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 胜诉获赔400万美元,美国二手奢侈品电商 WGACA 被判商标侵权、虚假关联等四项罪名成立

刘隽 2024-02-07 20:50

法国奢侈品公司香奈儿(Chanel)于2018年3月首次对美国二手奢侈品电商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下文简称WGACA)提起诉讼,指控后者构成了商标侵权、虚假关联、不正当竞争以及虚假广告行为。当时,香奈儿声称,WGACA 不仅出售了假冒香奈儿商品,且“超越常规地打着香奈儿的旗号”试图误导消费者相信两家公司之间存在关联,而实际上双方没有任何关系。此外,香奈儿还明确表示拒绝了 WGACA 提出的签订正式合作关系的请求,并表示品牌已经对该平台出售的二手商品进行了鉴定。

今年1月9日,这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在六年后再次开庭审理。经过近一个月的审理,纽约联邦法院终于给出了正式结论:原告香奈儿在本轮审判中胜诉

陪审团在所有四项指控上一致投票支持香奈儿,他们裁定香奈儿在商标侵权、虚假关联、不正当竞争以及虚假广告四项指控中胜诉,并获得赔偿400万美元。香奈儿将在庭审后提交的诉状中考虑追加非法定损害赔偿

香奈儿发言人在判决后发表的声明中表示:“香奈儿对这一判决表示欢迎,这表明香奈儿坚定不移地致力于保护消费者及其品牌,反对一切虚假联想、商标侵权和假冒以及虚假广告。这些侵权行为伤害了消费者,也损害了香奈儿的商誉和品牌,因为它们很可能使公众对所购买的香奈儿品牌商品的性质产生混淆。”

香奈儿在声明中继续说道:“二手平台如果能以透明的方式销售香奈儿品牌商品,并与执法部门和香奈儿合作,将有助于打击假冒行为。”

WGACA方面,坚持自己的立场,认为自己没有任何不当行为。WGACA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 Seth Weisser 在判决后表示:“我们对今天的判决感到无比失望;然而,案件并没有结束,法院尚未听取判决后的动议”。

香奈儿与 WGACA 的纠纷并未结束,接下来,审判将对非法定损害进行评估

对于售假的指控,Seth Weisser坚称,WGACA从未出售过假冒商品。“WGACA一直有严格的鉴定程序,在公司历史上从未出售过非正品或假冒产品。今天的判决与是否售假无关,而是与 WGACA 出售在香奈儿数据库中作废序列号关联的产品有关。如果无法进入该数据库,转售行业将无法得知这些序列号的状态。我们将继续坚持百分之百的真品保证”。

本案中,WGACA认为,香奈儿的诉讼目的是试图阻止其产品的合法转售,而且 WGACA 使用香奈儿商标仅仅是为了识别其产品,并没有声称与香奈儿有任何从属或赞助关系。

在本轮庭审的整个过程中,一些关键证据被反复提及,如:

  • 2012年从香奈儿意大利 Renato Corti 工厂失窃的3万多个序列号中,有 13 个正是 WGACA出售的手袋的序列号,而这些序列号在失窃后已被作废。
  • 一款由 WGACA 出售的手袋上的序列号17744200与香奈儿内部 Orli 软件系统中对同一序列号的描述不符。
  • 双方还就779件香奈儿物品(如托盘、镜子和纸巾盒)发生冲突,WGACA 出售了这些物品,而香奈儿的律师团队坚持认为这些物品是“道具”或展示材料,从未被授权出售。

在诉讼过程中,代表香奈儿的律师之一、Sheppard Mullin Richter and Hamilton 合伙人 Theodore Max表示,WGACA 在2016年至 2022年期间售出了价值9000万美元的二手香奈儿商品。《华丽志》2月7日在 WGACA官网看到在售的香奈儿二手商品数量是988个,其中售价最高的是价值19万美元的限量冲浪板。

2月2日,WGACA在香奈儿之前进行了结案陈词。WGACA的辩护律师 Yale Galanter 重申了他的观点,“这是一个关于大卫与歌利亚的案件(指圣经中弱者与强者对抗的故事)。”

他认为,香奈儿不喜欢 WGACA的发展,因此想通过打击转售商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他还声称,香奈儿联系了 Dillard’s、Gap、Banana Republic 和 Van Maur(这些公司都与香奈儿有香水和美容商品的交易),“告知他们停止与 WGACA 的业务往来”。

就香奈儿指控 WGACA“虚假关联”,Yale Galanter表示:“没有一个走进法庭的人会对这两家公司之间的任何关联感到困惑,香奈儿的顾客是多么‘老练’。”他引用了关键证人、香奈儿法国公司总经理 Joyce Green的证词。当被问及自2020 年11月以来,她是否接触过任何来自顾客或零售商的困惑信息时,Joyce Green回答说:”没有类似的情况”。

香奈儿的另一位核心证人、香奈儿执行运营总监 Joseph Bravo的证词也被双方剖析,他曾三次前往纽约出庭。他表示,在 WGACA仓库照片上看到的香奈儿手袋上印有拉链制造商 Lampo 名字的拉链不是真品。Joseph Bravo还表示,包的形状不规则,拉链的拉头、商标的字体大小、包的颜色和缝线都不对。Yale Galanter提醒陪审团 Joseph Bravo拒绝用尺子测量包,声称尺子不准确。

在香奈儿的结案陈词中,其委托律师、Sheppard Mullin Richter & Hampton 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 Dylan Price一再声称 WGACA 出售了假包。

他表示,WGACA 出售的手袋上的序列号已经作废。香奈儿用于跟踪手袋生产、质量控制和分销的内部 Orli 系统只提到序列号已作废,这表明任何带有这些序列号的商品都是假冒商品

他还提到了 WGACA 是如何销售经过修理、翻新和重新上色的香奈儿商品的。Dylan Price指出,这种翻新在日本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而 WGACA 80% 以上的手袋都来自日本(根据 WGACA 首席执行官 Seth Weisser的证词)。

另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涉及香奈儿证词中提到的未被赠予或出售的779件物品,包括塑料托盘和纸巾盒。Dylan Price提到了 Chanel员工之前的证词,其中强调这些物品是 “道具”,从不赠送或出售,因此构成侵权。WGACA 提供了从香港供应商处购买这些物品的发票,并表示这些物品可能是由香奈儿或商店员工转手出售

此外,香奈儿的律师反复提到 WGACA 在印刷广告、电子邮件、社交媒体帖子中 “故意 “使用 Chanel商标,比如他展示了多个 WGACA 在帖子中使用香奈儿旧广告和秀场照片的例子,以及以 “Chanel “为显著名称的印刷广告

关于该案件的更多回溯细节,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Chanel 如何鉴伪防伪?品牌高管最新的法庭证词透露了重要细节

本案以外,香奈儿在奢侈品转售领域的另一项重大诉讼也是始于2018年,被告是 The RealReal,目前这一案件仍在进行中。诉讼内容大致与 WGACA相同,包括 The RealReal 是否能保证香奈儿产品的真实性。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 两年官司难分难解,Chanel 与美国二手奢侈品网站 The RealReal 同意进行庭外调解

丨消息来源:Fashionlaw

丨图片来源:Chanel官网

丨责任编辑:Le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