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志》特别报道:从三家热门的“冷僻”酒店,看奢华旅行的终极追求:与世隔绝,享受寂寞


对于那些想要远离喧嚣,又不差钱的旅客来说,一趟安静的旅途比金子还珍贵,而如果能真正做到“与世隔绝、离群索居”则更是求之不得!

那么问题来了:隐居式旅行(isolation)会成为奢华旅游业中的下一个大热点么?

《华丽志》带你深入三家热门的“冷僻酒店:位于芬兰拉普兰的奈林姆旷野酒店、爱沙尼亚穆胡岛上的帕达斯特庄园、以及位于加拿大纽芬兰的福戈岛酒店。

这三家酒店的共同点在于:地理位置偏僻,但客房价格与奢华酒店无异,堪称“隐居式旅行”的代表。

安缦(Aman)首席运营官Roland Fasel认为会的,他说:“对于那些见闻过世间万象的人来说,卸下平日生活里的压力,或是体验一次与世隔绝的生活算是奢侈一把了。”Fasel还说:“现如今,旅客想要从旅行中获得与现实生活完全不同的体验,而旅行地点往往越简单越好。”

“现代化的世外桃源”

位于芬兰拉普兰的奈林姆旷野酒店(Wilderness Hotel Nellim)是一家家族式酒店。酒店销售主管Milla Nissi表示:“对于生活在大城市的旅客来说,隐居式旅行更显奢侈——无需考虑忙碌的日常生活,只需闭上眼睛享受周围的平和与宁静。奈林姆(Nellim)就是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让旅客远离一切喧嚣,同时还能提供高质量的住宿环境和服务。”

nosto-nellim

在芬兰拉普兰地区,一年中约有200个夜晚,或者说每隔一个晴朗的夜晚,都能见到北极光。奈利姆(Nellim)村位于拉普兰北部的伊纳利(Inari)湖畔,那里有着拉普兰最为美丽的风景。奈利姆旷野酒店的“极光泡泡加热舱(Aurora bubbles)”是观赏北极光的好地方。供游客过夜的泡泡舱内设有双人床和生态型厕所。

Nellim_Aurora-Bubble_5

Nellim_Aurora-Bubble_4

不过紧随而来的难题是:尽管已经与外界隔离,但大多数高阶旅客还是离不开无线网络,以及其他物质享受。Henna Konu是东芬兰大学旅游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兼项目经理,她认同隐居式旅行正逐渐变成奢侈旅行的一种形式,但她也强调:“为了能让高阶旅客买账,服务链需要更加完善,服务水平还要更高级。”

虽然少数偏远的度假村提供直升机停机坪,帮助时间有限的旅客节省时间(这就算是高级服务),但大部分游客想要到达这些与世隔绝的地方还得花上好几个小时。虽然旅途漫长,而且还要换乘海陆空各种交通工具,但这也是通往此类世外桃源的必经之路。

奈林姆旷野酒店(平均房晚500欧元,8月至来年4月期间设有“极光套餐”——3晚4日,1200欧元/人)的所有客房都配有一间带淋浴的私人浴室,部分客房配备有一台电视、设备齐全的厨房和桑拿浴室。酒店的所有公共区域均设有免费无线网络。

酒店员工会为有需要额宾客安排爱斯基摩犬拉雪橇游、雪地摩托游、夜间徒步旅行和驯鹿农场观光游等活动。此外,酒店附近还有越野滑雪道。酒店可出租独木舟、划艇和滑雪板。酒店的夏季餐厅提供传统的芬兰美食和萨米特色佳肴。

简化旅行者的选择

隐居式旅行的远不只体现在距离上。在爱沙尼亚帕达斯特庄园(Pädaste Manor)老板Martin Breuer看来,“去远方旅行还能让你远离繁忙的日常生活。这种旅行方式能放慢你的生活节奏,不用在各种选择题上纠结”。

Muhumaa,P‰daste mıis, 09.12.2008

帕达斯特庄园坐落于爱沙尼亚的穆胡群岛(Muhu Islands)上,这里曾是“苏共时期的疗养胜地”。这家全球小型奢侈酒店联盟(SLH,Small and Luxury Hotels)的成员酒店曾是俄罗斯前首富、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阿布拉莫维奇每年都来的“御用”度假地;在冬季,人们只有从结冰的波罗的海上穿过才能抵达这里。虽然位置偏僻,不过也许正因如此,这座酒店吸引了忠实的国际客户。他们追求幽静的氛围、贴心的服务和精致的美食;最为重要的体验便是水疗中心。这间水疗中心拥有烧木柴的桑拿房,客人可以坐在木质海水热浴盆里俯瞰海湾的景色——从窗户望出去有且只有的一道绝美风景。

