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艺术节”是什么?又应如何“汉化”?文旅产业专家王旭 @【华丽TALK】


从东京驱车三个小时才到达日本中部地区的新泻县,旅程劳顿,却依然阻挡不了无数游客慕名前往,只为亲身感受“活”在乡野间的艺术——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2018年,该艺术节 50天展期访客人数近70万

近年来国内多地也陆续出现了类似的文旅项目尝试,包括将于明年揭幕的首届“桐庐大地艺术节”,这也是由北川富朗先生领导的日本著名“大地艺术节”在中国的首个项目。

第26期“华丽TALK”,《华丽志》邀请到SMART度假产业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大地艺术节”资深专家,资深建筑设计师王旭,现场他通过行业范例——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为大家深度剖析了“大地艺术节”的幕后故事及其“汉化”路径。

王旭,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设计学院建筑学硕士,具有丰富的国内外大型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设计项目经验,擅长大型商业综合体和度假酒店设计。2012年,他以产品导向的思维打造了SMART度假产业智慧平台——整合汇集度假产业所需的全部资源,为全域旅游、度假综合体、特色小镇、乡村文旅综合体等提供全程解决方案,推动行业创新发展。SMART度假产业专委会是“桐庐大地艺术节共创联盟”六家发起机构之一。

何谓“大地艺术节”?

本与源

“大地艺术节”既可单指北川富朗最早开创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也可泛指从该艺术节衍生出的“大地艺术节模式”。目前日本由北川富朗亲自策展的还有“濑户内国际艺术节”、“北阿尔卑斯国际艺术节”以及“奥能登国际艺术节”。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作为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广泛的综合性户外艺术节,始于2000年,每三年举办一届,内容形式包含艺术作品展览和艺术文化活动。

从王旭作为行业专家的角度来看,该艺术节又是一个以艺术旅游加艺术商业为主体的复合型文化体验旅游目的地,让所有在地居民通过为游客提供食、住、行、礼品购买等服务,获得收入,从而带动整个乡村的经济循环。

“越后妻有”并非是日本的某个行政区划名,而是由新泻县的两个古地名合并而成,包含了十日町和津南町两个行政区,总面积760平方公里,但常住人口仅剩7万人。“越后妻有”在日语中有“远方死角”之意,也侧面反映出北川富朗先生的创立初衷——用艺术激活不断衰颓(人口日益稀少,老龄化日趋严重)的日本乡村,让原本荒芜的地方变为乌托邦。

特征:无边界

现场,王旭用一句话总结了大地艺术节——“无边界”:内容无边界,地域无边界,体验无边界,参与者无边界。

  • 内容

以艺术为主轴的同时,大地艺术节的内容还融合了地区文化、传统耕作、土特产品、娱乐表演、美食美酒、手工技艺、民间节庆、自然山水、交通住宿等

艺术为核心吸引力,创办六届以来,共汇集了734位国际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的作品:

《河川去哪儿了》/2000/矶辺行久

用黄色的杆子标记出河川的岸线,勾勒出其从古至今的变迁轨迹。

“看似简单,但背后其实是当代艺术家在以自己的方式去讲述一段故事或传达一个观点。无论你是付费看展,还是掏钱购买,这就表明他(她)的故事或观点说服了你,此时艺术家也通过其作品跟你的个体时间建立了联系,”王旭就该作品解释道。

《棚田》/2000/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

田野中竖立着3米高的小人雕塑,重现当年农耕劳作的场景。同时钢丝上悬挂着镂空金属字构成的日语有关四季耕耘诗歌、俳句。

越后妻有艺术节最知名的艺术作品之一,在落地后还起到了感召作用,废弃了的稻田又重新得到耕种。“这就是一种微小的改变,艺术对大地起到了推动作用。”

《为了很多失去的窗户》/2006/内海昭子

在广袤的田野间树起一个窗框,让游客可以站在窗前欣赏对面河川房屋的风景,暗示了很多当地人的离去,房屋被废弃。

王旭透露这是该艺术节亮相频率最高的作品之一,他提到“创意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可以用微小的东西来撩拨你的心情。所以很多时候文旅或艺术的价值不是由硬件成本投入所能决定的”。

