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健康生活方式领袖,还是伪科学鼓吹者?好莱坞女星温妮丝•帕特洛创办的 Goop 估值已达数亿美元


2008年初,好莱坞女星 Gwyneth Paltrow(温妮丝·帕特洛)创办了互联网生活方式品牌 Goop。十年过去,Goop 已经成为了wellness 领域最为炙手可热的品牌之一。

所谓 “Wellness”的市场涵盖范围极广,其中包含身心健康、疾病预防、健康水疗等多个领域。非营利组织 Global Wellness Institute 收集的数据显示, 2017年,该市场的总价值相较2015年增长了13%,达到了4.2万亿美元。其中,个人保健、美容抗衰老市场最大,市场价值为1万亿美元。健康饮食、营养减重市场价值位居第二,为7020亿美元。

从 Goop 创立之初,Gwyneth Paltrow 就经常与用户分享一些当时极为冷门的健康知识和保养方法,其中有的逐渐风靡全球,使 Goop 成为了不少女性群体中的“保健圣经”。Goop 也是健康饮食、营养减重市场迅速发展的重要推手之一。

风投机构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的合伙人 Tony Florence 表示, Gwyneth Paltrow 颇有远见,很早就发现了 Wellness 这个特殊领域的发展潜力。

市场研究公司 PitchBook Data 收集的数据显示,截止至目前,Goop 已经获得了超过8200万美元的融资,而市值也早已超过此前估值的2.5亿美元。

《华丽志》此前对 Goop 融资的相关报道:

Goop 平台上商品种类繁多,从奢侈品包袋到各类家居用品应有尽有。不仅如此,Goop 旗下还推出了自有保健品牌和轻奢服装品牌 G Label (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好莱坞女星 Gwyneth Paltrow 推出互联网直销的轻奢时装品牌,每月上新款式不超过5个目前,Goop 自有品牌每年销售额同比增长50%,产品销售占 Goop 总销售额的70%。过去两年,保健品销售额和举办活动的收入翻了三倍。

伪科学之争

虽说拥趸者众多,但 Goop 也一直因为倡导、出售没有丝毫科学依据的保健商品面临着市场及消费者的质疑。也有人怀疑,这种疑似伪科学的小众保健方式直接导致了去年 Goop 与美国传媒巨头康泰纳仕(Condé Nast)的分道扬镳。(详见《华丽志》相关报道:与康泰纳仕合作仅一年即告分手,好莱坞女星 Gwyneth Paltrow 的生活方式品牌 Goop 将独立出版杂志好莱坞女星Gwyneth Paltrow联手Anna Wintour发行纸质季刊

Goop 也曾因此被消费者告上法庭,并支付了14.5万美元的赔款。但即使如此,Goop 也对产品充满信心,她们只为消费者进行了退货,并修改了商品简介,不再大肆宣扬产品的效用。

诉讼风波之后,Goop 推出了科学管理保健门户网站(Science & Regulatory Wellness Portal),并组建了由认证针灸师、营养生物化学家和传统中医领导的科学研究小组,希望在2019年中,能够为其出售的所有产品提供质量、安全性和产品效用的证明。

Kimberly Kreuzberger 表示,创立研究小组的目的是为了增强对 Goop 品牌业务发展的可控性。产品具有一定的功效,品牌也不会辜负消费者十余年来的信任。

Gwyneth Paltrow 一直表示,Goop 不是正统的医疗平台,只是女性讨论替代医疗方案的平台。Goop 的首席内容官 Elise Loehnen 表示,很多人都很肤浅的认为,女性与男性相比只是性格更为极端,拥有生育功能而已。但其实不然,女性与男性有着很大的不同,很多听起来匪夷所思的症状都是真实的。

事实上,男性与女性的医疗方式确实存在着很大的不同。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研究结果显示,对于疼痛,女性更加敏感,但对止痛药的耐药性却更高。即使患有同一种疾病,女性患者也会出现多种不同的症状。

加拿大艾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健康法律法规教授、《Is Gwyneth Paltrow Wrong About Everything?(Gwyneth Paltrow 说的都是错的吗?)》的作者 Timothy Caulfield 却并不相信这些。他认为,这一切的都是 Goop 用来推销商品,增加收入的噱头。好的故事比数据更能打动人心,Goop 正是通过这一点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 Goop 与其他明星创立的保健品牌都推动了建立在伪科学基础上的医疗方式

In Goop Health 活动

3月9日,Goop 在纽约 Seaport(南街海港)举办了 wellness交流活动 In Goop Health。

从2017年第一届活动开始,In Goop Health 活动便获得了很多消费者的支持。即使入场费价格不菲(根据服务类型不同价格为1000美元或4500美元),本届依旧有600余人参加了活动。参与者需签署了无责任协议,表示愿意自主承担一切活动中使用商品或服务产生的不良后果。

活动中,Gwyneth Paltrow 、自称具有“医学直觉、生物感应本能”的医师 Caroline Myss 与参会人员进行了互动。Gwyneth Paltrow 肯定了 Caroline Myss 的能力。她表示,自己的朋友身患西方医学无法治愈的慢性疾病,但 Caroline Myss 却使她的朋友恢复了健康。Caroline Myss 表示,她能够检测出现有医学手段诊断不出的极为早期的疾病。人们之所以参加活动,是为了了解替代疗法及保健行业风向,她的能力与之前风靡全球的纯天然护肤品、超级食物和灵气疗法是一样的。

花费巨资参加 In Goop Health 活动的却不完全都是 Goop 的信徒。很多公关、品牌方面的专家,美容行业的代表都希望通过参加活动完善自己的交际网络,借助 Goop 提供的平台将自己的想法转变为大把的金钱。

活动参与者Leigh Winters 正在试图推出自己的芳疗护肤品牌。她表示,虽然入场券价格客观,但却带来了很多与行业著名平台合作的机会。无论人们对 Goop 的看法如何,但平台的成功确实值得人们仔细研究。Goop 不只引领了时尚潮流,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Goop 是此类生活方式平台的领导者,平台带来的曝光率对品牌来说至关重要,很多小众企业都是在登陆 Goop 平台后打开了通向主流市场的大门。静脉注射疗法公司 The Hydration Room 的运营总监 Shaun Hayward 表示,四年前人们认为静脉注射疗法是无稽之谈,是 Gwyneth Paltrow 将其推广给了消费者。

公关公司 Full Picture 的公关部总监 Rachel Hillman 将本次活动当作了一次绝佳的市场调查机会。对于她来说,Goop 是一个品牌推广平台。产品与服务本身并不重要,如何包装使得品牌脱颖而出才是人们应该学习的重点。Goop 的出现迎合了潮流与特定生活方式的人群。她表示,如果能够找到合适的切入点,人人都可以获得相同的成功。

加拿大瑜伽和休闲服装制造商 Lululemon、轻奢旅行箱品牌 Tumi、加拿大环保鞋履品牌 Native Shoes 等品牌也赞助了本次活动,在活动现场设立了小型推广柜台。

丨消息来源: 彭博社、Goop 官网、Vogue

丨图片来源: Goop 官网

丨责任编辑:LeZhi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