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丨宇舶表 CEO:幸运的是,我们还很年轻

在高级制表领域,LVMH集团旗下创立于1980年的瑞士奢华制表品牌HUBLOT宇舶表,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品牌。而在宇舶表首席执行官Ricardo Guadalupe看来,年轻正是优势。某种程度上,宇舶表就像一家创业公司一样不断为腕表行业带来新意和活力。

幸运的是,我们还很年轻”近期 Ricardo Guadalupe 接受《华丽志》独家专访时说道,“我们致力于以一种更本能、更当代且更具创造性的方式,将制表技艺和我们精通的材料相融合,我们不被过去所束缚,我们的传统就是创新。”Ricardo Guadalupe 2004年加入宇舶表,2012年成为首席执行官。

近期宇舶表宣布成为南冰洋 “极地舱”(Polar Pod)探险计划的合作伙伴,以此为契机,《华丽志》与 Ricardo Guadalupe 和著名极地探险家 Jean-Louis Etienne 展开了非常难得的深度对话。本文包括以下章节:

  • “率先掌握一种前所未见的新材质”
  • “我们永远不知道合作会把我们带向哪里”
  • 遵循制表行业的发展进程,比如“数字化”
  • 以专业科学联结制表技艺,飞向海洋和太空
  • 附:极地探险家 Jean-Louis Etienne 采访实录

上图:宇舶表BIG-BANG灵魂红色魔力腕表

“率先掌握一种前所未见的新材质”

时间的质感是抽象的,但腕表仿佛是一位艺术家,不仅以表盘上的时计记录时间,还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赋予了时间更具象的质感:如黄金般珍贵,如钛合金历久弥坚,如陶瓷般晶莹,如珐琅般流光溢彩。

而宇舶表是材质创新的先锋,1980年诞生之日起就成为腕表史上首个使用橡胶的品牌,用树上采集的橡胶做表带,以地下开采的金属为表壳,在一只手表上融合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材质2004年宇舶表以此为灵感提出了“融合的艺术(The Art of Fusion)”概念,此后在材质创新上高歌猛进:

2011年,宇舶表与瑞士联邦理工学院(EPFL)经多年合作开发出专利材质魔力金(MAGIC GOLD),由75%黄金和25%陶瓷融合而成,是全球第一种具备抗刮特性的18K金质合金;宇舶专利王金(KING GOLD)则由95%18K金和5%铂金融合而成,折射出玫瑰金般的光泽,但不会随时间推移而褪色;2013年宇舶表在全球首创专利亮红色陶瓷,克服了陶瓷无法煅烧出鲜亮色彩的难题。

上图:宇舶表BIG BANG UNICO魔力金腕表

Ricardo Guadalupe 对《华丽志》表示,宇舶表的研发部门正在不断努力,以突破“融合的艺术”的边界,且他本人也与各大部门密切联系,亲自参与所有流程。

《华丽志》:为何宇舶表如此热衷于将非常规材料融入制表工艺?

Ricardo Guadalupe:宇舶表拥有一个前沿研发部门,我们为此感到非常自豪。我们专注于试验和开发创新材质,且不计较研发产品的投资回报率。有时候,我们需要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反复尝试和试错,才能找到完美的颜色或完美的材质,但最终的回报是无价的。回报就是,我们能率先掌握一种前所未见的新材质,这正是让宇舶表独一无二的原因所在。

机械腕表已经成为一种艺术品,因此它必须被重新设想,包括在设计、材料和机芯结构方面。

我们永远不知道合作会把我们带向哪里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高级腕表品牌尝试打破固有形象,通过跨界联名为腕表产品带来新意。由于兼具计时功能、机械艺术、装饰配饰等多重属性,腕表跨界常见于游泳、赛跑、赛车等需要精确计时的体育项目,船舶、游艇、飞行器等机械军工行业,以及兼收并蓄、五光十色的时尚领域。

源于“融合的艺术”理念,跨界合作是宇舶表创新的底色。Ricardo Guadalupe 在宇舶表40周年创新历程直播活动中曾介绍:“足球界是我们最关键的合作伙伴,早在2006年我们和瑞士国家队有一次小小的合作,后来我们和欧洲足联签下了2008年在瑞士举办的欧洲杯的合同,当时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合作关系,之后就觉得我们得深入足球界,因为这是让宇舶表成为大品牌的方式。”

上图:宇舶表BIG BANG e智能腕表英超联赛款

也是从足球界开始,宇舶表打开了跨界合作的大门,现在其跨界领域已经延伸到其他体育项目、艺术文化、生活方式、社会责任等方方面面。宇舶表推出了各色的联名腕表产品,赞助了一系列体育赛事和球队,以及邀请众多杰出人物成为品牌挚友,他们来自体育、艺术、音乐、美食、生活方式等各行各业。

《华丽志》:您认为品牌联名产品取得成功的关键是什么?

