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人物志】中国名媛的鼻祖,最早的国际化时尚 ICON:黄蕙兰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015年服饰学会大展”定于 5月7日—8月16日召开,主题为:“中国:镜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将集中展现中国艺术和电影对西方时装设计师的影响,本次展览的艺术总监是中国香港著名导演王家卫,他的名片《花样年华》(下图)以多姿多彩的旗袍著称,旗袍自然成为此次大展不可或缺的中国元素之一。

124183132_201n

根据展会提供的预览图片,在 Dior、Gallliano、Tom Ford 等西方设计大师的作品之外(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那些年,西方设计大师们玩过的中国风) 我们惊艳地发现了一件做工极其精美的中式旗袍,出品于1932年,标签上写道:这是 1976年由顾维钧夫人赠送给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礼物(下图)。

这件有 80年历史的旗袍背后,又是怎样精彩的人生故事?好奇心驱使《华丽志》的编辑深入研究,发掘出了一段被历史湮没的中国时尚史篇。

Chinese Cheongsam, 1932;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Gift of Mme. Wellington Koo, 1976 (1976.303.1)

这件旗袍的主人,美丽大方、聪慧且胆识过人,她不仅拥有独特的时尚审美,令英国玛丽王太后、摩纳哥王妃、美国杜鲁门妻子、宋美龄等国内外名流都把她视为时尚楷模,更是拥有着卓越的外交能力,掌握多门外语的中国第一代外交夫人,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助夫君一臂之力,甚至凭一己家财翻新了当时的中国驻外使馆。她就是中国近现代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的第三任妻子——黄蕙兰

L.8711.tif

顾维钧,中国近现代著名外交家,曾任驻法、驻英和驻美大使。1919年,拒签巴黎和约,维护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尊严,创造了“弱国也有外交”的神话。生平共有过四任夫人,第三任夫人就是黄蕙兰。

宋美龄曾指出,黄蕙兰在顾维钧的外交生涯中起了重要作用。但人们往往称叹于她的交际能力,却很少注意到她对塑造东方女性之美所做出的贡献。可以说,是她定义了“名媛”这个词汇,她也是最早拥有国际化视野的中国时尚偶像。

Exif

(上图:顾维钧与黄蕙兰)

黄蕙兰——中国最会穿衣服的女人,民国 Icon

20世纪20年代,当林徽因还穿着女学生的短裙校服,新婚的陆小曼还穿着北平最寻常的旗袍,黄蕙兰已经活跃在了国际社交舞台上。在巴黎社交场上,黄蕙兰被誉为“远东的珍珠”,曾力压宋美龄,被《Vogue》杂志评为1920—1940年代“最佳着装”中国女性。作为豪门名媛,社交名流,时尚东方美的代表,黄蕙兰的服装一定是最新最流行的,连国母宋庆龄都会参考黄蕙兰的着装打扮,看看自己的服饰是否过时。据传,宋庆龄正是因为借鉴了黄蕙兰的风格,才在后来北平的时光里一直穿着旗袍。

_MG_4055

黄蕙兰 1893年生于爪哇,即印度尼西亚,是南洋富商“糖王”黄仲涵之女。她从小锦衣玉食,3岁时母亲送她的金项链上的钻石就重达80克拉。母亲除延请英文教师外,还请人教习音乐、舞蹈、美术。黄蕙兰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但天性聪颖,青少年时代即生活在伦敦、巴黎、华盛顿或纽约之间,熟悉西方生活方式,能说法、英、荷等六种语言,富有天生的交际才能。

1919年,黄蕙兰的母亲反复催促她去巴黎,理由明确:“有位先生,在巴黎等你。”这位先生,便是在巴黎和会上大放异彩的中国外交官顾维钧。顾维钧看中黄蕙兰并不是因为她家有钱,而是因为她与世界接轨的美丽时尚、不俗的交际能力、懂多国语言以及多才多艺。顾维钧的外交大使身份给了黄蕙兰用钱也买不到的荣耀,黄蕙兰动心了。

oei-hui-lan

(上图:黄蕙兰——摄于1921年)

1920年10月21日,他们在布鲁塞尔中国公使馆举行婚礼。由此,黄蕙兰在国际外交舞台的生涯开始了。她活跃在国际政坛,周旋于王公贵族左右。她年轻、美丽、聪颖、衣饰得体,举止高贵典雅,成了展示中国形象的窗口。

8e6776c6a7efce1b8b2ca414ae51f3deb58f6574

QQ截图20150408170505

作为那个年代的时尚界宠儿,她喜欢创造出新的时装样式,对服装材质异常敏感。当时的中国上流社会,女人们都热衷穿着法国衣料,中国绸缎是中产阶级的选择。黄蕙兰反其道而行之,选用老式绣花和绸缎,做成绣花单衫和金丝软缎长裤。这种神秘精致的中国风让她出尽了风头。

mw243364

她去香港,看到一些人把老式的古董绣花裙子遮在钢琴上阻挡灰尘。这裙子非常便宜,黄蕙兰就买了不少,带回巴黎,偏偏选在晚宴上穿,引起了轰动,这种古董裙的价格居然也因此哄抬了几百倍。

by Emil Otto ('E.O.') HoppÈ, photogravure, 1921

她视自己为时尚带领者,也毫不掩饰对追随者的鄙夷,说她们只是盲目的冒牌货。她嘲笑着讲了这样的事,“有一年冬天我因为皮肤病不能穿袜子而光脚去了上海,我没有告诉别人为什么,然而令我感到可笑的是上海的妇女接二连三在大冷的冬天也把袜子脱掉了,后来我的皮肤病好了,重新穿上袜子,她们一定很奇怪吧。” 她一生的优越感似乎从未改变过,不少同时代的人却认为这是对财富的炫耀,对她表示反感的也大有人在。

U626P1T1D3697428F21DT20040714004245

顾维钧正是如此,他要求黄蕙兰“除了我买给你的饰物外什么也不戴”。而黄蕙兰认为在外交场合有必要装潢门面。“这有助于使他们理解中国不能忽视,我们并非如他们想象的来自落后的国家。我们来自有权受到尊重的国家。”于是两人之间的隔膜日渐加深,顾维钧另恋上了一位不幸殉职的外交家杨光泩的妻子严幼韵。

princess-rene-de-burbon-parme-l-w-lady-mendl-mme-wellington-koo-r-wife-of-the-chinese-amb-to-the-us-at-lawn-party-at-the-baron-de-rothchilds-mansion

1956年,55岁的黄蕙兰向68岁的顾维钧提出离婚,很豁达地说:“他是个可敬的人,中国很需要的人,但不是我所要的丈夫。”黄蕙兰晚年撰写《没有不散的宴席》,谈及自己的一生和与顾维钧的恩恩怨怨;但她的心态是平和的,有怨气,无恶语,雅量大到连那位横刀夺爱的女性的名字都只字未提。

QQ截图20150408170534

晚年的她隐居在纽约曼哈顿,主要靠父亲留给她的50万美金的利息养老。黄蕙兰承认,过去的自己就是个娇惯的孩子,刚愎自用不动脑筋,到美国后才真正成熟起来。1952—1954年间她连续到美国各地巡回演讲,每讲一次 1500美元,论述中国妇女问题。

1993年12月,黄蕙兰于百岁寿辰当日辞世。

5530_155861610976_523010976_3797041_1334163_n

(本文参考自《没有不散的筵席》、老照片网站:顾维钧夫人黄蕙兰女士逸闻 等)

(责任编辑:Alicia)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