目前,帕达斯特庄园普通客房的平均房晚为590欧元,套房平均房晚为1279欧元

3696326173-bec5bfac6b-b_

事实上,正如《选择的悖论(The Paradox of Choice)》书中所写,日常生活中的“选择困难”是造成焦虑的主因。“选择困难”简直像噪音污染一样恼人。大多数放松休息的地方都安置在偏远、安静的地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Mia Kyricos的咨询公司专攻养生、待客、旅游和生活方式品牌,Kyricos说:“过去,奢侈指的是酒店里柔软的浴袍和舒适的床单,但在当今聒噪的世界里,宁静、隐居和个人空间才是奢侈的真正定义。”

“有荒原,就有希望”

“有荒原,就有希望。”Paul Theroux在《瓦尔登湖》里感叹道。许多人终其一生地追寻“在远方”,无不是希望走到天和海的尽头;抵达尽头,方能感受最真实的自由。加拿大纽芬兰省的福戈岛(Fogo Island)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欧洲中世纪的学者曾经认为地球是平的,有四个边角,其中一个边角便是位于福戈岛的布瑞斯顿角(Brimstone Head)。

hero1-main-w257

福戈岛是加拿大东部格林兰岛最边缘的一个小岛,交通极为不便,从距离最近的大陆城市 Harifax 出发,也要两天才能到,途中需要搭乘飞机,汽车、渡轮等各种交通工具,是真正的“世界尽头”。福戈岛酒店(Fogo Island Inn)便建在这座荒凉的小岛上。

福戈岛酒店的推广文案中,你能看到“到千里之外,体验原始的幸福(miles and miles of blissful nothingness)”的slogan。

酒店的女主人/创始Zita Cobb就出生在这座小岛之上,在 IT行业累积了亿万财富之后,她回到故乡,花了10年时间建造了这家酒店。酒店一共有29 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有无尽的海景,和手工制作的家具。“我们全年开业,岛上没有淡旺季,我们其实有16个季节,不过太多了人也记不住,所以我们就总结成了七个季节。”Zita介绍说。

“十二月一日到一月二十八,冬天,宜庆祝节日。

三月一日到三月,从格陵兰岛漂来浮冰,宜探险。

四月一日到五月三十一,春,宜复苏。

六月一日到六月三十日,捕鱼,宜收获。

六月一日到八月三十一日,夏,宜婚礼与歌唱。

九月一日至十月三十日,浆果季,宜出外采摘。

十一月一日至十一月三十日,风季,宜感受四面八方而来的大风。”

Fogo Island Inn, Newfoundland, Canada

HotTub-w270

人人都能待客。在福戈岛酒店,为宾客们提供礼宾服务的都是当地岛民;岛民不收小费。小费是可以用另外一种更有尊严的方式来给的(酒店收入的15%分配给各个岛民主人),不用把人的关系降低为交易关系。“我更喜欢用‘host’这个词,像主人一样欢迎客自远方来。”Zita介绍岛上礼宾的概念,“全岛有2706个居民,酒店建成以后,岛民家家都分得了股份,他们每一个人都在酒店里住了一夜,因为这个酒店是他们的。你随便在岛上走走,总有岛民在修渔船或者干什么别的手工,他们总会停下手里的活,邀请你过来坐坐。” 此外,酒店的WIFI 密码是 “Welcome Home”, 但在岛民们看来——为什么设密码,用得着吗?

福戈岛酒店平均房晚1684美元,套房须即时询价。

in-between3-w275  SocialEnterprise1-w272

酒店的大厨Murray McDonald喜欢岛上新鲜的食材,和不同的季节与自然环境带给他的无限灵感。

Zita在打造酒店的同时,还建立了shorefast基金会,开始了小岛的改造运动。她邀请建筑师Todd Saunders在岛上各处兴建引人注目的现代主义工作室,让福戈岛艺术组织能邀请艺术家们来驻扎访问。各具特色的现代艺术工作室散落在陡峭的岩石之上,四周环绕着海洋,青霜以及绿草。其中最出名的”长工作室”(Long Studio)一半立于陆地,一半立于海洋,外部是深沉的黑色,内部则是明亮的白色。许多被Zita Cobb邀请来的艺术家的工作坊和居住小屋,都分散在酒店附近。

芬兰的奈林姆酒店对发展隐居式旅行的需求也愈发强烈,并开展了“祈求宁静(Silence, Please)”的旅行宣传活动。他们的灵感或许来源于东芬兰大学的研究。十多年来,东芬兰大学的学者一直在研究如何将人烟稀少的安静地区转变成旅游资源。

安缦集团的Fasel总结到:“那些位于偏远地区的旅游地区会给人一种逃避现实的感觉,也会让人感到心神宁静……这些因素在现今的快节奏生活中很受人们的追捧。因此,我们的旅客能够真正从繁忙中切换出来,沉浸到美丽的景色中,让心灵得到放松。”

一位旅行作家Alan Bouton 说过一句话,“我旅行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自己带来了”。 有时候,旅行是为了逃离自己。来到一个荒原上,你得愿意向大自然投降,把自己完完全全交出去。

| 图片来源:visitfinland.com、fogoislandinn.ca、padaste.ee

| 责任编辑:LeZhi

橙湾尾图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