Ricardo Guadalupe多年来,我们携手在体育、艺术和文化领域的众多合作伙伴,开展了数百项不同的合作。这些合作为我们品牌带来了多样性,每一款特别版腕表都是面向特定小众市场的。宇舶表将这些不同的人才聚集在一起,这真正丰富我们的知识和经验。最重要的是,每一次合作都会带来一款别具一格的全新腕表,我们永远不知道合作会把我们带领向哪里。这总是令人惊喜。

《华丽志》:宇舶表是如何选择合作对象的?

Ricardo Guadalupe:宇舶表的合作总是始于友谊和联系。我们选择的伙伴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协作的基础之上的,我们与品牌大使密切配合,共同开展于我们双方都有意义的项目。我们的目标是,在可以提出联合项目的方面建立长期的合作伙伴关系。只有通过相互学习,我们才能收获全新和独特的东西。

上图:宇舶表Big Bang Sang Bleu II刺青钛金蓝色腕表

“制表业的变革主要体现在数字化”

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Federation of the Swiss Watch Industry)公布的数据,从2020年开始,中国内地已经成为瑞士腕表的第一大出口市场。中国钟表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瑞士腕表进口额达30.451亿美元,瑞士占所有进口来源的80%。

LVMH集团在2021年报中表示,宇舶表表现出色,尤其在中国市场。目前宇舶表在中国拥有13家直营专卖店,Ricardo Guadalupe介绍,品牌已经在中国制定了全面的零售战略,包括迎合新一代消费者的数字化需求,扩大线上供应。他补充说:“目前宇舶表在中国正以两位数的速度强劲增长,我们有潜力在未来几年内实现两倍甚至三倍的增长。”

宇舶表在数字化方面一直走在前沿,在4月5日落幕的2022年瑞士“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上,宇舶表新发布了两款与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合作的NFT数字腕表作品。今年2月,宇舶表还与全球数字资产管理平台Ledger推出合作产品,探索加密货币领域。(详见《华丽志》:Hublot 宇舶表联手全球数字资产管理平台 ledger 推出加密手表系列

《华丽志》:疫情爆发后,您观察到制表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Ricardo Guadalupe:可以肯定的是,自2020年以来,制表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也应该遵循这些发展的自然进程。与大多数行业一样,制表业的变革也主要体现在数字化方面。我们已经注意到消费者对于电商渠道有了更多需求,以及出现了一种新型的用户群体。消费者通过数字化平台了解品牌资讯,阅读数字化的新闻和杂志,以及关注网络红人。我们非常高兴能够为越来越多习惯使用数字化平台的客户提供专属电商服务。

《华丽志》:宇舶表怎样理解和影响当今的中国腕表消费者?

Ricardo Guadalupe:中国的腕表消费者年龄多在25至40岁之间,他们年轻、成功,且习惯于使用数码产品,甚至是100%数字化的产品。他们正在寻找像宇舶表这样有趣、与众不同且极具辨识度的创新品牌

我们一直在努力扩大线上产品供应,同时也非常关注微信渠道。此外,我们还与品牌大使合作,他们在大中华区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和庞大的粉丝群体。

《华丽志》:您怎样看待二手腕表市场?

Ricardo Guadalupe二手腕表市场非常重要,有助于我们跟踪并掌握腕表的价值情况。

《华丽志》:宇舶表2021年的销售额已超过疫情前水平,您对今年的业绩表现有何预期?

Ricardo Guadalupe:我们认为2022年的发展趋势会比2021年更好。

上图:村上隆与宇舶表经典融合村上隆蓝宝石彩虹腕表NFT

突破边界!飞向海洋和太空

——以专业科学联结制表技艺

通过与海洋、航空等专业科学领域的合作,宇舶表不仅让自身技术发挥了更大的价值,也让其制表技艺在行业互动的过程中得到发展和精进。

Ricardo Guadalupe 表示:“宇舶表始终致力于研发独一无二的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自然决定与海洋和太空领域建立合作关系。宇舶表探索计划是我们将制表技艺与专业科学联系起来的一种方式。

许多腕表品牌都与海洋有渊源,在早期的航海冒险时代,钟表时计是不可或缺的航海工具,航海钟的发明也与钟表的历史息息相关。宇舶表亦如此,正如此次 “极地舱”项目主导者、探险家 Jean-Louis Etienne 对《华丽志》表示:“海洋探索是这家制表品牌DNA的一部分。”

