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志海外设计师专访】日本设计师志镰英明:从原宿买手店店长,到自创品牌 COTD


2011年,原本在日本原宿街区担任买手店店长的志镰英明(Hideaki Shikama)创立了名为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COTD)的独立设计师品牌。这之前,志镰英明从全球上千个品牌中选择了八十多个品牌,源源不断地采购产品供给原宿店铺,在此之后,COTD 的衣服逐渐被各大买手店带到世界各地。

COTD 的设计从反主流文化入手,巧妙地拼接出充满街头艺术感的成衣之作。2018年,一款用英国奢侈品牌 Burberry 经典风衣重构的 COTD Trench Coat 成功“出圈”,让 COTD 为更多人所知,也让“古着”、“解构”成为品牌最为鲜明的标签。事实上,品牌首件以 Burberry 二手风衣为材料制作的服装诞生于 2016 年,是为原宿 International Gallery Beams 打造的限定产品。

我们希望能发现被忽视的材质,以此为基础进行再设计。在设计环节,我们会考虑产品的可实现度、品牌风格契合度、市场需求等,比如 Trench Coat(风衣),当时没人关注也不流行,而二手 Burberry Trench Coat 在古着市场极易入手,所以就想试着重制一下”,志镰英明说道。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2018-19 秋冬

当我们深度去了解品牌之时,发现了它与街头潮流、墨西哥文化、嘻哈音乐等元素之间的诸多联结,而这些元素与志镰英明的生活方式和个人经历密不可分。

志镰英明 2000 年开始担任《Boon》杂志的模特,“从小就对时尚感兴趣,从街头到时装都很喜欢,当时也想着长大了就从事与时尚相关的工作,后来也去了买手店 SHIPS 工作(2003年加入公司),后来刚好有个在原宿打造新业态门店的项目”,他回忆道。

2005年,志镰英明参与创办的买手店 ACYCLE SHIPS JET BLUE 落户原宿,他担任设计师兼店长,全面从事品牌策划、生产等方面的工作,2011年与设计师木户井之川合作成立 COTD,2013年之后一个人独立负责品牌。

“我至今仍感谢前东家的栽培,但因为那是家大公司,设计的最终目的是赚钱,先决条件一定不是自己想不想穿。因此,跟朋友一起做了自己想穿的衣服,也就有了COTD”,志镰英明如此阐述创立品牌的初衷。

志镰英明在 Acycle SHIPS JET BLUE

2018年,志镰英明及 COTD 获得 TOKYO FASHION AWARD(东京时尚大奖),随后连续两季在欧洲展示,“我们在海外基本没有知名度,因此必须要做其他设计师做不到的东西海外的买手很重视原创性,只要够独特,价格高也会买。事实上,跟我们合作了三季的某知名买手店,采购的都是我们重新解构过的古着重制产品线。”

如今,COTD 已经入驻 Dover Market Street、连卡佛(Lane Crawford)、Nubian、The Social Status、Escalier Store、INXX、Browns 等知名的买手店。

在今年上海时装周由 FASHION ASIA HONG KONG 和 LABELHOOD 联合承办的“10 Asian Designer to Watch” 2020 静态展览上,设计师及其团队展示了 COTD 最新的作品系列,《华丽志》近期远程采访了这位设计师,请他分享了成为时装设计师的个人旅程和来自日本原宿的时尚故事。

以下为访谈的部分实录:

《华丽志》:可以聊聊是什么经历和因素让你走上街头潮流、服饰设计的道路吗?哪些文化/潮流/作品对你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志镰英明:我 11 岁的时候知道了 Stussy 这个品牌,之后就一头扎进了街头文化。我喜欢听 Hip-pop、Hardcore 风格的歌曲,1995~2005年之间一直是个 rapper。1997年还在读书的时候,跟朋友成立了一个T恤品牌 Scenery,也是从那时起接触图形设计。

正式开始服装设计要到2004年,当时我在原宿的买手店 Acycle 任职,所以有了这个机会,一开始是门店自有品牌的设计,这也是我设计师职业生涯的起点。

《华丽志》:在原宿这么多年,你所经历的原宿街头潮流发生了什么重要的演变?门店和设计师在其中是怎么行动和呼应变化的?

