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羊绒产业遭遇困境:极端天气频繁,产量过剩、价格下滑


蒙古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羊绒储备国,羊绒供应量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去年,根据蒙古羊毛、羊绒协会(the Mongolia Wool and Cashmere Association)的统计数据,该国 2016年羊绒产量共 8500吨,预计 2017年将增加至 9000吨

但是,近年来,蒙古羊绒行业以及饲养蒙古绒山羊的游牧民都面临一个重大抉择:蒙古国畜牧业指数快速增长,导致牧草锐减,土地面临荒漠化。

与此同时,频繁的冬季严酷天气也让以放牧为生的牧民备受打击。蒙古语里有个词叫 “dzud”,指的就是导致大量家畜死亡的极寒冰雪天气。尽管, “dzud”通常十年只会袭击蒙古一次,但目前,蒙古的北部地区已连续第二年低温达到零下 58摄氏度。

据蒙古红十字会(the Mongolia Red Cross Society)统计,今年冬天,16.8万头家畜已经死亡,影响了至少 26.5万名牧民的生计。截至 5月中旬,家畜死亡数量将攀升至 30万头。

视觉中国-场景-蒙古牧羊

46岁的 Nyamji Dolgosuren 是今年受 “dzud” 影响的数万牧民之一。积雪吞没了她和家人所在的蒙古北部地区 Khovsgol 省的山谷。他们非常需要拯救自己的绒山羊,让较虚弱的羊待在温暖的蒙古包内。目前,她家原本 300多头绵羊和绒山羊已经冻死了 50只以上。

Nyamji Dolgosuren 介绍,自家现在已经欠下了约 200美金的债,而寒冷漫长的冬天还在持续当中。羊绒原料的价格差异很大,她家至今卖出的最高价是每公斤 24美元。乌兰巴托的羊绒制造商表示,东部省份的羊绒质量更高,价格也越高。

这项收入直接关系牧民的生计,因此蒙古草原上的绒山羊数量不断增加。1990年,山羊数量约 400万只,到 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猛增到 2500万左右。这使得维护牧场成了问题,数量不断增加的牲畜,包括奶牛,马,山羊,绵羊和骆驼,它们每吃一口草都会减少一点,牧草来不及重新生长。

蒙古正在经历羊绒原料价格的波动,再加上国家正在经历经济衰退的事实。蒙古北部的 Khovsgol 省,羊绒目前的报价为每公斤18 至 32美元

蒙古羊绒公司 Bodio’s 创始人 Ulziibodijav Jambal 表示:“尽管羊绒产品在全球市场上属于奢侈品类,但羊绒原料并没有给典型的蒙古四口之家的牧民带来财富。如果牧民有 1,000头绒山羊,他每年可以得到 300公斤羊绒。羊绒原料约为每公斤 30至 35美元,这意味着一个牧民家庭每年的收入约为 9,000美元。如果一个家庭有四个人,那意味着每人全年的收入只有 2,250美元。”

蒙古羊毛、羊绒协会(the Mongolian Wool and Cashmere Association)副主任 Yondonsambuu G.表示:“家庭平均收入中的 40%至 60%与羊绒产业相关,而说服牧民发展多样化畜牧业的最佳途径是政府倡导发展农业部门并建立肉类加工业。而目前的现状是,出售羊绒是多赚钱的唯一办法。但从政府的角度来看,他们需要努力发展肉类加工业,以便出口肉类。如果奏效,那么牧民产业会多样化,也许我们就可以控制绒山羊的数量。 ”

然而,由于肉类行业所需的不同标准,这个梦想至少需要十年才能实现。

 Ulziibodijav Jambal 补充:“羊绒在全球市场上的价格正在下滑,因为它的供应量很大。二十年前, 全球第一大供应国——中国生产 9,000多吨羊绒,蒙古约 3,000吨。现在中国的供应量已经增加到 2万吨左右,蒙古大约1万吨。蒙古羊绒的供应量是原来的3倍,价格反而下滑了。”

法国奢侈品牌爱马仕(Hermès )的羊绒供应商 Sor Cashmere 的常务董事 Erdenetuya Mangaljav 表示:“蒙古需要专注于提高羊绒的质量。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羊绒生产国,质量也是最好的,而蒙古只有 40%的羊绒被认为是优质的。鼓励牧民将重点放在质量而不是数量上,这对蒙古很重要。”

丨信息来源:美国网站 WWD

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丨责任编辑:刘隽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