腕表行业还与航空甚至航天领域有渊源,飞行员仪表和航天航空计时器都与制表技艺相通。

源于这些行业特性,宇舶表发起了“宇舶表探索计划”(Hublot Xploration),进一步打破“融合的艺术”的边界,探索更广阔的领域。此次支持“极地舱”南冰洋探险正是该探索计划的一部分。此前宇舶表还曾为欧洲与俄罗斯主导的火星探测任务ExoMars的Space X Exomars Martian机器人探测器设计了相关零部件。

上图:“极地舱”科考船

——以品牌影响力推动环保事业

除了海洋探索和太空探索,“地球保护”是“宇舶表探索计划”的第三大领域。关于奢侈品牌在环保事业中扮演的角色,Ricardo Guadalupe 表示:“国际品牌的使命就在于向全世界传播,并积极推动变革。”

“极地舱”是由Jean-Louis Etienne亲自设计的零排放生态船,用于探索环绕南极洲的南冰洋水域。至今人类对这片神秘地带知之甚少,这是全球首个针对南冰洋水域的科研探险,“极地舱”收集到的生态环境数据将为国际科学界提供重要参考。

“极地舱”科考船将于2022年6月开始建造,于2023年底正式下水。整个探险项目将持续3年,直至2026年结束。宇舶表将为探险计划制作一系列幕后视频,通过多种媒体渠道将内容传递给大众,帮助环境科考项目建立全球影响力。

自2019年起,宇舶表还成为SORAI非洲和印度犀牛拯救计划的合作伙伴。宇舶表利用品牌的全球影响力,开展了一项全球性的广告活动来让大众了解犀牛的生存现状,且允许人们直接通过宇舶表官网向SORAI捐款。宇舶表和SORAI还打造了多款限量版腕表,并将其销售收入的一部分专门捐赠给野生动物关怀组织Care for Wild(世界上最大的犀牛保护组织)。(详见《华丽志》:《华丽志》对话板球巨星 Kevin Pietersen:保护濒危动物,需要创业精神和专业态度

上图:Ricardo Guadalupe (左)和Jean-Louis Etienne(右)


《华丽志》与探险家 Jean-Louis Etienne 更多采访实录:

《华丽志》:您是如何与宇舶表结缘并合作的?

Jean-Louis Etienne我在担任巴黎和摩纳哥海洋研究所总干事(Oceanographic Institute)期间获得了宇舶表年度海员奖(HUBLOT Prize for Seaman of the year)。在摩纳哥游艇俱乐部(Yacht Club of Monaco)举行的颁奖典礼令人难忘。

《华丽志》:您如何看待奢侈品牌的跨界合作,以及对环保事业的支持?

Jean-Louis Etienne正如所有其他行业一样,奢侈品牌也必须在实施环保措施方面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他们将部分经营利润用于支持相关研究项目,包括了解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这是科学界所乐见的。从这层意义上讲,我非常感谢宇舶表为“极地舱”探险项目提供的支持。

《华丽志》:您是独自到达北极的第一人,如今推动首个针对南冰洋水域的科研探险,请为不熟悉该领域的人们简单介绍一下这项工作。

Jean-Louis Etienne“极地舱”是一艘塔式科考船,由于它的稳定性,可以用于研究环绕南极洲的汹涌海域,这片海域被船员们称为“狂暴50度”(Furious Fifties)。作为地球上的主要海洋碳汇,此处海域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参与者,我们将对此地发生的各种变化进行监测。“极地舱”由环极洋流(Circumpolar Current)驱动,安静地漂流。它将配备水听器(hydrophones),以便我们能够通过被动声探测来记录海洋生物群。

《华丽志》:您看到自然环境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哪些变化?您希望通过与宇舶表的合作形成怎样的影响力?

Jean-Louis Etienne2010年4月我乘坐热气球穿越北冰洋,当时正值冬末时节,北冰洋却出现了大面积的无冰水域,这让我十分震惊。在1986年的北极科考中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在这次南极探险中,我们已无法重复我于1989-90年跨南极洲国际科考项目中狗拉雪橇的行途方式,因为当时我们行走的沿南极半岛(Antarctic Peninsula)长600公里的冰架已经在2000-02年消失不见了!

传讯技术(指宇舶表对此次科考项目的传播)将允许我们实时分享科考情况。“极地舱”项目是一次超乎寻常的探险,此科研项目旨在向学生和大众开展关于生命科学、地球科学和环境科学的教育。

丨图片来源:宇舶表提供

丨责任编辑:朱若愚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