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称:疫情下更多中国年轻消费者拥抱“断舍离”


最近几周,以“ditchyourstuff”(断舍离)为标签的帖子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流行开来,浏览量超过1.4亿,路透社特别为此写了一篇专题报道。

上海研究和营销咨询公司 China Skinny 的董事总经理 Mark Tanner 表示:“(疫情)隔离让消费者有了大量时间来反思和考虑,什么对他们来才说是最重要的。随着更多的时间在家里度过,消费者开始整理他们觉得不需要的东西,而不是像往常一样让公寓乱着。”

27岁的唐悦(音译)是一名来自桂林的教师,自称“购物狂”的她表示,她每月收入约7000元人民币,过去三年中她购买了从香奈儿口红到苹果最新款iPad等各种产品。但是因为她平时教的旅游管理课程已经停课,她的工资被大幅削减。

唐悦做了一个电子表格来记录她的近200种化妆品和数百件衣服,然后用红色标记了一些她想保留的必需品。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她已经在二手交易网站卖出了价值近5000元的商品。她说:“新冠疫情的爆发敲响了警钟,当我看到这么多行业崩溃时,我意识到,如果不幸发生在我身上,我没有财务缓冲的能力。”

过去人们或许不好意思购买二手商品,但现在上网淘便宜货已成为一些中国人的新习惯。中国最大的二手商品交易网站闲鱼(Idle Fish)的母公司阿里巴巴(Alibaba)对路透社表示,网站3月份的日交易量创下了纪录。政府研究人员预测,今年中国的二手商品交易额可能会超过1万亿元。

31岁的蒋卓月(音译)是北京一家中药公司的会计,这是少数几个可能从疫情危机中受益的行业之一。但她也决定过一种更简单的生活。她说:“我过去经常购物,很容易被折扣诱惑。有一次丝芙兰(Sephora)所有商品打八折,然后我买了很多化妆品,因为我觉得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亏了。”

她最近卖掉了近50件旧衣服。她说:“隔离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思考什么对我来说才是最必要的,以及思考做财务规划的重要性。”

23岁的空姐李依文(音译)说,她过去常常把钱花在各种名人代言的面膜、零食,以及演唱会门票和社交媒体活动上,但现在她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这些消费了。她说:“去年年底我刚找到一份新工作,后来疫情出现了,自从我参加新工作以来,我还没有登上过飞机,所以也没有拿到过薪水。”她说,她正在试着卖掉她的Kindle。

一些人甚至卖掉了他们的宠物,并在考虑离开北京和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因为高昂的生活成本让他们支撑不住。

 

中泰证券(Zhongtai Securities)驻上海高级战略分析师徐驰说,一些中国消费者可能会证明“21天习惯理论”。这是一个流行的科学命题,一个新习惯的养成只需要21天。徐驰说:“我们相信人们的消费模式是遵循这一理论的。大多数中国人在家里关了一个多月,没有疯狂购物,这可能会使他们打破以往的购物习惯,不会再回到过去那样了。”

蒋卓月说,她决定不再像以前那样挥金如土,打算把省下的钱用在三餐的开销上。她说:“今后我会在奢侈品牌中选择一些更便宜的商品。我会选择华为的智能手机,因为(苹果的)iPhone有太多的品牌溢价。我每月的消费预算是1000元。”

麦肯锡(McKinsey & Co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20%至30%的中国受访者说,他们将继续保持谨慎,略微减少消费,或在少数情况下大幅减少消费。

一旦新冠疫情完全结束,这一新生的极简主义消费趋势不一定会持续下去。但如果这一趋势成真了,它可能会严重损害中国的消费行业,从大型零售商到街角的餐馆、健身房和美容店等方方面面。

也有迹象表明,随着政府重新开放购物中心、休闲场所和旅游景点,人们被压抑的需求将推动消费热潮。韩国是中国以外第一个受到疫情影响的主要经济体。这个周末,韩国消费者涌向商场进行“报复性购物”,以弥补隔离期间损失的购物机会。

中国也可能出现类似的趋势,一些高档购物中心又会开始忙碌起来。但拥有 Gucci、 Balenciaga 等品牌的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 SA)表示,很难预测中国的消费情况何时能够恢复,以及能恢复到何种程度。

丨 消息来源:路透社

丨图片来源:路透社

丨责任编辑:江帆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