志镰英明:从2000年的 NUMBER (N)INE、2001年的 Under Cover、2003年的 Kim Jones/Raf Simons,到2005年执掌 Dior Homme 的 Hedi Slimane,他们将街头文化融入到了时装品牌之中。JEREMY SCOTT、Marjan Pejoski 等品牌也在推动这一趋势。

在日本,N.HOOLYWOOD、Visvim 等品牌在2000年代有很高的人气,还有一个东京的品牌 TROVE。2010年,Supreme 风潮再起,至今仍走在潮流的一线,我觉得他们的品牌运营真的很棒

2015年前后,A$AP ROCKY、Kanye West、Virgil Abloh、Jerry Lorenzo(Fear of God 主理人)等人极大地影响了时尚行业。街头潮流跨界奢侈品市场的时代已经来临。

我在2011年创立品牌,至今能在多家海外商店出售,更多依靠的是精工细作的顶级品质。我至今走过的人生、收藏的许多 Archive Collection,给了 COTD 作品系列更高的附加值。希望能跟我在意的、喜爱的这些细节,长长久久地走下去。

《华丽志》:为什么从开集合店走向了做自己的品牌?经营门店和创立品牌有什么共通的地方,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呢?开集合店的经历给做品牌提供了哪些重要的经验?

志镰英明:六年半的品牌采购经历,让我积累了很多有助于职业发展的知识和经验,这期间我在巴黎、米兰、柏林、安特卫普和纽约见识了上千个品牌,最终选了 80 个品牌的作品在门店售卖。这是用钱买不到的经历,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过得十分充实。

亲身经验提升了我的领导能力,之后又顺其自然地融入到了设计之中,相互平衡。我不做会让自己厌倦的、过度的设计。

《华丽志》:为什么品牌叫 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想传达怎样的品牌理念?

志镰英明:品牌的名字来自 Discordance 这个单词。不想跟别人撞衫,不想跟别人在俱乐部楼层听一样的音乐。我对于服装、文化的热爱萌芽诞生于15岁之前,而这种初始的冲动至今仍未减退。

《华丽志》:你对墨西哥文化的喜爱从何而来,可以分享一些个人故事吗?其中最根本的打动你的东西是什么?这样的文化与你的日本文化特性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很好奇这种交融是如何产生的。

志镰英明:一开始是听墨西哥 Hardcore,从而接触到墨西哥文化。乐队的成员经常使用 EZLN 的印花手帕,由此知道了 zapatista。我个人很喜欢墨西哥色彩明艳的纺织品,当然,还有 Hardcore 音乐文化。

*关于 EZLN 和 zapatista:Ejército Zapatista de Liberación Nacional/EZLN,萨帕塔民族解放运动。这是一个位于墨西哥 Chiapas 的武装组织,成员主要是土生印第安人,他们认为自己为土生印第安人的权利而战斗,为反抗五百年来的西班牙帝国主义而战。该组织的名称源自墨西哥革命家 Emiliano Zapata。

2013年起,志镰英明开始使用来自 EZLN 及巴勒斯坦 Hirbawi 纺织厂生产的公平贸易材料作为他的衣服物料。

我有个从15岁起关系就很好的 rapper 朋友 Kouta,他从2007年开始环游世界,曾在墨西哥的 Chiapas 开了家旅馆兼咖啡馆 MICHIKUSA,通过他跟 EZLN 进行交涉,得到了后者的许可,从2013年开始用 EZLN 原创印花的面料来制作 COTD 品牌的作品系列,一开始是拿来做服装的里布。但是现在 Kouta 回日本了,我们跟 EZLN 的合作也暂告一段落。

《华丽志》:你和 International Gallery Beams 有合作,可以描述一下具体的合作形式和内容吗?

志镰英明:双方的合作至今已经有10季,彼此的关系十分融洽,经典的联名包括:解构70和80年代 Vintage 皮革外套的 5pocket pants、解构 Vintage Levi’s 的 5pocket denim、Vintage Bandana HI WHITE *RECOUTURE、Vintage Bandana Shirt WHITE 等。

《华丽志》:品牌本身是带有街头文化等元素的,而您曾表示在海外主攻奢侈品市场,请问你是如何在街头和 mode之间进行取舍和权衡的?

志镰英明:正如我之前所说,Acycle 的工作经历让我从上帝视角看过了许多时装,我觉得(街头和mode)是一种自然和时代的演变。

《华丽志》:本次参加上海时装周的亚洲设计师展得到了什么反馈,有什么收获?对于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你有什么预期和规划?

志镰英明:品牌一开始先进入中国香港市场,业务持续扩大,同时合作的韩国商店数量也在增长,终于最近在中国大陆的合作商店也变多了,我们觉得现在是个很好的时机。这次参加上海时装周整个团队都很开心。我们目前暂无计划寻找海外的销售合作伙伴。

丨图片来源: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

丨责任编辑:Maier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