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一件T恤的钱,拥有100种款式?看得见摸不着的“数字时尚”究竟是什么?

今年3月,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一件 NFT 艺术作品在佳士得 (Christie’s) 拍出6900万美元高价,这是佳士得首次上拍纯数字加密作品。而早在2019年5月,美国3D虚拟时装公司 The Fabricant 就已经在以太坊大会(Ethereum conference)上拍卖过一件 NFT 高定服装。

注: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也称加密艺术或数字收藏品,指用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单元加密和标记数字资产,目前多用于数字艺术领域,如数字图像、数字模型、音频或视频等。

当时区块链云养猫游戏 CryptoKitties 的开发者找到 The Fabricant,希望设计一件可以在区块链上交易的衣服。他们邀请数字艺术家 Johanna Jaskowska 担任模特,The Fabricant 利用2D服装裁剪软件和3D设计软件,加上强大的电影渲染工具,在照片上合成了一件逼真且超现实的高级定制服装 —— 彩虹裙(Iridescence Dress)

这件衣服只以数字形式存在,但它确实经过了与真实服装一样的剪裁和设计过程,理论上是可以被生产出来的,但呈现的材质质感是真实服装面料无法达到的。

彩虹裙在以太坊大会上的拍卖成交价高达 9500美元,对于当时尚未形成规模的数字时装市场来说,这是一大笔钱。The Fabricant 的传播主管 Michaela Larosse 说,9500美元的售价“与今天 NFT 艺术品的天价拍卖额相比微不足道,但在当时却是非同寻常的。” 《福布斯》(Forbes)称 The Fabricant 的彩虹裙是“世界上第一件纯数字的、只存在于区块链上的服装”。

彩虹裙 Iridescence Dress

“永远不会以实际形式存在”

The Fabricant 以彩虹裙开创了“数字时尚”的先例,此后这一新兴市场一直在增长,美国的 Tribute 和北欧的 Carlings 也是市场参与者之一

Tribute 在 Instagram 上提供各种款式的“虚拟服装”,喜欢这些衣服的顾客可以把自己的照片发给 Tribute,Tribute 会将独家款式合成到照片上,再发回给顾客。合成照片用到了添加阴影、渲染等技术,需要3到5个小时。Tribute 创始人 Gala Marija Vrbanic 表示,技术正在发展,“人们今后可以立即拥有这种类型的衣服。”

Gala Marija Vrbanic 认为“数字时尚”是一个创意机会,让人们能够穿上地球上永远不可能存在的衣服,它是在 Instagram 吸引眼球的利器。“我们添加了一些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出现的新事物,比如新材料。根据物理定律,这些效果在现实世界中是无法实现的。”

成立于1980年的牛仔服饰零售商 Carlings 从2018年开始制作虚拟服装。该公司官网上介绍了一个可以添加虚拟图案的T恤系列“Last Statement”,顾客可以通过 Instagram 和 Facebook,在纯白的T恤上添加不同的图案,然后发布穿搭照片。Last Statement 的卖点是“购买一件T恤,拥有100种款式。”

Tribute

Carlings 的 Last Statement系列

The Fabricant 的 Michaela Larosse 解释说,并不是所有的数字时尚产品都是 NFT,但它们确实有一些共同之处,它们只存在于虚拟的网络空间。

The Fabricant 将“数字时尚”定义为“数字世界的一项交叉学科,包括了游戏和加密艺术(crypto art)。我们的数字时装作品永远不会以实际形式存在,它只是数据和想象力的结合。”

在宣传营销中,The Fabricant 、Tribute 和 Carlings 都将自己定义为支持可持续发展的时尚品牌,它们不生产实际的产品,不需要工厂、运输、包装,因此不涉及任何传统时尚行业相关的污染行为。

Tribute 的 Gala Marija Vrbanic 说:“我们真的相信这将会塑造时尚的未来,这种方式是完全零浪费的。”他说,花29美元买一件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衣服似乎有些过分,但这比用世界上有限的资源去创造一件真实的新衣服,浪费得更少。“再过几年,一切都将数字化。”

