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美容服务行业两大新模式:单一服务美容吧 vs.按需预约上门服务app

发表于 2017-01-06

全球美容服务行业目前出现了两大新兴商业模式:

1)专业从事某一两个专项的单一服务“美容吧”实体连锁店

2)提供按需预约上门服务的手机app

单一服务美容吧

以往提供全套服务的美容沙龙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因为享受这类服务需要耗费大量时间。今天的快节奏生活让女性更倾向利用零星时间去享受放松,比如:上班前去专业吹风造型工作室 Drybar 打理下发型、午间抽空去激光美容工作室 Skin Laundry 花15分钟做一次美容、或者是下班后到互联网天然染护发品牌 Madison Reed 设在线下的染发沙龙花 45分钟完成发根补色。(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私募基金Roark 收购 Drybar少数股权,这家美发沙龙只做一件事:吹头发!”)

在美国各大主要城市,化妆、美容、激光美容、化学换肤、染发、染发补色、种植睫毛、吹风造型等专项美容吧正在迅速兴起,并且向周边市场扩张。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服务省时、费用合理,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青睐。

drybar-scottsdale-quarter2-1024x683

按需美容服务供应商

通过手机 app 按需提供按上门美容服务的供应商让女性随心选择接受美容服务的地点。这其中的佼佼者是上门美容服务供应商 Glamsquad。(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让上门美发美容服务更专业可靠!Glamsquad 完成1500万美元 B轮融资”)

究竟哪一种模式更有潜力争夺市场份额、顺应消费者心理,成为了目前金融家和风险投资人的热议话题。

GLAMSQUAD Offers Free Headshots in LA at Siren Studios

案例分析

美国风险投资公司 Forerunner Ventures 创始人 Kirsten Green 表示,更看好以速度取胜的单一服务供应商。该公司的投资项目包括:Warby Parker, Hotel Tonight, Dollar Shave Club, Glossier, Outdoor Voices 和 Draper James。她认为,尽管上述两类模式效率都很高,但以 Glamsquad为代表的上门美容服务,只能针对需求密集的市场,才能维持客源。美容吧和快速美容服务的优势在于市场前景广阔,Kirsten Green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健康的商业模式,具备吸引力。

尽管,皮肤美容理疗工作室的客流无法与 Drybar 这样的吹风造型吧相比,但一位客人每周到店做一次激光或光学美容是完全可能实现的。(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单一服务模式在美容行业怎么玩?细看 Skin Laundry 的创新打法”

landscape-1428418592-hbz-skin-laundry-index

Kirsten Green 认为对于这类美容吧来说,定位、价格和便利程度是最重要的三项成功因素。她坚信这类快速美容服务能转化为更高的销售收入。

Madison Reed 是最新加入美容吧行列的企业,公司创始人 Amy Errett 将她的品牌从线上拓展到了地面实体门店。1月12日,Madison Reed 染发沙龙在纽约熨斗区19街正式开业。发根补色费用为 45美元,营业时间(早8点~晚8点)。该染发沙龙将应用公司今秋在网站上推出的专业配色技术Madi。客户上传自拍照片后,Madi 将提供各种发色的配色建议。(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美发行业的颠覆者:互联网染护发公司 Madison Reed 再融资1610万美元”)

Madison-Reed

化学换肤美容吧 BeautyRx Peel Bar 的专营快速换肤去死皮业务。公司的创始人 Dr .Neal Schultz 2014年首先在美妆专营店 Butterfly Beauty 开设了第一个美容吧,随后又在6家 Saks Fifth Avenue百货内开设了游击店,目前在美妆服务沙龙 Blushington 开设了Peel Bar 固定服务点。

客户到店只需花费 55美元的价格就能享受创始人研发的 40%浓度乙醇酸果脱皮换肤服务,如果到 Schultz设在上东区的办公室进行治疗,同样的项目收费要增加三倍多。据公司总裁 Stuart Schultz介绍,明年,BeautyRx Peel Bar将增设更多服务点。

