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装周的最后一天,8位设计师品牌创始人和《华丽志》分享了设计以外的商业思考


当《华丽志》的内容研究团队奔走于上海时装周的各个展会、秀场、Showroom,和最值得关注的新一代中国本土设计师、亦是年轻的品牌创始人们交流中,对品牌商业经营的学习、对大众市场消费习惯的了解欲望都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让我们一起听听他们在设计以外的商业思考,并期待他们更快的获得市场的认可。

王陶(Taoray Wang):品牌需要的不仅是有品质的设计,更需要一种服务精神

新一代中国时尚品牌需要具有什么特质?这个问题我没有去多想,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设计师,我觉得任何一个品牌在能够成为一个很好的品牌之前,它必须要具备品牌的 DNA,而且有非常过硬的品质,能够真正地服务到他的客户。觉得品牌需要的不仅是有品质的设计,更需要一种服务精神。

我们的品牌在今年开始受到的关注度是非常大的,而且是全球方面的关注。我们每天都能接到很多客户询问订单,有的来自迪拜、科威特等中东地区,有的来自挪威等北欧国家,还有摩纳哥的客户。我觉得很多客人都希望从线上下订单。

我们在供应链上的瓶颈还是很大的,因为很多要用到的面料都是意大利的。我想可能不仅是我一家,中国的供应链不适合做那种特别高级的衣服。

我自己做设计的,我觉得如果可以有价值观念相同,又能够在生产方便能够分担掉我的负担的合作伙伴那是我最最需要的。另外,我也需要一个好的团队。

王海震(HAIZHEN WANG):新一代中国设计师品牌要能做到自我表现和个性特征的区别化

我认为新一代中国设计师品牌要能做到自我表现和个性特征的区别化,需要有很强的品牌形象。

我们品牌遇到的挑战是区域销售拓展的问题,怎样和志同道合的人合作开展,怎样资源合作化。我们最需要改善的是品牌内部管理问题。我们最需要支持的是供应链。

刘彦君(JUNNE):JUNNE 能野蛮成长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在产品和供应方面基础扎实

我认为新一代中国设计师品牌要区别于那些传统的以市场为导向的经典品牌。新兴的品牌要以极致的个人主张和喜好为导向,慢慢渗透、影响市场的时尚风向,还需要具有轻资本,反应灵活等特点。

JUNNE 是一个相当独特的存在。我们主打针织类垂直单品,将针织的元素用强烈的差异性表现出来。同时又因为针织是个技术壁垒很高的品类,所以 JUNNE 很容易在短时间受到大众的关注。

JUNNE 品牌成立到现今只有 19个月,这期间,JUNNE 在产品、市场、团队、公关方面都在野蛮的生长,每季的订单也是呈数倍增长。 我们当下最大的挑战是在产品上,由于针织的技术壁垒过高,所以每一季以最大的可能性做出我们心中梦想的作品是我们一直的目标。JUNNE 能野蛮成长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在产品和供应方面基础扎实。我们基于扎实的内功更需要时间让我们稳定渠道、稳定团队,并慢慢遇到志同道合和欣赏 JUNNE 的伙伴们一同为 JUNNE 打造它在中国时尚中的一席之地。

朱威特(Vmajor):最大的挑战是整个团队的组建需要加强,渠道模式需要创新

新一代中国时尚品牌应该有忠于自我的身份定位以及清晰独特的产品和视觉表达。我们的品牌在符合自身的供应链、渠道拓展和品牌辨识度上有一定的优势,并不随波逐流。当然我们还在进步的过程中,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一年中,我们开始尝试在海外的拓展和发布。在澳大利亚时装周,我们发布了最新 18早春系列,并在日本和纽约开始尝试 Showroom 的运作。

我们当下遇到最大的挑战是整个团队的组建需要加强,渠道模式需要创新。单一的买手模式在中国内地对我们的品牌来说还是有一定的瓶颈,对我们的资金链和生产周期都是很大的挑战。

当品牌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其实资金、合伙人、团队、供应链、线上和线下的渠道,这些因素都需要全方位的加强。但就像处对象一样,最终还是要与合适的、和自己价值理念方向一致的伙伴合作,才能事半功倍,反之亦然。对此我们永远敞开怀抱但是同时也非常的谨慎,最终还是要把自身的产品加强。

张帅(ZHANG SHUAI):最需要的支持就是打假

中国新一代设计师品牌应该具备什么特征?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去多观察一下市场,做一些别人没有见过的东西,有自己的特点。我就是这么做的。我做了大概十几年的化妆造型师,见过很多的衣服。在工作过程中,我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希望能做出一些不同的东西,例如很少见的颜色等。但是这一点可能很难,特别是在中国,能配合新品牌和新设计师的工厂非常少,但我们尽力去做到特别。

我觉得自己突破我自己就好了。我们当下遇到的最大挑战就是假货,所以我最需要的支持就是打假。

徐一卫(ALL COMES FROM NOTHING):渠道的成熟就变成了现在的当务之急

我认为新一代中国时尚品牌是具有国际化审美的,不拘泥于地域限制和传统认知。我认为我的品牌也是在这一点上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过去的一年,我的品牌的最大的成功和突破是,找到了配合品牌调性的供应链,打通了上下游。

我们当下遇到的最大挑战是,怎样让品牌在规模上有一个质的变化。

在品牌发展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渠道的拓展。因为产品的风格和定位逐渐走向成熟,所以渠道的成熟就变成了现在的当务之急。

吉承(JI CHENG):我们每年都会着重在产品的新工艺上进行较大的调整和研发

我认为新一代中国时尚品牌要具有鲜明的识别性。

我们在产品开发、电商、产品跨界合作上面都有突出的表现。每年,我们都会着重在产品的新工艺上进行较大的调整和研发。在新工艺的诞生的初期阶段,总是伴随些许多失败和挑战。设计师品牌在发展中付出的艰辛很多时候是常人难以想像的,所幸至少在工艺研发中的大部分想法最终都得到了实现。

在品牌发展中,各个环节的力量都是密不可分的,团队以及线上线下渠道的配合。除此以外,更重要的是产品,好的产品和质量是至关重要的。

高杨(SIMONGAO):行业内的资本一起去面对复杂的产业链

新一代中国时尚品牌应具有当代风貌,有传承但必须创新,可以多维度地思考并呈现符合当代消费者需求的产品. SIMONGAO 力求打造自信、有力量感的东方女性,让设计在适用于她们的同时致力把无国界的时装语言融入其中,让东方魅力世界化。

很开心过去一年在市场呈现疲态的情况下,SIMONGAO 还能在业绩上有所提升。但是如何能在当前纷杂的市场环境下给大家呈现有新鲜感的产品就是最大的挑战。

设计师品牌能进行正确的商业化管理是最好的。优选能满足产品升级的供应链一直是品牌的诉求,当然能有好的合作伙伴和同行会是很幸运的一件事,这点上我们倾向于行业内的资本一起去面对复杂的产业链。

|图片来源:品牌官方

|责任编辑:Elisa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