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da 集团内部管理层大换血,是好事,还是坏事?


近几个月以来,意大利奢侈品集团 Prada S.p.A 内部许多担任重要职位的高管接连离职,业内对于 Prada 集团正在进行的改善业绩和调整战略的努力能否如期奏效表示了担忧。人事地震的背后,究竟是军心不稳,还是改革的先声?

6月26日,Prada S.p.A 确认了集团战略市场营销总监 Stefano Cantino 和旗舰品牌 Prada 市场营销总监 Aldo Gotti 的离职。Stefano Cantino 已经在 Prada S.p.A 任职21年,离职前负责集团的市场营销、传播沟通和特许经营等业务。Aldo Gotti 曾担任 Miu Miu 品牌的商务总监并且是促成该品牌扩张的核心人物之一,离职前已经在 Prada S.p.A 供职28年之久。

Prada S.p.A 的一位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意大利时尚媒体 Fashion Network 采访时表示:“Prada S.p.A 处于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人员的流动是正常的内部革新流程。事实上集团的员工数量在各个层面都是在不断增长中的,尤其是意大利总部的员工和传播沟通领域的员工。”该发言人还解释说,目前集团正在利用新的资源以加强管理,但拒绝透露具体的人员姓名和所担任的职位,仅宣称 Cantino 和 Gotti 的职位不会被新人替代。

多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奢侈品行业业内人士称,近几个月以来 Prada S.p.A 内已经有多名管理层关键人物选择离职,其中包括 Gherardo FelloniFrancesca BertonciniSerge Carreira

Gherardo Felloni 此前曾在 Dior Couture 任职,在 Prada S.p.A 期间负责 Miu Miu 的包袋及鞋履设计,三个月前他从 Prada 离职,担任 Tod’s 集团旗下法国奢侈鞋履品牌 Roger Vivier 的艺术总监(详见《华丽志》:人事动向|Miu Miu 设计师跳槽 Roger Vivier 接任创意总监)。

Francesca Bertoncini 原为 Prada S.p.A 鞋履事业部的零售销售总监,四个月之前她接任了美国鞋履品牌 Stuart Weizman(隶属于 CoachKate Spade 的母公司 Tapestry, Inc.)的销售规划副总裁一职。

而此前担任 Miu Miu 成衣系列的销售规划总监的 Serge Carreira 则在去年夏天接管了英国设计师品牌 Mary Katrantzou。对此,Prada S.p.A 方面表示不愿对三人的离职进行评论。

Prada S.p.A 在过去四年里销售额一直呈下滑态势。今年3月份时 Prada S.p.A 公布了2017年财务数据,净销售额同比下跌3.6%至31亿欧元,净利润同比下跌4.3%至2.49亿欧元,相比过去一年奢侈品行业总体复苏的大势逊色不少。但集团CEO Patrizio Bertelli 却表示,集团已经实施了多项战略举措并且从中受益,他有信心在2018年扭转集团业绩的下跌趋势并恢复增长(详见《华丽志》:Prada集团2017财年销售利润双双下滑,但过去几个月恢复增长,CEO对未来信心十足中国消费者需求强势,Prada S.p.A 2018年开局恢复增长,股价大涨14%)。

不过也有人对 Patrizio Bertelli 的表态不置可否,一位在 Prada S.p.A 工作的匿名消息人士称:“每次在向外界宣布集团业绩时,Bertelli 总是承诺集团会进行改变,但他承诺的这些改变却从来没有真正发生。正因如此,那些需要改变的人就会选择去别处。”

Prada S.p.A 旗下除了拥有旗舰品牌 Prada 和 Miu Miu 外,还有鞋履品牌 Church’sCar Shoe

集团从三年前起开始投身于电商业务,比其竞争对手 GucciLouis Vuitton 要滞缓许多,更遑论 Gucci 和 Louis Vuitton 每年在数字化传播沟通和电商渠道的大手笔投入。与同样来自意大利的 Salvatore FerragamoTod’s 一样,Prada S.p.A 在吸引更为年轻和热爱通过网络沟通的消费者方面存在不小的难题。也正是因此,Prada S.p.A 在2017年未能像 Gucci 和 Louis Vuitton 一样,借势奢侈品行业复苏的这股东风。

Exane BNP Paribas 法国巴黎银行奢侈品产品研究部负责人 Luca Solca 表示:“与 Gucci 和 Louis Vuitton 相比,Prada 似乎不太符合‘新奢侈品’的要求。进行管理层重组是 Prada S.p.A 扭转跌势的正确方向,当然加快数字化进程以弥补滞缓劣势也是不得不关注的重点。”

