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波司登、江南布衣高管谈时尚奢侈品牌 IP保护丨《华丽志》独家报道


“原创设计”是时尚产业发展的原动力。尽管全球时尚产业链纵横交织,不同地区的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但人们对于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力度普遍都在增强,在中国尤其如此。

根据中华商标协会公布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商标申请量为669.4万件,商标注册量399.6万件,截止9月15日我国有效注册商标量达到了2696.8万件。其中,与时尚产业密切相关的第25类,服装鞋帽申请量分别是37.6万件和37.5万件。在上半年疫情严重影响的情况下仍保持了增长,体现出中国经济的韧性以及国内企业品牌保护意识的提升。

最近,2020年度中国时尚产业知识产权大会(以下简称“大会”)在北京举行。这次大会由中华商标协会、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办由中国时尚知识产权保护中心承办,并得到了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中国纺织建设规划院等相关部门领导的大力支持。

多家知名时尚品牌和零售企业代表出席了本次大会,如: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总裁办/机构事务部负责人于剑先生、雅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张华明先生、阿里巴巴平台治理品牌合作总监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旭明先生、京东集团法务与知识产权部总监王珏女士、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品牌和国际公关副总裁司徒慧文女士、晨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品牌总经理尹家珏女士等。

《华丽志》高级副总裁、华丽智库项目总监王琼受邀主持“从国际视角看知识产权保护与可持续时尚”论坛,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裁朱琳,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集团副总裁倪国昌参与了讨论。

中国时尚知识产权保护的三大趋势

大会开幕式上,中华商标协会会长马夫分享了中国时尚知识产权保护的三大趋势:

  • 时尚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从单一案件解决向整体保护策略过渡,体现企业对知识产权保护从被动解决到主动统筹的变化趋势。
  • 时尚行业具有更新迭代快的特点,对知识产权保护时效性要求比其他行业更高,推动多渠道纠纷解决机制是目前时尚知识产权的趋势之一。
  • 通过与相关国际组织及行业组织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对话机制,为服装行业的国际化过程中的知识产权问题提供咨询和援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交流合作和会商机制。

(注:中国市场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去年由中华商标协会、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共同设立。今年10月时尚知识产权保护平台上线运营,可为企业和设计师提供原创设计版权登记,版权交易等一站式版权问题解决方案。)

开云谈品牌建设与知识产权

品牌是一个企业的无形资产,是一个企业乃至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品牌建设与知识产权是密不可分的”,开云集团(Kering)总裁办、机构事务部负责人于剑在大会上说道。他从“知识产权保护与品牌塑造“的角度,分享了关于时尚、奢侈品牌如何塑造品牌IP以及如何运用相关知识处理侵权案件的观点。

于剑认为,目前中国时尚产业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和欧美国家仍然存在一定差距,而当务之急首要保护的是“设计师的创意,这是最宝贵的”。他说,“如果我们不保护设计师的创意,没有人负责创意工作,时尚就失去了源头,我们的时尚行业就没法再发展了。”

以开云集团为例,公司制定了一整套知识产权政策,在整个组织内非常重视品牌的知识产权保护。为此集团设立了专门的 IP部门,一年要处理一千多起案件。

首先,团队通过搜索相关线索,通过律师等各个渠道和当事人沟通,同时也有内部法律团队,尤其在亚洲帮助品牌解决维权问题。同时,公司和当地的公安,市场局等部门进行密切沟通,通过一些培训以及知识分享等,提高地方政府人员的执法水平和执法意识。最后,如有需要,通过跨部门合作,协同处理单个部门无法处理的维权问题。

中国时尚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目前面临一大难题即,维权成本高。于剑介绍,“虽然伴随着相关法律的逐步健全,1:1的抄袭现象正在减少,但是仍然存在‘傍名牌’、‘搭便车’的近似商标抄袭同款设计,导致维权成本特别高”。

波司登和江南布衣的知识产权保护举措

在《华丽志》高级副总裁、华丽智库项目总监王琼受邀主持的“从国际视角看知识产权保护与可持续时尚”论坛环节,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裁朱琳,江南布衣服饰有限公司集团副总裁倪国昌分享了时尚企业目前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举措、经验及建议。

以下为论坛摘要:

王琼:去年,中国商标协会和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共同设立了中国市场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当时您就曾代表波司登集团出席并积极参与。可否为我们介绍下波司登集团为何对知识产权这么关注,最近做了哪些新的动态,以及未来的计划?

