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盛典嘉宾专访】逸飞投资总裁陈凛:我反对为做品牌而做品牌,品牌必须经历沉淀


逸飞投资总裁、联创策源投资合伙人 陈凛

(华丽志|赫斯特全球时尚创新与投资论坛主讲嘉宾、InnoBrand 2015华丽集品牌创新大赛评委)

陈凛,著名天使投资人,逸飞投资总裁、联创策源投资合伙人。专注消费品与媒体投资,以天使投资方式投下诸多海外时尚创新品牌。近年来在其投资清单上的企业包括英国时尚图片搜索应用 ASAP54、全球时尚买手店集成网站 Farfetch、音乐科技公司 ROLI、移动电商 Boxed、在线拍卖公司 Auctionata、度假屋搜索网站 Tripping、互联网货运服务公司 Flexport、互联网美容美发服务公司 Glamsquad 和全球留学生住宿预订平台 Uniplaces 等。(所有上述企业的相关报道可搜索华丽志App阅读

陈凛


 嘉宾寄语

中国会诞生好的本土品牌,而且这些品牌将会由中国年轻人自己开创——他们对自身的了解比海外品牌更加透彻。同时,新品牌们一定会生长在互联网上,理解媒体与社交,再到线下开设体验店。不过,在中国做品牌是一件很新的事情,我反对为做品牌而做品牌,品牌必须经历沉淀。


《华丽志》:您投资了多家海外初创及成长期企业,背后的决策逻辑是什么?对于海外时尚投资,您有怎样的心得体会?

陈凛:做投资,投时尚类的都不容易。第一,所谓的平台型公司没有了——谁都想投大生意,可是放眼望去,全世界也没有几个能投得进去的时尚类大平台。第二,单一品牌做得小没意思。我希望投资单一产品体量可以做到很大的品牌,就像互联网眼镜公司 Warby Parker,每年几亿美金的销售额,并且还在保持增长(搜索品牌名称,查看《华丽志》“眼镜暴利和互联网颠覆者Warby Parker 等报道)。但美国大多数品牌做不到这个量,它们的年销售额一般在五千万到两亿美金之间徘徊,距离上市标准还有一段距离。作为投资人,我们很难覆盖,因此投资海外需要非常小心谨慎。

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美国有非常多的生活类产品,牙膏、牙刷、箱子、运动内衣等等,我们能想象的品类应有尽有,可为什么单一品牌都很难做大?到底是谁赚了它们的钱?品牌投广告到 Facebook、做搜索,是 Facebook 和 Google们把它的钱赚走了!

所以,我的一条投资思路是,与其投很多小品牌小公司,不如投一个能够覆盖各种品牌、为它们带来帮助的成长型公司。

有“货运界Uber”之称的 Flexport 就是这样一个典例。Flexport 的初衷是改善国际贸易中的体验,让大宗物流更加透明化。简单地说,就是用互联网技术帮助品牌搜索全球物流网络,找到最便宜的价格。Warby Parker和 Honest 等美国一线互联网品牌都是它的用户。(详见《华丽志》报道 “太平洋上的Uber: Flexport获Peter Thiel 领投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

《华丽志》:与海外品牌相比,国内时尚与生活方式类品牌面临的环境有什么不同?对其投资前景,您有怎样的预期和评估?

陈凛:欧美的时尚与生活方式公司领先于中国,不管是奢侈品还是快时尚,品牌的总部和设计中心都在欧洲。中国的创意还在跟进阶段,不是非常成熟。

但是,在中国建立品牌比在美国容易。刚才提到过,所有我们能想到的品类,美国人都创立了相应的互联网品牌。而且,美国的传统品牌非常强势,新品牌想要做得有趣、好玩,跟大品牌竞争,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点跟中国不一样。中国少有真正强势的传统品牌,“温州人”只是贸易商,没有能力建立真正的品牌。

中国会诞生好的本土品牌,而且这些品牌将会由中国年轻人自己开创——他们对自身的了解更加透彻,而海外品牌由于文化差异的关系,不易改变自己的计划。同时,新品牌们一定会生长在互联网上,理解媒体与社交,再到线下开设体验店。

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中国做品牌是一件很新的事情,投资人找到“明日之星”要碰运气。现阶段需要普及一系列做品牌的思想。我反对为做品牌而做品牌。品牌必须经历沉淀,在起步阶段练好产品的基本功,以防接下来缺乏后劲。

《华丽志》:您认为在中国做品牌的现实挑战在那里、要怎样逾越?能从海外品牌身上借鉴什么经验?

陈凛:品牌人才是个重大的缺口,而且这些人往往分布在大公司里面,很难出来;即便要挖出来,也需要很大体积的项目吸引他们,小体量的互联网品牌很难请得动。如果请不到,一个初创品牌要先依靠自己的力量。开始阶段可能维持得不错,但是时间一长人才匮乏会再次显现。不得不说,现在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普遍缺少这类人才。

而品牌的体量有赖于线上线下渠道打通后带来的销售额突破。再拿美国的互联网品牌 Warby Parker举例,一开始它们依靠互联网渠道,到达一定极限之后,走到线下开设体验店。中国的初创品牌在进入大渠道方面存在劣势。在国内,我们正在和百威团队合作“年轻曜能量YAO”(yaoenergy.com),线上线下同时销售,希望走出和其他渠道不一样的路径。

再一个问题是资金。一旦说到品牌,能进入国内VC眼界的多半是平台型公司。而单一品牌起步的前两年都是沉淀期,很难获得投资人的理解,赢取较高的估值。这里存在一个误区,VC们将估值定为利润的十倍,只计算了分销的渠道,忽略了品牌的沉淀。不得不说,中国的风险投资还没有很好地投入时尚与生活方式品牌。

(责任编辑:Maier)

想要亲身聆听陈凛先生对于时尚投资的独到见解,欢迎莅临 2015年11月27日在北京举办的“华丽盛典”!

年会封面图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