从100美元的街头服饰,到9500美元的高定

Tribute 的虚拟街头服饰单价很少超过100美元。它的每种款式只提供一定数量,一旦下架就不再供应了。比如它提供100件29美元就能买到的带有绿色镶边的黑色外套,只提供3件699美元的蕾丝加乳胶质感的上衣。它会在网站上列出了每种款式会提供多少件作品。

Tribute 的运作模式受到了《模拟人生》(Sims)和《侠盗猎车手》(Grand Theft Auto)等电子游戏的启发。Gala Marija Vrbanic 说:“给角色穿衣打扮,是这些游戏中最有趣的部分。”

The Fabricant 则专注于高价的定制服装。Michaela Larosse 解释说,公司聘请了受过传统训练的时装设计师,他们在“数字工作室”工作,设计、制作和编码每一件服装。The Fabricant 的业务分为两部分:时尚品牌业务(自主设计服装,如前文提到的彩虹裙);以及像“中介服务商”一样运作的品牌合作部门。

作为一家“中介服务商”,The Fabricant 为 Under Armour、Tommy Hilfiger 等运动和时尚品牌出品的服装制作了3D模型,以减少服装和样品在总部和工厂之间来回运送导致的碳足迹。它与鞋履品牌 Buffalo Londo 合作,将其标志性的运动鞋改装成了一双燃烧着火焰的数字版运动鞋,可供用户在手机上互动。

The Fabricant 还与模特兼企业家 Karlie Kloss 的个人项目“Kode With Klossy”区块链竞赛合作,帮助拍卖年轻设计师的数字夹克作品。The Fabricant 的合作对象还包括:Puma、Napapijri、Aape、Digital Denim、I.T、Deep、Ditital Embroidery 等。

The Fabricant ×Buffalo Londo

数字时尚不再遥远

传统品牌也在进军数字时尚领域。比如今年3月,Gucci 与白俄罗斯时尚科技公司 Wanna 合作,为该品牌的运动鞋推出了数字版本,售价12美元。Wanna 还为包括 Gucci、Reebok 在内的时尚品牌开发虚拟现实(AR)试穿功能(详见《华丽志》报道:与科技创业公司合作,Gucci 品牌应用程序新增 AR虚拟试鞋功能)。

虚拟时尚影响力者 Lil Miquela 、Imma Gram 等角色的出现,也是数字时尚行业兴起的例证。 Lil Miquela 是当前最具影响力的虚拟影响力者,在 Instagram 上拥有300万粉丝,合作对象包括 Fendi、Off-White和 Prada 等。(关于时尚虚拟人物,《华丽志》旗下的“华丽智库”去年曾发布全景式的研究成果—— “全球时尚虚拟人物研究报告”,欢迎下载(链接)。)

虽然目前数字时尚的市场规模尚难以界定,但 The Fabricant 对该行业的未来充满希望,包括设计类似于游戏“皮肤”的服装,打破实体时装和虚拟时装的界限。事实上,游戏 “皮肤”(数字服装和形象) 的概念早已成为游戏世界的一种规范,奢侈品牌们也已经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比如 Burberry 推出了一款小游戏 B Surf,玩家可以用 TB Monogram 系列来装扮 B Surf 中的游戏角色。

Michaela Larosse 解释说:“对于圈外人来说,虚拟服装是一个很难接受的概念。”但已经有很多影响力者和网络名人在 Instagram、Snapchat 和 TikTok 等数字平台上销售真实的服装,或许数字时尚的未来不会太遥远。

近期,The Fabricant 与英国时尚购物搜索平台 Lyst 合作发布了一份最新报告,探究了时尚界的最新前沿科技,以及数字化是如何颠覆时尚行业的。(详见《华丽志》报道:深度|“虚拟时装”将是明天的街头时尚吗?《2021数字时尚报告》by Lyst & The Fabricant

丨消息来源:英文网站 Business Insider、Forbes、The Fabricant官网、 Carlings官网

丨图片来源:The Fabricant官网、 Carlings官网、Wanna官网

丨责任编辑:朱若愚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