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销售额高达 370亿美元!营养补剂产业蓬勃发展背后的乱象和隐忧


全球营养补剂行业每年的总销售额预计高达 370亿美元,相关广告更是铺天盖地。销售渠道也非常多,不管是街角的保健品商店,药店还是大型百货商店,甚至电商网站,都可以找到它们的身影。但是很多营养补剂的包装上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推荐服用剂量,因此很多使用者根本不知道服用这些补剂是否会危害自己的健康。

美国商业新闻网站 Business Insider 刚刚发布了一篇长篇文章,对于营养补剂行业的乱象和隐忧进行了深入报道:

美国威尔康奈尔医学院 (Weill Cornell Medical College) 的医生 Pouya Jamshidi 刚刚为一位患有肺结核的母亲接生,新生儿一出生就必须与其母亲隔离,以免被传染。这位母亲在青少年时期曾经得过传染性的肺炎,这次病情复发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人们追捧的“健康助手”:营养补剂。

这位母亲服用的是一种叫做 “St. John’s wort” 的草本营养补剂,是美国最为流行的营养补剂之一。但是在2001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一项调查显示,“St. John’s wort” 会加速多种重要药物在人体内的分解速度,严重抑制包括抗生素和避孕药在内的多种药物的效果。Jamshidi 表示:“St. John’s wort 影响了病人使用的抗生素的效果,导致了她疾病的复发。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并不认为营养补剂算是一种药物,因此不会主动告诉医生他们服用过哪些营养补剂。”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下文简称FDA)对这次 St. John’s wort 事件非常重视,警示医生谨慎推荐病人使用营养补剂。但是这对于营养补剂的公开售卖和消费并没有太大影响。过去的20年里,平均每24分钟,美国的中毒控制机构就会受到一份关于因为使用营养补剂导致不良反应的报告,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因为类似 St. John’s wort 的草本营养补剂

有害无益

在2005年左右一项调查中,超过一半的受调查者表示,他们每天至少食用一种营养补剂,比例与二十年前基本持平。但是调查显示,这些营养补剂对健康没有任何促进作用,有时反而有害健康。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哈佛大学卫生公共学院)的S. Bryn Austin 教授表示:“我们目前无法给出任何证明营养补剂有益健康的证据。其中的部分原料很可能会对人体有害。”

这次 Jamshidi的病人只是其中一例,《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布了一篇以2004年到2013年的数据为样本的研究,其中表示因为营养补剂导致的送入急症室的案例每年达到23005起;此类营养补剂事故发生的比例由 2004年的3.5/100000 增长到2013年的9.3/100000,增幅达到了166%。而根据《医疗理学杂志Journal of Medical Toxicology》2017年的研究显示,2004到2013年期间,因为使用营养补剂致死的人数达到34人。

上图:《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对于服用营养补剂的建议

建议服用的营养补剂:

  • 维他命D (Vitamin D) 强健骨骼——人们从日常膳食里获取不够充足
  • 肌氨酸(Creatine)—— 对高强度的短期锻炼有身体缓解疗效
  • 叶酸(Folic acid)—— 在怀孕前或怀孕中服用有助于降低新生儿产生严重的出生缺陷的概率
  • 锌(Zinc)——有助于治愈感冒或缩短感冒周期

应避免服用的害营养补剂:

  • 未有科学研究证明其作用——维他命C,维他命B3,复合维生素,鱼油,茶叶萃取物,高丽参,益生菌等
  • 可能添加了未披露或未经许可的药物成分——维他命E,抗氧化剂,健身促进剂
  • 可能引起疾病甚至死亡——减肥药

在《内科医学年鉴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声称,在对40多万人进行了27种维生素的测验之后,结果显示服用维生素的人不会比没有服用维生素的人寿命更长,心脏病或癌症发病率也没有降低

此外,多项研究表明许多流行的营养补剂对健康会造成伤害。一项研究表明,经常服用维生素A的男性吸烟者比那些从来不服用的吸烟者更容易患上肺癌。2007年对几种抗氧化营养补剂的试验表明:治疗过程中,使用含有β-胡萝卜素,维生素A和维生素E的营养补剂可能会增加病人的死亡率。

