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2023财年营收与上年持平,CEO表示:我们正在努力重新成为一家优秀的公司

尹雨泽 2024-02-03 21:00

1月31日,德国运动服装制造商 adidas(阿迪达斯)发布了2023财年初步业绩。首席执行官 Bjørn Gulden重申了公司的目标:在2026 年实现 10%的营业利润率

根据未经审计的初步数据,尽管受到第四季度阿根廷比索贬值的拖累,但如果不考虑汇率因素,adidas 2023财年的营收与上一年持平好于此前“低个位数速度下降”的预期;2023财年实现了2.68亿欧元营业利润好于公司此前预计的亏损1亿欧元

按当前汇率计算,adidas 2023财年销售额下降5%至214.27亿欧元(2022财年:225.11 亿欧元),包括不利汇率变动造成的超过10亿欧元的负面换算影响,公司预计,这将继续拖累其2024财年的营收发展。

2023财年的销售发展受到了批发渠道销量大幅减少的影响,不过这是 adidas 成功降低高库存水平举措的一部分。此外,(之前与“侃爷”Kanye West 合作的)Yeezy 系列业务的终止也对年内的营收发展产生了负面影响 ——  2022财年 Yeezy 的销售收入超过12亿欧元,2023财年 Yeezy 存货的两次发售创造了约7.5亿欧元的净销售收入,比上年减少了 5亿欧元。排除 Yeezy 的影响,2023财年adidas 以固定汇率计的营收增长了 2%

汇率的负面影响也严重影响了 adidas 全年的毛利率。尽管如此,adidas 的毛利率在2023财年仍提高了0.2个百分点,达到 47.5%(2022财年:47.3%)。

尽管年底阿根廷比索贬值造成了严重影响,adidas 仍在2023财年实现了2.68亿欧元营业利润(2022财年:6.69亿欧元),好于公司此前预计的亏损1亿欧元。这一优异表现的原因出于好于预期的第四季度运营业务以及 adidas 不对其大部分现有 Yeezy 库存进行减值的决定 —— 在此前的展望中,adidas 对其剩余 Yeezy 库存作了约3亿欧元的减值准备;根据更新的指引,adidas 2023财年对 Yeezy 库存的减值降低到小几千万欧元,并计划在2024财年至少以成本价出售其剩余的 Yeezy产品

同时,2023财年,adidas 的基本营业利润达到约2亿欧元,高于此前约1亿欧元的预期,这也反映了第四季度的出色运营表现。根据说明,这一基本营业利润中不包括 Yeezy 在2023财年产生的利润(约3亿欧元),并调整了与公司2023财年进行的战略审查相关的一次性成本(约2亿欧元)以及与 Yeezy 相关的小几千万欧元减值。

此外,adidas 还发布了2024年度的财务指引:

到2024财年,公司预计以固定汇率计销售额将以中个位数的速度增长,这一指引假设公司将按成本价出售剩余的 Yeezy 库存 —— 2024财年预计的销售额约为2.5亿欧元。

在排除了两年中的 Yeezy 营收后,公司对营收的前景展望将反应在以固定汇率计的 adidas 基础业务(不包括 Yeezy)的高个位数增长

首席执行官 Bjørn Gulden补充表示,“我们预计(2024财年)销售额在一开始将持平,但随后,每个季度都会有所改善。我们预计 adidas 的基础业务……下半年将增长至少 10%”。

同时,由于假设剩余 Yeezy 库存的销售将按成本价进行,因此,adidas 目前预计该产品的销售计划不会对公司今年的营业利润产生影响。不过,不利的汇率影响预计将严重影响公司2024财年的盈利能力(包括报告营收和毛利率)。

考虑到包括预期的账面汇率转换损失、交易外汇逆风、Yeezy 无利润销售的计划、北美市场面临的持续挑战、对营销和销售的持续投资以及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局势等所有因素,adidas 预计2024财年将产生约5亿欧元的营业利润。

上图:Bjørn Gulden

对此,adidas 首席执行官 Bjørn Gulden 总结称,“第四季度的发展略好于预期,我们决定发布初步数据。全年我们以固定汇率计算的营收同比持平,营业利润达到2.68亿欧元,这比我们的指导目标高出3.68亿欧元。这一改善是由于约1亿欧元的、有所改善的运营业务以及不对Yeezy 库存进行减值的决定。我们的消费者、零售和贸易研究表明,我们可以在2024财年以至少成本价出售剩余库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对损坏或尺寸严重破损的库存进行减值处理。”

他补充称,“我们仍然认为我们已经提高了在消费者面前的形象,我们在市场上拥有更好的产品,销量也有所提高。我们通过投资更多的团队和运动员来提高我们的知名度,我们已经成功推出了新的 Originals活动。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改善了与零售合作伙伴的关系,并且大幅减少了库存”。

不过,Bjørn Gulden 也承认,“我们当然知道我们的财务业绩不好。但我们正在努力让 adidas 重新成为一家优秀的公司。正如我们从一开始就说过的,我们只需要时间再次扎实地重建公司我觉得我们团队的态度和敏捷性又回来了,我们再次展示了过去的 adidas DNA……今年是让 adidas 重新成为一家实现两位数增长和10%营业利润率的公司所需的下一个基石

他此前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曾写道:”恢复到两位数的营业利润率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

对此,业内甚至总结出 Bjørn Gulden多年来的一个风格特点:在年初提出保守的预期,此后带领公司屡屡超出预期。他在过去十年担任 Puma 首席执行官时对此屡试不爽。

Bjørn Gulden 自2023年初上任,一直在推动公司扭亏为盈。此前,adidas 因与说唱歌手 Kanye West(现名Ye)分道扬镳并终止了合作而受到重创,也为 adidas 留下了价值12亿欧元的未售出 Yeezy 库存。

业内认为,如果该公司能从剩余的 Yeezy 库存中赚取更多利润,而不仅仅是像目前计划的那样收回成本,那么其盈利就会有所提高。

彭博社分析师 Sydney Goodman表示,开发新产品和加强批发关系等方面的执行力将是提高盈利能力的关键。

财报公布后,adidas 的股价连续两日下跌,累计跌幅约为4%,2月2日有所反弹,收盘时的最新股价和市值分别为 175.02欧元和 312.5亿欧元

|消息来源:路透社、彭博社、adidas 官网及官方报告、《华丽志》历史报道

|图片来源:adidas 官网

|责任编辑:刘隽