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刊销售不理想,康泰纳仕集团谋划大幅削减出版人数量


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全球纸媒行业都处于低迷时期。大部分出版商都已经意识到,未来数字媒体是大势所趋。康泰纳仕(Condé Nast)等时尚出版巨头都相继宣布改革计划,促进旗下数字媒体的发展。

对于时尚杂志来说,每年 9月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月份,九月刊的销售额是全年销售的关键。然而,据业内消息,今年九月刊的销售不尽如人意。

QQ截图20160826172248

和许多传统出版商一样,康泰纳仕开始从纸媒业务逐渐向数字媒体转移,这将涉及到削减成本,以及人事变动。据悉管理层计划按杂志类别对出版人重新分类,将出版人数量从 13人减少到 6人左右

康泰纳仕的竞争对手,Hearst(赫斯特)和 Time Inc(时代)也在着手改革,两家公司开展了一项资源共享活动 – 建立一个中心枢纽,同一批工作人员负责不同的杂志,过去几年,这项活动帮助他们降低了总成本。

有传言指出,康泰纳仕将于 10月开始整改,其它传言则认为可能会更早,大约在美国劳工节(9月第一个星期一)前后。不过具体时间还是很难猜测,因为康泰纳仕通常会在最后一刻才做决定。比如,数年前就有传言称康泰纳仕将关闭旗下男性杂志《Details》,而直到去年该公司才终于做出决定。(详见《华丽志》:“康泰纳仕还会关掉几本杂志?”)

虽然各种猜测很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康泰纳仕削减成本势在必行。有消息指出,公司团队可能会按照时尚,美容,美食,旅游,家居和男性来分类。这种方式和 Time Inc. 近期的重组类似。

康泰纳仕效仿赫斯特的出版人模式 – 让更多的资深出版人负责不同杂志。比如说,Pam Drucker Mann 负责 Food Innovation Group(由美食杂志《Bon Appétit》、《Epicurious》、一家网络博客以及一家品牌内容工作室组成的新公司);Susan Plagemann 负责《Vogue》和《Teen Vogue》业务;《Glamour》的首席营收官兼出版人 Connie Anne Phillips 同时负责《Self》的业务,而《Glamour》新任营收总监 Beth Lusko-Gunderman 因粗暴的管理风格引起了不满。

在经历了艰难的一年后,《Glamour》迫切希望能尽快反弹。《Glamour》之于康泰纳仕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有一种形象的说法是:“如果《Glamour》感冒了,公司其它杂志就会染上流感。”

接下来的几个月,对于《Glamour》以及 Connie Anne Phillips 和 Cindi Leive(总编)来说都很重要。11月,《Glamour》的重要活动 Women of The Year 将扩大规模,举办地也从纽约迁至洛杉矶

上个月,有报道指出 Glamour 正在进行重组,包括裁员,精简业务以及削减硬件设施等

无论如何,康泰纳仕对于数字化销售的重视以及新销售渠道的开发,对于那些无法实现业务多样化的出版人而言,都是不好的预兆。

(消息来源:美国网站 WWD 和 BOF)

(图片来源:Condé Nast 官网)

(责任编辑:朱若愚)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