7e7e6c29f64d9ddd4685b747d4c40ce0

专业面部美容吧 Heyday 目前在纽约熨斗区和 Tribeca 均设有网点,公司创始人Michael Pollak介绍,他们的服务不在于“快速”,而是让专业护肤服务更亲民。传统的水疗中心一般设有2~3个面部美容区,而在 Heyday 熨斗区的美容吧里有8个这样的操作台,充分提升了工作效率。据悉,2017年,Heyday将在纽约再设新店。

large_heyday-facial-nomad-2

与此同时,大量提供按需服务的手机app 应用在最近五年蓬勃兴起,其中的典型代表是:Zeel Massage, The Ritualist, Glamsquad, Vênsette 和 Colour。

Glamsquad 作为该行业的先锋企业,目前已融资 2400万美元,搭建了线上造型师平台,方便客户在家即可预定上门服务的吹风、化妆、美甲服务。

相似之处

尽管这类按需供应商与前文提到的美容吧在商业模式上不同,但在服务上相似性很强:

服务专业性

两类美容服务供应商都体现出极强的专科专业优势( Glamsquad 除外,该平台提供造型、化妆、美甲等各类美容服务)。

费用

两类经营模式在价格方面都具有竞争力:

DrybarGlamsquad 提供的吹风造型服务价差仅为8.25美元:前者收费45美元加上20%的小费总计54美元;后者收费50美元加上20%的消费和税总计62.25美元。

收费较高的上门美容服务供应商 Vênsette 吹风造型费用 100美元,VIP高级服务费用 150美元。传统沙龙内的费用相当,一般为40~45美元不等,高级造型师收费100美元以上。

上门按摩服务供应商 Zeel 提供的60分钟瑞典式上门按摩收费 130美元,加上18%的消费和税,总计159.25美元。传统水疗品牌Exhale Spa 60分钟的按摩收费在140~155美元之间,Bliss 的全身按摩收费160美元。如果对比每分钟的收费,Bliss 每小时收费为128美元,仅仅比 Zeel 上门按摩服务便宜了2美元。

zeel_massage_on_demand

Heyday 美容吧在收费方面略不同,走的是亲民路线。一次面部美容的服务费相比纽约很多水疗中心的面部美容每小时高达 150美元或更高的费用(最高可达250~300美元)要便宜40%左右。Heyday 50分钟的面部美容收费 95美元,而专业祛痘美容品牌 Mario Badescu 的经典欧式面部美容收费仅为65美元,比前者还是便宜了40%。

总体而言,从服务和收费来看,两个商业模式呈现了很大的相似之处,但如果考虑单体经济和间接费用等因素,情况就不同了。美容吧相比上门服务供应商,拥有固定的服务场所,而后者通常因为路上的通勤时间影响了服务效率

两类商业模式服务的客户群体有重合。比如一位 Drybar的客户可能因为时间安排问题选择通过 Glamsquad 享受上门服务。

尽管两类美容服务供应商的利润前景难分伯仲,但私募基金 Maveron 的普通合伙人 Rebecca Kaden 认为,按需上门服务模式或许面临更大挑战,因为利润太低。她认为,现在评价这种商业模式是否是可持续,尚为时过早。

Threadstone董事总经理 Ilya Seglin 有不同意见,她认为,美容吧需要大量零售空间,迫于租金压力,必须考虑在沙龙里销售相关产品;而上门服务供应商就没有这样的成本压力。

hygiene-870763_960_720

两者均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优劣势,只是吸引客户的策略不同。可能同一位消费者会在不同时间段都选择这两类服务供应商。Ilya Seglin 预测,未来这两类模式或能整合归一。

这就像知名互联网眼镜品牌 Warby Parker 和互联网男装品牌Bonobos 都创办于线上,但随后未来品牌发展都选择了扩张线下零售、批发业务,线上的美容服务供应商也将经历这个过程。

在这样的前提下,Ilya Seglin认为,美容服务初创公司最佳的发展方案是,首先开发一款方便用户可以同时预约上门在家服务或是到实体沙龙享受服务的 app。这些企业无论是以有机增长的形式还是兼并的形式发展,在未来几年内都将经历变革,最终可能都不得不选择提供全套服务的发展路线

(信息来源:美国网站 WWD)

(图片来源:品牌官网、免费图片网站pixabay)

(责任编辑:LeZhi)

标签:,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