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中国时尚企业紧急“转型”,驰援抗疫前线|《华丽志》特别报道


在全民“抗疫”的特殊时期,时尚行业同样面临突如其来的考验。但许多企业都努力排除万难,积极采取行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截止2月7日晚9点,《华丽志》陆续收集到了79家海内外服装、美妆和奢侈品品牌集团,以及时尚零售企业的捐款捐物信息,详见:抗击疫情,这79家海内外时尚企业伸出了援手!(截止2月7日21:00的捐款信息汇总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具备自有产能的本土服装和纺织企业还克服困难,采取“紧急转型”的措施,将原本用来制作服装的生产线,转产口罩、防护服等抗击疫情的紧缺产品,驰援前线。以下是《华丽志》了解到的最新情况。

从服装转战防护品,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疫情突袭,防护用品的短缺成了眼下的一大难题。特别是口罩、防护服的供给,尚无法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而受到春节假期的影响,相关医疗器械厂商工人紧缺、复工率不足,产能进一步受到了限制。

为缓解防护品短缺的问题,利郎鄂尔多斯三枪雅戈尔等知名服装企业都第一时间响应政府号召,结合自身优势,迅速从服装转产口罩和防护服,并在短时间内实现了产能从无到有的突破

然而对于服装企业而言,要在短时间内研发并生产专业防护用品并非易事。除了需要解决原材料和设备调控、人员配备、技术和工艺等诸多问题外,还需要落实生产线的改造或引进、车间的改良甚至新建等工作,意味着企业需要争分夺秒地调动各方资源。

男装品牌利郎在接到相关部门的支援请求后,迅速成立了防护服生产制作小组,从男装转产防护服。1天内,利郎紧急调配面辅料、引进35台全新专用设备并完成了样衣生产。从生产出第一件防护服样衣,到安排技工进入各岗位试投产,再到组织流水生产大货,利郎仅用三天时间就实现了专业防护服的量产

以绒纺为主要业务的鄂尔多斯集团,尽管在装备和技术方面具备一定的基础条件,也仍然面临原材料紧缺的问题。在接到命令后,公司迅速从周边搜集原材料,在与无纺布生产商取得联系后,将生产大衣的工厂临时用作口罩和防护服生产

内衣品牌三枪在1月下旬开始行动,迅速将本地工人召回工厂,三天内拉开了一条防护服的生产流水线,2月1日打样出了第一件防护服的样衣。经专家审核和相关部门确认后,很快准予投入生产。

另外在实际生产中不能忽视的是,一次性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的技术高标准对生产环境有着严格要求,意味着企业还必须具备符合标准的无菌洁净车间等条件。对此,利郎选择了与其它企业合作的方式

晋江食品企业久久王的车间经考察通过了审批程序,确认可以生产防护用品后,利郎立即进驻久久王的洁净车间安装机器设备,并投入到防护服的研发与生产中。与久久王、斯兰集团浔兴拉链等多家晋江企业通力合作,利郎最终研发生产出了三天便可以进入量产的医用防护服。

上图:无菌生产车间

这些服装纺织企业在行动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到,面对疫情,本土服装企业临危受命、全力以赴,通过协调各方渠道组织生产资源,短时间内具备了一定的防护品生产能力,实现了防护品产能从无到有的突破。

据《华丽志》初步统计:目前一批本土服装企业在防护品的研发和生产上已经取得如下进展:

1月26日,内衣品牌三枪开始组织生产资源,目前已初具规模达到日产5000套的生产能力,第一批货在2月5日交出,下一步力争尽快将日产能提升到8000套以上。

1月27日,服装企业雅戈尔表示,该集团研发团队正在抓紧研发新型口罩,用于病毒预防,研发成功后将马上投入生产。

1月28日,羊绒企业鄂尔多斯将大衣生产线改为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目前的产能预计确保每天生产防护服约5000件、口罩约5000到10000个。

2月3日,服装企业红豆集团宣布,公司经营范围新增“第一类医疗器械生产,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公司将在取得相关备案批件后,生产医用一次性防护服。与此同时,公司的首套一般防护服已顺利下线。

2月6日,男装品牌利郎宣布,该公司研发的防护服已经交付政府验收检测,进入量产。利郎称,后续随着生产人员陆续到位,第二批、第三批医用防护服也将产出驰援疫区一线。

上图:利郎研发的医用防护服

此外,一些服装企业还从生产线上抽调熟练员工,协助医疗企业生产防护品:

1月25日,女装集团雅莹从生产供应链上先后抽调43名一线志愿者骨干,包括缝纫工和裁剪工,支持世源科技医疗有限公司,投入到赶制防护服的生产中。

1月31日,山东如意集团派出纺织技术骨干,支援健达医疗器械公司的防护服生产。

截至2月7日21:00,《华丽志》收集到了近80家国内外服装、美妆和奢侈品品牌集团,以及时尚零售企业的捐款信息(详见:抗击疫情,这79家海内外时尚企业伸出了援手!(截止2月7日21:00的捐款信息汇总))。

丨图片来源:利郎

丨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