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尴尬的时装周”东京时装周是怎样在困境中突破创新的?


在全球所有主要时装周中开始时间最晚、设计师很难获得订单、本地年轻人不关注时尚、对即秀即买反应迟缓、不少常客品牌移师其他城市办秀 …  都是 2016亚马逊东京时装周遭遇的窘境,堪称“最尴尬的时装周”。一些设计师们在接受 Fashionsnap 采访时甚至表示,时装周期间,焦躁、郁闷、生气等情绪时常爆发。

虽然开头“艰难”,过程中门庭冷落,国际媒体曝光稀少,但回顾本届东京时装周,依然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详见《华丽志》此前报道:“门庭冷落的东京时装周依然有亮点可寻:传统与创新,手工与人文关怀 ”)继续参加东京时装周的常规品牌的风格也一改往常,大有要与国际“四大时装周”品牌正面较量的势头。

除了秀场上的服装和设计师本人,今年的东京时装周还能以与往常不同的视角和地点看秀——东京街头。除两个主会场外,设计师们还选择在能传达自己“世界观”的场所办秀,如 Live House、教堂、地下停车场、公园、马路等。伴随着脚步的移动,会惊叹“原来有这样的地方”,而在习以为常的街头见到最流行的时装时,也会感叹街头变得更有魅力。

本次最为人称道的是街头时尚胜地——原宿 Tonchan 大街举办的 KOCHE 时装秀。

koche

在知名原宿街头摄影师 Shito Rei 的镜头中,原宿街头,穿着精致手工“街头装”的模特,在买手店、饮料店等店铺林立的街上走过,帅气十足。展现了设计师 Christelle Kocher 想把巴黎和东京街头相混的意图。尤其是最后,40位模特手拿提灯集体亮相,宛如电影或电视剧的场景,让人切身感受到时尚与街头相撞所产生的效果。

时装周最后一天,在因修整而关闭的宫下公园中举办了一系列闭幕大秀。以涉谷街景和山手线为背景,举办了 4场秀。一直以 Tokyo New Age 团体一员发表系列的 AKIKOAOKIKEISUKEYOSHIDA 两个品牌,一改往日风格,变得更成熟,表明品牌独立后,想进一步成长的决心。

上述两个品牌设计者的老师坂部三樹郎的品牌 MIKIOSAKABE,从前两季开始,就在向与“欧洲时装”一较高下的方向发展。以“没有时代感才是时代感”这一主题,坂部三樹郎本季的作品融合了70~90年代的各种风格。秀一开始,挂在起重机上的灯被点亮,公园变身 T台。同在宫下公园办秀的还有与坂部三樹郎管理 coconogako 时装学院的山县良和,或许能再次感受四年前的两人合作的“writtenafterwards”秀的盛景。

设计师三原康裕个人品牌 MIHARA YASUHIRO 的新产品线 Nehanne MIHARA YASUHIRO 则选在文化服装学院的地下停车场办秀。设计师本季选用日本传统的大麻布,将其与街头文化相融合。之所以创立新的产品线,是为了让“现代的日本人学习历史和传统,重新认识自己的国家。”将来,新品牌所用的核心面料便是大麻布。

nehenne

“为发掘和支持新设计师”,当红潮牌 VETEMENTS 创始人兼创意总监 Demna Gvasalia 的前合伙人 Helena Lumelsky 也于 FASHION PORT NEW EAST 环节,在宫下公园发表了新品牌 Lena Lumelsky 的2017春夏系列。

本次时装周正值 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文化项目启动,举办了各式活动。其中之一便是 Culture Vision Japan,活动内容的一部分有关时尚,各领域的创意人士和意见领袖相邻而坐,讨论未来的趋势。

80年代,经济高度发展的日本翻修东京街头,音乐、艺术等各种文化蓬勃发展。东京时装周也是于 1985年开始,作为时装周举办地之一,涩谷也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如今,东京街头会再次变样,会衍生怎样的文化也是当下的热门话题。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时装周也是一种交易场,一个将优秀时装和商业相连接的场所。时装周散发的创新力,会给这座城市的时尚商业市场带来多大的影响,尚有待观望。

(图片来源:东京时装周官网)

(责任编辑:LeZhi)

2016尾图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