化的创作。

做产品需要一个纯粹的设计师,保持初心,先完成你的情怀,才能做商业上的操作。谢锋老师的问题我也解决了,如何保持我一个设计师的纯粹?交给别人做嘛,包括我一个很好的合伙人会帮我。团队是干吗用的?团队就是帮你做好每一个零点数据然后再整合。我希望能用这种方法,用我的风格打动你,然后其他的东西,像金字塔尖下面的部分交给公司其他设计师们去做,这样的话你才能做到不分裂。你不分裂,企业就不会倒。

冷雨璇:台上的还有两位非常国际化的设计师:陈野槐在美国旅居了很长时间后回到中国开展事业,她的作品成为中国政商界很多非常杰出的女性的选择。王培沂也是我十几年的朋友,我们是看着他从中国走向世界,获得了非常多市场的好评,基本上中国所有的女明星,包括很多男明星也都是王培沂的客人。

所以我也想问问陈野槐和王培沂,在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发展期,从设计师个人品牌到成为知名品牌,你们有什么样的心得?你们觉得需要什么样的合伙人,需要什么样的媒体和社会,甚至是市场的支持,才能让一个设计师完成品牌发展?

chen yehuai

陈野槐:每个设计师对于设计、时尚都有特别不同的理解,我自己也是。在北京上学的时候就想着要到美国去留学,梦想有一天去为好莱坞明星们设计礼服。索非亚罗兰写的《女人与美》这本书对我触动特别大,现在发现一直让我走设计之路的最大驱动力,就是怎么让女性变美?所以我是一个唯美型的设计师。

这么多年美国的设计生活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就是深刻理解了服装设计的社会性

服装是什么?是一个人在社会上扮演角色的一部分,其实不能说道具,跟他本人的个性是一样的。所以我的概念是做衣服不像化妆品一样止于外表,我要做营养品,要你吃到里面去,然后再散发出来,为什么?因为我希望我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之后,她能够感受到力量,能够感受到这个衣服给她带来思想上的变化。所以这一直是我的哲学思想。我们高级定制客户群体跨度非常大,从小朋友到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到七八十岁的老奶奶都有。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特讲究的人,对自己要求蛮高的人。所以跟她们一起合作的时候,我是亲眼看到了服装作为营养品的作用,它真的是滋养心灵的东西。我觉得我的客人穿了我设计的衣服后改变了她的人生观,这给我非常大的成就感。

社会性是什么?我在美国大部分时间在做晚礼服,给很多好莱坞明星做红毯礼服,也算是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这期间我发现美国还是一个蛮保守的社会,这和欧洲不太一样,它对审美有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比如Ralph Lauren就特别代表美国白人主义精神,它的审美观其实就是上流社会遵从的一个审美观。这个市场规律有时真是不可避免的,你要理解它,要做一个好的设计师你必须理解它。这个其实就是服装的社会性。我在纽约做设计师时还是很成功的,我为那家美国公司设计的衣服经常是爆款,有的现在还在卖。为什么呢?因为我有极简主义的思想,这是中国人的智慧。

2009年回国后,经常有人采访问道,陈野槐你在国内创业,碰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我觉得像谢锋老师说的,你怎么左脑、右脑搞在一起搞一个企业。我没有高杨那么幸运,一开始就有一个合伙人,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合伙人。但是我觉得我们中国人都挺厉害,都够聪明,所以搞得定两件事情。

顺便说一下,我发现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审美观的问题,这个真的不是在责怪我们的消费者。但是我勇敢的说一句,审美观非常糟糕,尤其是在高端人群里面,甚至在文化界、艺术界,我今天得罪了很多人。反而年轻一代会好很多。

我还是一个挺有社会责任感的设计师。从美国回到国内确实是想为我们中国人做些事情,为人民服务,能够让中国女性堂而皇之的走在世界舞台上,不被人家忽视。美国对中国女性有一种程式化的观点,一想到中国女性绝对不会想到你是漂亮的。我就有志跟大家一起来改变这一点。

在风格上,我不去追求特别个性化的,我喜欢的就是很唯美的东西,由于从小练书法,所以对比例廓形特别的在意,衣服就是要美。对消费者来说,她可以穿Masha MA的衣服,SIMON GAO的衣服,也可以穿我的衣服,这对同一个人来说不冲突。如果参加正式场合的活动,她是不可以过于个性化的。因为你必须要尊重这个场合有一定约定俗成的社会习俗,这就是唯美的衣服存在的合理性

未来,我们要开始做二线品牌,年轻化的,以及将来我们还要做一个大众的品牌。我们就是想要用同样的观念,唯美营养品的观念,把时尚滋养到大家的心里面去,让每个人都变得漂亮。

wang peiyi

王培沂:聊到设计师成长发展之路,下个月我们会在北京做一个大型活动。回头想想这十年过来是很不容易了。作为设计师来讲,最擅长的可能还是更感性的一些思维,所以你可能对设计会过于专注,但是对于公司的运营,以及别的杂七杂八的事情确实不太擅长。