朱琳波司登一直关注知识产权的保护,我们也相信对知识产权投入一定会带来更长远的利益。就以商标为例,早在1992年注册波司登商标时就同步在美国、加拿大、瑞士等60多个国家进行注册,现注册商标件达到了960多件,涵概45个类别。

在企业内部,我们会制定一系列促进知识产权保护的管理制度和风险预案,覆盖研发、生产、销售、出口外贸、品牌授权、技术转让等主要的经营环节。强化知识产权管理,才能推进知识产权增值。

未来,我们会将重点放在原创设计和面料功能上,目前正在筹备规划一个全球性羽绒服科研中心,通过和国际高端面料供应商以及科研单位合作,共同研发功能性、科技性面料,在提升产品性能的同时,让产品变得更加环保。

此外,我们还会在研发中心建立一个数字化的消费者信息数据库、版型库等,全方位分析多元化场景式的消费方式,使产品更好的适应当代消费者。

王琼:波司登最近再次与国际知名设计师高缇耶 Jean-Paul Gaultier合作发布“新一代羽绒服“系列,从知识产权角度出发,如何看待跨界联名IP的选择和跨界?

朱琳跨界合作对品牌方来说,其IP背后的意义不仅仅是商业价值,更多是拓展消费群体,建立与合作IP消费群体的沟通渠道。

在选择IP方面,我们企业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原生 IP出现,现在国潮风很热,所体现出的是我们中国人精神诉求升级所催生的文化属性回归,也是当下这一代人对中国文化的认可和自信。所以我们希望能通过与中国 IP的合作,将中国设计更加全面的展现出来。

王琼:近年来,中国电商平台在保护品牌知识产权方面也在积极努力。时尚品牌在进行线上销售和传播时,有哪些知识产权保护的重点?

倪国昌:确实从刚开始出现线上平台时,对服装企业在知识产权方面带来很大的困扰,但这两年我们看到了平台的努力,也一起开展了很好的合作,应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特别是版权维权相关工作进步非常大。

但是在版权以外还涉及到很多其他的知识产权的权利,比如商标权,外观专利,还有商号权利,这方面确实需要我们把相关的信息和渠道建立得更为顺畅一些。我在想,如果我们有这样一个平台,包括电商平台的数据,我们可以链接比对,对我们服装企业来讲,会减少企业很多的困扰,当然也会净化我们设计的环境,包括促进我们整个中国的时尚产业、服装产业的发展,培育更多的设计师,我认为这个是更好的一个举措。

朱琳:主持人刚才问的这个问题,我是否可以理解为知识产权对各方面提供的支持?消费环境比较复杂,我们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一是要寻求保护,二是要自我保护。寻求保护,时至今日,中国时尚知识产权保护中心成立已整一年,并开始了许多工作,相信以后会给我们带来更好的措施。另一方面,我们能不能从时尚产业的教育源头开始加强对专业人才的原创设计能力培养,以此构成时尚产业内的生态平衡,实现时尚产业可持续发展。

王琼:我们发现,时尚设计除了被有意抄袭,也会出现同一种灵感、元素或风格的同时使用。是否应该在着手设计前,就应更多了解知识产权相关知识,进行更多的前期尽调,以避免“无心的”挪用?

倪国昌:我们目前正从源头开始,对设计师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的相关培训。除了我们主动做到保护自己以外,我们也要培训怎么样做到,能够不侵权别人,内外都要做好。

从2000年左右,我们就开始和一些国际知名机构进行合作,在合作前,我们与合作方关于知识产权的部分达成了一致意见,包括从设计理念到设计原材料以及知识产权归属问题,原创著作权归属问题,都做了一系列的法律保护。对于设计的源头来源管理的问题,企业会和设计师进行约定,相关一些设计是来自于原创创作,排除其他方面的问题,从三个方面解决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问题。

王琼:知识产权保护必须融入一个品牌从供应链、设计,到生产销售、传播各个层面,在企业组织中,知识产权保护工作通常归属在法务部门管理,但在品牌实际运营中,如何跨部门跨职能实现沟通协调?

倪国昌:我们内部有专门知识产权的组织,联席小组,包括从总裁开始到我们法务部,到面料开发部门,服装设计部门,服装开发部门,品牌形象相关的部门。这几个部门我们联系在一起,针对这些部门所涉及到的知识产权相关的内容,我们定期展开相关的工作,比如说我们定期会对新的服装设计进行著作权登记。

其次,我们和营销部门会定期沟通和协调,我们这两年新开发的一些品牌在国内市场进行相关商标的保护登记,注册。我们也会提前在国际市场进行相关的查询,包括登记注册工作,江南布衣的销售不限于类似于美国、俄罗斯这些大国家,我们还有一些小的国家,比如阿联酋的迪拜、格鲁吉亚、立陶宛、波兰等,我们都必须提前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和保护工作。

所以,我们内部形成了这样的合作机制,就像您刚提到的知识产权保护不仅仅是法务部门一个部门的事情,是整个集团战略性的问题,我们把它拎到了集团战略的高度来进行管理和提前布局与策划。

丨图片来源:中国时尚产业知识产权大会提供

丨责任编辑:Elisa


营销与传播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contact@hualizhi.com

标签:, , , , ,

品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