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俱进,IKEA 组织结构酝酿大地震!究竟是福是祸?


瑞典家具巨头 IKEA Group(宜家集团,下文简称 IKEA)将掀起一场由资深高层主导的 30年来最大规模内部变革

高层表示,这场变革意在帮助 IKEA 更好地迎合消费者不断转变的口味,有效管理集团日益扩张的规模,避免市场主导者被新进者超越的命运

但是一些学者认为,所谓变革,实际上是 IKEA 内部组织结构的变革,有可能扰乱 IKEA 的高效平稳运转

Ikea-1-1

一场早有谋划的变革

IKEA 此前发布了一份 250字的声明,并未引起外界多少关注,其中表明:IKEA 计划将某些实体经营的所有权转移到设于荷兰 Delft 的宜家内务系统公司 Inter IKEA(全称 Inter IKEA Systems B.V.,)Inter IKEA 拥有 IKEA 品牌的所有权,隶属于设于列支敦士登的基金会(Interogo)。

早在 2014年末,哥本哈根城外召开的一场秘密会议,已经预示了创始人 Ingvar Kamprad 创立的组织架构蓝图将被重写。

这场秘密会议聚集了 Inter IKEA 的董事会成员。Inter IKEA 董事会主席不是别人,正是创始人 Kamprad 最小的儿子 Mathias。

相比 Inter IKEA,设于荷兰 Leiden 的 INGKA Holding(下文简称 INGKA)较少为人所知,却在庞大的 IKEA 体系中扮演着重要的业务角色。

INGKA 目前管理着 IKEA 几乎所有的“有形事务”,包括门店、家具设计、制造、采购和物流。但 IKEA 品牌、专利和业务流程由 Inter IKEA 拥有,它是 IKEA “理念”的所有者

虽然名义上 Inter IKEA 负责发展 IKEA 理念,不过其管理者坦承,数十年来并没有发生实际改变。前任高管表示, Inter IKEA 的主要作用,其实是帮助 IKEA 集团合法避税。

在 2014年召开的秘密会议上,Inter IKEA 高管一致同意从 INGKA 手中接过设计、制造、采购和物流等事务。他们认为,既然 Inter IKEA 是 IKEA 理念的所有者,它就要承担起这些职责,保护 IKEA 的未来。

Inter IKEA 首席执行官 Torbjorn Loof 透露,从今年 9月起,他们将接手设计等其它事务。

“要坚守这个理念,风险总是存在的。你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让它越来越好,然而你身边也不断发生着其它事,有一天你突然站起来说,也许这样做毫无意义。” Loof 说道,IKEA 的 CEO Soren Hansen 在一旁点头。

变革的必要性

位于 Delft 的 IKEA“理念中心(Concept Center)”,与 IKEA 总部大楼和一家 IKEA 门店相连,大楼外观依然采用经典的蓝黄色调。Inter IKEA 利用这家门店(也是它目前唯一直接经营的业务)测试新理念,最终应用于全球门店。

然而,位于市中心的 IKEA 门店的客户群日益增长,如果要满足他们“线上下单、线下取货”的要求, IKEA 理念需要从根本上做出更多改变。Loof 表示,由于 Inter IKEA 不负责物流等主要职能,他们无法改变经营理念

新的低利润零售商的涌现,特别是亚马逊这样的电商巨头的崛起,让全球零售业的竞争愈发激烈。“如果和大型超市或 DIY 业务相比,我们的利润相对较高”,Loof 说道。

过去五年,INGKA 的净利润率维持在 14%左右,Inter IKEA 利润更高;而超市(如德国 Metro AG)、或以 DIY 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如Home Retail Group,Kingfisher Plc)的净利润率基本在 5%以下;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的利润甚至在 2%以下。

ikea_650x400_51460704102

此前也有高层发起过有关组织架构重组的讨论。

前 INGKA 老板 Anders Dahlvig(Inter IKEA 现任董事)曾提议将 INGKA 分拆为设于北美、欧洲和亚洲的多家子公司,以便于管理。但这个提议从未被采纳。

2011年,Inter IKEA 曾委托一家法国咨询公司公布一份报告,报告中强调, IKEA 现行的组织架构让集团难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情况。

职能转移

在新的架构下,INGKA 本质上将只负责门店的管理

INGKA 的 CEO Peter Agnefjall (下图)说道:“我们将继续承担与顾客交流的工作”。他表示,随着 INGKA 职能范围的缩小,他们将致力于线上业务的拓展。IKEA 的电商业务落后于竞争对手,Agnefjall 表示他们还未找到合适的方式,能够在线上保持较高的利润率。他担心,顾客在线上的购买欲没有在实体店强烈。

“许多零售商的线上业务都取得了成功,但他们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实现了盈利。这才是问题所在。” Agnefjall 说道。

自 2013年上任以来,Angefjall 是 IKEA 曝光率最高的高管。有研究者称他失去了 IKEA 最核心职能的控制权,对此,Angefjall 很淡定:“现在我有很大的职权,未来依然是。”

INGKA 将设计、生产和物流部门(员工人数总计 2.5万)转移给 Inter IKEA 的计划,引起了员工的担忧。前高管 Yves Galimidi 表示,员工主要担心的是,汇报程序和职业发展规划都会因此发生改变,“这能理解”, Galimidi 说道。

Loof 表示,IKEA 的变革由公司战略推动。但律师们却说,从 INGKA 到 Inter IKEA 的职能转移,理论上会对 Kamprad 家族产生财务效益。Kamprad 家族至少只是名义上将 IKEA 的所有权转移给列支敦士登的基金会 – 可以更容易地提取资产。律师们补充说,INGKA-Inter IKEA 结构并不是为逃避遗产税而设立的。Inter IKEA 和 INGKA 允许公司比其它零售商更高效地纳税。

Peter-Agnefjall

新矛盾?

未来 Inter IKEA 和 INGKA 的关系就相当于经销商和特许经营商,可能引发 IKEA 系统的新矛盾。

不过 Hansen 表示,经销商和特许经营商之间可以存在一种良性张力,双方在业务关系上的需求也将增加。

年销售额 320亿欧元,INGKA 显然是一个强大的“特许经营商”。有学者认为,这种非一体化的商业模式,对以“团结精神”为核心价值观的企业来说并不一定有效。“IKEA 一直以来得力于整合和联结。” 瑞典 Uppsala大学的 Enrico Baraldi  教授说道。

但也有学者持相反意见。瑞典 Lund 大学副教授 Anna Jonsson 表示,内部重组为 Inter IKEA 招募合作伙伴在新兴市场经营授权门店提供了方便,能加速公司增长。

Loof 和 Hansen 拒绝透露重组计划是否由他们主导,只表示整体目标是推动增长。“我们的规模依然很小,但人们对家具的需求是源源不断的”,Loof 说道。

(消息来源:综合路透社,IKEA 官网,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Alicia)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