我觉得一个设计师在成长的过程中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合伙伙伴,帮助去打理的话真的很幸运。但是确实很多设计师并不一定这样幸运,所以很多人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摸爬滚打。当初自己选择创业的时候想去看中国的或者国外的设计师的成功的案例可以去参考,但是我其实没有找到一个对我来说特别有帮助的。

早期国内消费者是没有设计师这个概念的,可能有的连国外的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国内的设计师。从前几年开始,国内市场较以前也发展了很多,对消费者的影响越来越大,而且其实像很多年以前,传统时尚媒体开始关注设计师,开始给予一些支持,也开始引导消费者。我觉得早期还是传统媒体做了很多贡献。

这些年来讲,我觉得就像大家说的,每个人都会说设计师未来的道路基本上是光明的。但是我觉得大部分挺坎坷的。我们先不说国际上是否真的能有中国设计师更大的席位。其实我自己一直觉得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还是想扎根中国这个市场。

当然对整个中国市场乃至全球的影响更多的是需要一个设计师群体,集合所有人的力量,群体慢慢壮大后,才能真正的让设计师对大众带来真正的影响。

冷雨璇:在座的设计师除了才华,还是蛮有情怀的。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聚分享,台下有很多金融投资界的朋友。而台上这几位优秀的设计师,更大程度上来讲他们是创意人,创作人。如何能把这两者之间的生态链打通可能是大家都关注的问题。在国外设计师品牌和资本之间也有各种不同的关系。不少知名品牌基本上是设计师自己和他的家族来控股的,也有的是财团来控股,设计师的角色就像品牌CEO。

如果有外部资本的存在,请问台上各位,在你们的品牌发展之路上,希不希望有这样的合伙人在?然后你觉得是要自己控股,还是为了财务安全,可以把控股权交给投资机构?

(4)

陈野槐:我当然不会反对资本的。因为我认为我们是主流的品牌,不是个性化和小众品牌,将来的发展包括我们想做的二步、三步肯定需要资本的大力支持,所以非常欢迎资本的介入。而恰恰今年我们已经引入了外部投资。

高杨:我们欢迎投资机构前来洽谈。SIMONGAO其实是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完成了五年计划。我们得益于有一个好的团队,所以投资的话看团队,团队是否有PR,市场,销售,甚至质检,还有其他的一些人。

品牌虽小但是五脏要全。SIMONGAO明年会推出副线,还有更多的合作系列。现在SIMONGAO有很多合作系列,像我们赞助商有奔驰,沙宣等等一线大牌。其实我认为这是设计师打开自己眼界的很好办法,就是跟不同的企业做文化上的嫁接。

比如接下来我会通过真人秀打开大众市场,前一段时间我上了综艺节目《偶像来了》,我发现群众的力量是不可以忽视的,也更加坚定了我去做年轻副线的计划。因为这样,我的微博已经爆了。短短的一期节目,现在到今天为止收到私信几千条。因为我是试水,并没有得益于上真人秀后变得多风光多开心,但是这个市场模型已经建立了,已经在那儿了,接下来我会尝试更多的类似面对互联网大众形式,先娱乐大众,然后再销售产品。明年就是这个计划,后年还有计划。明年来分享的时候再说。

谢锋:作为第一家上市的中国设计师品牌,我们拥有高于市场平均的毛利率和净利率,资本回报是很好的,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现在我们还志存高远。因为我觉得我走过这些年,有义务为未来的设计师做更好的平台,所以我们正在募集资金做一个新的商业模式。

Masha Ma:其实我跟高杨也谈过新一代设计师怎么把娱乐和时尚结合。我们两个都参加真人秀节目了,我觉得我们还要针对大陆市场做一些项目和活动,可能会引入一些资源一起去操作。

我们的天使轮已经完成,来自国外基金,不是国内的。我们现在一个主要的战略合作是开拓中国的零售市场,嫁接了一些他们的地产资源。我们现在在准备A轮,也是希望嫁接更好的国内外的资金、资源,能够把这个平台做的更完整,渠道和供应链做的更丰富。2017年左右可能会加入男装线。后面也希望有一天能够进入一个完整的品牌规划。无论是进入到化妆品、香水、还是更完善的产品线。基本上这是我们目前在中国以及全世界的发展方向。

王培沂:我觉得其实对于任何人来讲想把品牌做大还是需要资本的介入,对于我个人来讲当然也是一样。现在我们也接洽了一些,当然希望通过一些外部的力量把自己的品牌做的更大。

华丽志创始人 余燕:我觉得从中国的资本市场来说,其实也是一个经历消费升级的过程。

之前资本更多关注大众消费品。而设计师品牌是可以引领潮流,能建立长期存在的品牌资产,实际上投资设计师很大一块是投资无形资产,不同于投资像超市,百货这样的有形资产,也不是可以快速扩张的大众化的东西。当投资人们经历了消费升级过程的洗礼,会意识到很多设计师品牌是值得投资的,而且值得长期投资下去。我相信很多品牌都是想做百年品牌的,这样相比一个网络游戏,相比一个APP,其实它的生命力和长期价值应该是更大的。

华丽盛典

(责任编辑:Tina Huang)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