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绝不误人子弟的大师课 by Karl Lagerfeld


11月19日,Karl Lagerfeld 为巴黎政治大学(Sciences Po University)400名学生上了一堂大师课。尽管这家以政治和商业为主的大学并没有时尚专业,慕名而来的学生还是挤破了头。

FRANCE-SCIENCESPO-FASHION-LAGERFELD

经常让记者苦等的Lagerfeld,这回准时出现在了课堂。按老规矩,一听健怡可乐下肚后,他与法国记者Françoise-Marie Santucci 连续畅谈了近两个小时,其中一些精彩对话由《纽约时报》杂志摘录如下:

  • 关于 Coco Chanel 如果在世会如何评价Karl Lagerfeld 的Chanel:

我和Chanel的老板采取了一些“暴力”手段唤醒这个睡美人。如果Chanel 本人看到的话,她一定会憎恨这一切,她讨厌时尚界每一个人。

  • 关于身兼数职和控制狂:

是的,我的确有毛病,我事事都要亲力亲为,我喜欢制作服饰,撰写对白,什么事都不能缺席。

  • 关于他从业以来时尚产业的变化:

上世纪50年代,时装设计与现在大不相同,那时其实挺乏味的。设计师挣的少得可怜,员工待遇很差。我们必须手工制作所有的设计图,没有复印机,什么(设备)都没有。如今,没有人会愿意经历那种三年的学徒期: 拿着最低工资,每天从上午9点工作到第二天凌晨3点。

  • 关于他如何挑选团队:

我讨厌“雇佣”这个词。多数为我工作的人都是不期而遇的,我没有“雇佣”他们。我的一个秘书原来是前台接待,有些人是曾经的实习生。很多人除了我,没有跟任何别人工作过。这说明我不是个魔鬼。我的首席裁缝跟了我 40多年。我们之间没有老板和属下那种关系,我不管理公司,他们不是我的雇员,他们只是来帮我做事而已。其实,我除了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不时有些创意外,很多事我都不会做,幸运的是,他们知道如何做这些事。

  • 关于如何适应行业的变化:

我并没有一成不变的立场。如果在时尚行业里你一根筋,那就惨了。我并不同意那种“优雅已死”的观点,只是优雅的方式与过去不同了而已。我们必须适应时代的变化,而不是相反。我没有留什么档案,“忘却”是必须的。时尚应该存在于潜意识中。我不会翻我过去的设计,我对没做过的事情更感兴趣,一定要充满活力地工作。

  • 关于 Chanel 和Fendi 品牌是如何看待他与高街品牌的合作的:

他们什么也没说。跟我说上话挺难的, 我不参加任何会议,我完全不懂市场营销。

  • 关于他每天的常规日程:

早上我醒来,读报纸(我爱报纸),在家里画画-时光飞逝,我热爱创造的过程。下午,我去Chanel 公司。

  • 关于他是设计大师中为数不多的自己画设计图的一个:

其实一直以来很多设计师都不画图,Chanel 只会缝纫,Vionnet 夫人使用假人模特,Dior 虽然画图,但只是很简单那种,Balmain也是这样。

  • 关于音乐:

我人生的悲剧就是不会弹钢琴。我爱音乐,目前我最喜欢的歌手是 16岁的 Lorde,我也爱古典乐。

  • 关于他自己的品牌能否在他身后传世:

我从不考虑这事。我不在乎。

  • 关于他的成就:

你永远可以做得更好,这就是我一直乐此不疲的原因。

  • 他给学生们的忠告:

我不信什么泛泛的忠告,每条建议都应该是针对个人的。你应该找到自己爱好(hobby),再把爱好变成倾注热情的工作(passion)。

Karl sketching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