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花店从“裁缝铺”变为“成衣店”:InnoBrand 2019冠军 “植治”专访


很多人没有买花习惯,甚至对鲜花有点犯怵,很大程度是源于买花过程的不确定性:价格不透明,买花还需要与店家进行审美博弈……太多细节需要优化,让消费者的购买和复购都有了层层阻力。

在华丽志举办的 InnoBrand 2019时尚创业大赛总决赛上,鲜花绿植新锐品牌植治一举夺魁,收获了在场评委们的一致好评。

植治创始人左晓明女士讲到:“甚至光是消费者在店铺内需要等待的时长,都造成了巨大的局限性。传统的花店就像是裁缝铺,花艺师根据用户需求,从花材选起,制作包装,整个过程少则几十分钟,多则一小时,对于生活节奏很快的城市人来说,这个时间的耗费和鲜花所带来的美好体验,并不对等。而与此同时,卖花的商家同样面临着传统花店的销售模式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最严峻的现状,就是鲜花在物料和仓储层面上的要求其实比生鲜产品还要高,不仅要保质,还要保“靓”。所以传统花店中,几乎有50%的鲜花原材料,最终都是被浪费掉的。” 让卖花更有效率,其实并不容易。

上图:InnoBrand 2019时尚创业大赛总决赛现场,冠军、“植治”创始人左晓明女士上台演讲。

以鲜花绿植为切入点的新生活方式品牌植治,从产品开发、供应链和销售渠道等多方面入手,摸索出了一套创新的卖花方式:全新的设计成花概念,中央花房的工业化高效生产,无需服务人员现场修剪组装的轻盈店铺服务…..完全“标品化”的设计鲜花产品,实现了快消品般的商品运转效率,也让买花这件事变得颇为轻巧和日常。

把鲜花“标品化”

植治独创了“设计成花(READY to FLOWER)”的产品理念,颠覆了传统鲜花行业以花材为出发点的固有贩售模式。这种“设计成花”产品模式与服装行业的“设计成衣”理念相似,每一束花作为一个设计产品,经过创意、设计、生产等等标准流程,在植治的中央花房内诞生,并在门店以标品状态进行售卖,从而减少了消费者在购买时的重重压力,让植物以一种轻快的角色融入城市人的日常生活。

植治创始人左晓明讲到:“现有花店多是前店后厂的形式,花是农产品,无法实现规模化和快消品化。植治通过以中央花房为核心的产品生产模式,匹配供应链合作伙伴,解决“鲜花生产与配送”这个难点。让鲜花变成可以即拿即走,即插即用的形态,也利于下一步扩张。”

植治打造了自有的供应链体系,从全球采购原材料,在中央花房进行分类、加工、存储、包装、出库的工作。再通过物流运输给各个零售网点。

  • 在鲜花供应层面,植治与欧洲最大的鲜花拍卖机构、日本最大的鲜花拍卖平台、南美荷非洲的供应商以及国内的云南鲜花基地达成合作。
  • 在物流方面,植治目前提供了到店自取以及线上下单配送的物流服务。围绕每一个零售店打造了半小时送达的物流网络。

植治在成立近一年以来,没有盲目扩张,而是选择深耕上海地区。在线下方面,目前植治的店铺以两种形式展现:一种是30平方米左右的“LAB”专卖店,例如上海静安嘉里中心店铺;另一种是10-15平方米左右的“KIOSK” 零售网点。基于植治的“中央花房”的机制,所以店里的员工不需要进行复杂操作,所以预留的店内空间较小,只需要做好顾客接待和收银。未来,则可以达到无人零售花店的形态。

上图:植治小程序 “植治快买”

除此之外,植治还通过积极与超市、书店、咖啡茶饮店合作的方式,以店中店的形式作为植治的辅助渠道进行扩张。

植治团队讲到,在生意繁忙时,某个门店可以做到一分钟一单,这是传统花店不可能达到的效率。高周转本身也利于花的“保鲜”。

未来发展

目前,植治在上海开设了10家线下店铺,提供上海同城配送和到店自取服务。2020年,植治计划扩张到北京、广州、成都等城市,门店数量达到200家左右。目前的直营店铺运营模式已经比较成熟,也为植治开展“加盟”奠定了基础,加盟商也是植治的合作伙伴,可以共享植治成熟的供应链服务。

植治在2019年4月宣布完成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由Ventech China领投。2020年,植治将继续深耕上海市场,并开始进入北京市场。

关于创始团队

植治CEO左晓明,拥有20年的快消品和金融行业经验。创意总监冯鹏、运营总监彭伟以及内容总监曲炜都拥有10数年的媒体以及创意设计品牌行业经验。产品总监河上耕一郎是拥有20年经验的日本花艺大师。

| 图片来源:植治提供

| 责任编辑:Esther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