营养补剂的发展

营养补剂的由来可以追溯到1912年。波兰化学家 Casimir Funk 成功的分离出了“维生素”,这引发了在实验室制作复合维生素的热潮。 1929年到1943年,维科学家针对维生素的研究共计拿下了10项诺贝尔奖。

上世纪三十年代,营养补剂正式面世。最初,它主要被用于减少营养缺乏带来的各种身体问题,同时也被视作是各种昂贵的医疗药物的一种替代品。近年来,一种专门针对中产阶级或富有女性的营养补剂出现了。这种营养补剂非常具有“极简主义”的特色,标榜“以极其精简的方式提供人所需要的一切营养”,特征是色彩鲜艳,食用方便,私人定制。

好莱坞演员Gwyneth Paltrow 创立的健康生活方式网站 Goop 通过按月订购的方式推出的营养补剂便是其中的典型。这种服务的价格为90美元每月,提供的维他命营养补剂的名字都很诱人,比如”Why Am I So Effing Tired(我为什么这么累)” 和 “High School Genes(高中生基因)” 。帮助 Goop 设计复合维生素的心脏病专家Alejandro Junger 声称, 他们的营养补剂最大的不同之处,是维生素的组合由 Goop团队里的医生设计,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但是 Junger 设计的 “Why Am I So Effing Tired” 的原材料显示,它的配方并没有建立在严谨的科学基础上。该维生素营养补剂每包包括12.5毫克维生素B6,约为每日推荐摄取量的960%,而其他原料,比如迷迭香提取物和山药等成分对人体的影响并没有经过任何科学验证,因此没有推荐的每日摄取量。

梅奥诊所(Mayo Clinic)表示,对于19到50岁之间的人来说,维生素B6 的每日推荐摄入量为1.3毫克,如果摄入过量,就可能会导致心律不正,肌张力减轻和血压降低等副作用,并会与用于治疗焦虑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药物相互作用。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网站表示:“使用任何药物或营养补剂的人都应检查包装上的信息,并与合格的医护人员(包括药剂师)就可能引起的副作用进行沟通。”

监管不力

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法案《膳食营养补剂健康与教育法》(DSHEA),其中对营养补剂的定义是“对膳食进行营养补充的产品”,并没有将其归为药品类,除非某个营养补剂被证明对健康造成重大损害,否则都被视作安全

FDA 负责膳食营养补剂管理部门的Steve Tave 表示,通过该法案之前,FDA 正试图以管制药品的标准对营养补剂行业进行严格监控,但是遭到了营养补剂行业整体的强烈反对。在《膳食营养补剂健康与教育法》出台之后,FDA 被迫放松了对营养补剂行业的管制。

BMC Medicine 在2013年的一次研究显示,即使是同一种营养补剂,其中所含的原料也各不相同,甚至每颗胶囊或是药片之间的成分都有所差别。这让医生很难针对营养补剂引起的问题作出应对。Jamshidi 表示:“很多药物都有副作用,但是如果病人告诉我他们吃了什么药物,我可以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但是如果是营养补剂引起的问题,那么我们甚至都很难找出其背后的成因。”

新的药物在开始出售之前,必须得到FDA 批准,确保该药品的安全性,但是营养补剂不一样。如果营养补剂中含有新的成分,FDA 可以对其进行检查和评估,但是没有权力阻止其销售

Tave表示:“我们现在只有26个监管人员,每年的预算只有 500万美元,人手和资金都严重不足。要阻止一种营养补剂的销售,只有依靠因营养补剂导致的急诊还有中毒控制中心的记录,证明这种营养补剂是不安全之后, 才能采取行动。大多数时候,除非引起了问题,否则我们甚至不知道某些营养补剂已经开始销售了,这让我们长期处于被动的境地。”

丨消息来源:英文网站 Businessinsider ,《华丽志》此前报道

丨图片来源:goop 官网,pixabay

丨责任编辑:江帆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