让自然农田也成为景观:

冬季夜后的农田

《花开妻有》/2003/草间弥生

公共设施艺术化:

《农舞台》/2003 / JEAN(法国)

是一个公共建筑,立面在二楼,内设展馆、还有餐厅(由米其林三星厨师对当地食材重新演绎),下面的公共空间可为市集、演出所用。

多彩的艺术活动:

《雪花火》/2017 

《雪见御膳》:类似于农家乐

《雪地艺术徒步》

  • 地域

在田间、山野、水畔、林涧、农屋等所有能想象到的地方,都有来自全球的艺术家们留下的各式各样的常设装置或建筑。游客们需在地至少停留4~5日,才能打卡所有艺术品。

尺度的拓展、时间的拉长,让传统一点一地的旅游景点,拓展为一方一片的全域旅游。

垃圾场改建/2003/ Architectural Office Casagrande&Rintala 建筑事务所(芬兰)

原为当地的垃圾填埋场,建筑师将垃圾清理后,用白沙铺陈,锈蚀的钢板围合,另一边还有小舞台,再加上轮胎秋千等,改造为一个玩耍嬉戏的空间。

清津峡隧道改建/ 2018/马岩松+MAD Architects

原为当地的一个老峡谷和隧道,近隧道入口新建了一间木屋,二层是温泉足浴池,屋顶设有一面镜子,让游客在泡脚之余还能通过镜子反射看到屋外峡谷的美景。

隧道内另外的静观装置,利用浅水池加不锈钢镜面,将内外景色以及人的剪影完美融合。

《再构筑》/2006/行武治美

早期被时尚杂志曝光最多的作品之一,原为小杂货铺,用无数圆形小镜面装饰后,成为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艺术作品。

  • 体验

在整场活动中,游客的睡、吃、看、行、听都能沉浸在一个被设计过的艺术场景中,五感因此获得高度满足。

《梦之家》/2000/玛利亚・阿布拉莫维奇

民房改造而成,让游客和艺术住在一起。

《光之屋》/ 2000/詹姆斯・特瑞尔(美国)

屋顶设置天窗,白昼赏云,夜晚观星。

观光列车上:看风景、吃美食、观演出

  • 参与者

在大地艺术节,艺术家们不再是孤独地创作,而是与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身份的志愿者,以及当地原住民产生交集,协力制作作品,最终才能呈现一场盛大的活动。

比如原住民会参与艺术布品的刺绣工作

志愿者团队“小蛇队”负责废弃旧屋的垃圾清扫工作

艺术家、志愿者和原住民共同完成作品的搭建工作

很多二代三代企业家也会参与到越后妻有农事活动以及志愿者队伍

王旭指出,年轻企业家的参与也是北川富朗先生尤为重视的一点,他强调当代企业家中的一个群体现象:一些二代三代企业家已经不再满足于纯粹的经济收益,而对用个人资金或力量去支持艺术活动更感兴趣,从中能获得非常强的满足感。像大地艺术节这样的活动,其实是对人内心深层需求的一种感知或探索。

“汉化”路径:重在人的参与

最后,王旭借由今年参与第二届濑户内亚洲论坛后的一些经验,与大家分享了对大地艺术节在当下中国发展路径的思考。王旭告诉大家,他所在的小组在讨论到未来国内艺术节发展核心路径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人的参与为首要因素”。“一场艺术节的产生当然会涉及到经济、商业、政策等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包括艺术家、志愿者、在地居民、游客等人的参与,这个艺术节才能成立,”王旭进一步解释道。

据王旭介绍,北川富朗在策划首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前,花了四年的时间,给当地的老人们做了2000场说明会,告知他们艺术节的意义价值。用王旭的话说,北川富朗在筹办艺术节时“非常注重对土壤的耕耘”,这也是为什么游客们去到日本这些艺术节能够感受到当地居民的热忱,服务周到,因为大家在思想认知上形成统一后,所有交互都是发自内心。 王旭指出:“文旅产业的硬件部分除了钱以外其实是没有门槛的,真正能让游客反复回到同一个地方的往往是人和人文。人类社会的价值趋向正在从硬件转向软件,向非物质文化领域转变。”