事实上,这两年 Prada S.p.A 也确实在奋力弥补数字化进程迟缓所造成的缺陷。目前,Prada 已经在欧美地区推出了本土化的电子商务平台,2017年底更是将其范围拓展到了中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等国家,并在2018年进一步覆盖中东和拉美地区(详见《华丽志》报道:业绩持续低迷,Prada S.p.A CEO仍乐观十足:数字化改革终将获得回报!)。还推出了专注于亚洲市场的游击店,加强数字化建设,并与各地的意见领袖开展合作,不过,为了不稀释品牌价值,Prada 对推出联名系列的形式并不是太热衷(详见《华丽志》报道:数字化进程迟缓的 Prada 奋起直追首次在中国触电的Prada决定“单干”!《华丽志》从四个维度剖析它独到的官网电商策略)。

业内分析人士称,尽管 Prada S.p.A 目前的成衣系列仍旧受到时尚界的赞誉,但集团领导应该学会了解当今时代的品味并更新品牌的设计。有分析师表示:“Prada 的审美对于年轻人来说不够吸引人,因为其设计显得比其他品牌更为生硬。对此我感到非常遗憾,事实上巴洛克式的精髓和复古风格也是可以与时俱进的,Gucci Saint Laurent 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两个品牌都在原先设计理念的基础上赋予了品牌更为新鲜的视野和阐释。”

Fabio Zambernardi 自2002年11月起担任 Prada 和 Miu Miu 的品牌设计总监,可谓是集团掌门人 Miuccia Prada 在创意工作室的左右手。与 Stefano Cantino 有着多年愉快合作的 Fabio Zambernardi 并未受到老伙伴离职的影响,目前仍在集团内担任原有职务。

考虑到 Prada 品牌此前的过激扩张稀释了品牌形象并削弱了其盈利能力,集团已经弱化了 Prada 在全球范围内的零售网络扩张

分析师们还强调,Prada S.p.A 在产品提价方面显得过于粗暴,此外集团也没有能够在入门级和中档产品中引入足够的新产品。更为甚者,Prada 没能在推出 Saffiano 皮制成的“Galleria”手包后再度创造出新的畅销品,也没能更新其尼龙包产品线。事实上,与皮质手袋相比,尼龙包对大多数顾客来说都显得更为“亲民”。

股市方面,目前 Prada S.p.A 在香港证交所的股价为每股36港元,低于2011年初发行时的每股39.5港元,更是远低于2013年9月时所创的最高记录每股80港元

不过由于外界对品牌声誉和集团重回增长的信心,Prada S.p.A 的股价估值水平在同业一直较高,约为集团预期净利润的35至40倍,纷纷上调目标价(详见《华丽志》报道:看好品牌的数字化战略,意大利两大投资银行上调 Prada 集团股票的目标价)。而奢侈品行业的其他上市公司这一倍率的平均值则约为31倍,而法国奢侈品巨头 LVMH 集团的这一倍率则仅为30倍。

今年年初时,Prada S.p.A 的股价更是在短短的三周内上涨了20.67%,引发了外界对于 Prada 是否成为潜在并购对象的传闻(详见《华丽志》报道:Prada 股价连连上涨引发收购传闻,分析师表示:没听见风声)。

6月8日时,Patrizio Bertelli 明确表态,他并没有出售 Prada 的打算,并且表示他的儿子 Lorenzo Bertelli 在未来可以接自己的班。Lorenzo Bertelli 去年九月放下了拉力赛车手的职业梦想,加入 Prada S.p.A 担任数字传讯主管,但公司此前一直未公布此项任命(详见《华丽志》报道:放弃赛车手的梦想,Prada夫妇的长子正式进入家族企业担任要职)。

奢侈品行业专家 Mario Ortelli 是一家专业从事兼并收购的咨询公司的所有者,他表示:“数字化和消费者情报是目前奢侈品行业最受追捧的两大研究对象,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意识到了它们的重要性,因为它们能够使得企业和品牌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具备显著的优势。大多数的奢侈品公司正在加强在这两个领域的组织结构,创造出相应的岗位并聘请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这些人有很多都来自于其他部门,特别是 IT 和技术部门。”

丨消息来源:意大利网站 Fashion Network,《华丽志》历史报道

丨图片来源:Prada 官网,视觉中国

丨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