正如王旭在分享过程中提及的另一位行业专家孙倩所说,过去30年中国发展太快,以至于大家无暇顾及经济以外的事物,但如今中国处在一个拐点上,大众的目光开始转向对生命价值、意义的探索和思考。王旭认为,当下是文旅产业趋近最好时代的阶段。但他也借由孙倩老师的观点,指出“中国的大地艺术节在遵循北川老师的理论的同时,也要结合中国实际现状,包括经济,文化等,让政府、企业、艺术专家以及大众能够很好地结合起来。”

本期【华丽TALK】第二部分,王旭还回答了现场观众的提问,以下是部分节选:

除了和朋友去参与日本的大地艺术节以外,您是否有在国内组织或参与可以推动类似大地艺术节这样的活动?有什么成果?

王旭:我们自己有举办名为“无想而为”的南京溧水无想山全域旅游公共艺术装置设计竞赛,大概有一千多名艺术家参赛,最后提交作品有约700件,从中选出36件,作为首期落地的艺术品。如果说北川老师是金字塔顶尖的艺术家,那我们所做的其实是在给年轻艺术家机会,甚至无论你是不是艺术家,只要提交作品,你都有资格参与进来,认识很多朋友,也见识到很多其他作品。所以我们举办该竞赛的初衷是能将更多圈外的人拉到艺术圈子里。

这一实践在我看来还是很成功的,我们用非常小的代价取得了要花费很高成本才能创造的品牌价值。我们在这一过程中坚持的一个理论是打造IP、人才、内容和社群,这四点往往不是传统文旅企业会讨论的。但真正文旅,你不可避免地会谈到IP,就像北川老师自己就是一个IP,第一届大地艺术节的艺术家们可能仅仅为他而来;有了IP 以后,就能吸引很多人才前来为其献力;有了这些有趣的人,就不怕没有内容,但任何没有门槛,复制而来的内容都不是你自己拥有的,重要的是差异化;最后就是社群,好的内容会为你带来一个核心群体,这些社群的生态便足以支撑你的项目。

大地艺术节必然也看重用户,刚刚您也有提到两届的作品之间可能互相也有关联性,会衔接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但这类作品是否真正对游客有吸引力呢?

王旭:那些一直会保留的艺术作品只是少数,参与的艺术家在创作时也并非以做永久展品为目的,所以每一届还是有很多新作品出现的。

无论是日本文化,还是中国文化,都在不断迭代,所以不断更新的作品也成为游客故地重游的理由。另外文旅中人文的部分永远比固有的东西更有吸引力。从社群角度而言,每个时代虽发展不同,但都有该时代的一群人所集成的网络,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这些可以传承给下一代,但不能强迫下一代去完全复制。


关于《华丽志》和“华丽TALK”

《华丽志》Luxe.CO 是致力于联结全球时尚创新的商业财经媒体和信息服务平台。

《华丽志》始终如一地面向海内外品牌/企业/金融机构的创始人、CEO、合伙人等商业领袖,时尚产业链上下游的行业专家,高级管理者以及专业读者们,提供最及时、客观、深度的全球品牌经营管理,时尚消费领域创业投资,兼并收购,行业报告及数据分析等方面的权威资讯。至今,已成为获取全球时尚商业财经资讯,洞悉全球时尚产业发展,连接时尚消费领域人脉及资源,实现企业及品牌精准传播的最佳平台。

“华丽TALK”是由《华丽志》打造的精品沙龙系列活动,每期邀请艺术、时尚、创意领域的资深人士,带来小范围、高密度、高品质的主题交流。


关于 SKP RENDEZ-VOUS

SKP RENDEZ-VOUS坐落于北京SKP 4F,是北京SKP在馆内全新打造的一处包含新概念书店、时尚创意西餐、生活好物、艺术展演与文化沙龙的跨界组合。

SKP RENDEZ-VOUS的构想始于书店、但不止于书店。她以全球视角寻觅文化、艺术、设计、生活方式等领域的最新动态,为野心勃勃的生活家、知食分子与时尚人士提供永不过时的创意与灵感。

丨图片来源:华丽志;嘉宾提供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